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梦中的人 7

If it hurts and you can't take no more

Lay it all on me

------------------------------


root相对沉默的坐在车里玩着手机。这不太礼貌但是可以避免无话可说亦或者避免交流的尴尬。

  在医学院之前这个女人是相当享受躲在屏幕背后的孤独的,进入网络,登录账号,真实世界在消失,你可以是任何人。

  后来她才知道,不和真实的人接触,没有让人按时出门的习惯,带来的是毁灭。

  “有什么不爱吃的吗?”

root勉强笑起来。

“没。你喜欢吃什么?”

笑容在dr.shaw看起来像腼腆的中学生,局促的抓着双肩。

“牛排。哦,我还做得一手好吃的苹果派,你会喜欢的。”shaw靠边停靠,root怔怔了半天才下车。

“你会做苹果派?”

她笑到,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好像是莫名其妙学会的,我果然天赋异禀。”

root默然。

 

晚餐后外科医生坚持要送root回去,停在她们曾经的公寓楼下。

root看起来很累。多说一句话都累。

Dr.shaw喜欢quiet hours,喜欢看root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情,哪怕是不自然的抓住另一边的肩膀抬手摸摸后颈,也充满异样风情,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这么做了。

 

这个女人很好看。眉锋和眼睛里写着故事,修长手指间藏着诗。在医院里能遇上形形色色的人,root跟他们不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了解的多一些。

 

  她笑起来就感觉注入了生命。但她的笑感觉是在将人推向遥不可及的远方

 

  从事的这个职业,外科医生懂得放手,但这一次她犹豫了……不知道在她转身离去后谁会亲吻她,不知道时光怎样继续。所以她低下头。

  她怎么能让她走入生命就这么离开。

 

可是天才外科医生不知道root在黑暗中注视她。只有黑暗中才能肆意的沉溺黑的发亮的眼睛。可是她无法停留。

 

  有些选择有些记忆注定默默尘封。

But well I'd never want to see you unhappy.

 

“我明天还排了一台VIP手术,期待合作。Dr.Shaw.谢谢你的「才华横溢」的厨艺,那还不赖。”下车前Root认真回答,捏紧手包,竭力控制要背叛的身体,打开车门。

 

“等一下,”

root被从后面拦上来的臂膀霸道拦腰锁住,小豹之展颜挑眉一笑像耍赖的孩子,

“亲一下,”

 

Root一个晚上积累的沉重心情突然就释怀了。她居高临下的望着小心翼翼揪住她衣襟不放的外科医生,然后真的伸出双手捧起她的脸颊。

  真是个大孩子呢。得不到就耍赖失败了就躲起来哭的家伙。

 

 矜持庄重,都是假象。

 

 很不幸,这个女人恰好是医院里最铁石心肠的。

……

“晚安,shaw。”

“叫我sameen。”

“晚安,Dr.Shaw。”

“……”

“晚上要休息好,我不喜欢合作要睡着的外科医生。promise?”

“promise.”

……

root的晚安吻结束,松开她往后推,无视掉可怜兮兮眼神。语气轻松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

 

  她定格在了夜晚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不知道怎样去寻找她,不知道怎样去接近她,却在风中听到她的声音,这要怎么抓住?轻探刚才root碰过的额角,说她会永远记得这个吻,直到她重新回到身边。不管多久,都会珍藏。

 

  只是彼时的她不知道root是怀着怎样的绝望给予了这远远不足的微弱回应。这两三个月来,她是怎样踉踉跄跄的回到公寓,怎样打开门面对扑面而来的空虚,怎样死死抓住渐渐淡去的两个人生活过的气息,怎样滑落至门背后角落抱着双肩颤抖。

 

  好害怕…

………………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可是不给予勇气的话,怕是明天连上台的决心都没有了罢。

 

  手机响起来,熟悉的带点小颤音的声音隔着话筒都能听到浓浓的能凝成实质的担忧。

  “Root,你准备好了吗,Mr.Reese在你家楼下接你。”

 “我需要打包几件衣服,”

 

“Ms.Groves,are you all right?”

“我10分钟后就下楼。”

“哦,没有关系,Mr.reese 说今天晚上不管多久他都在楼下。”

“那就替shaw和我感谢Dr.Reese了.”root挂掉电话,脸庞在没有开灯的手机屏幕灯下晦暗莫名。

 

“我看见Shaw的车在楼下。”

黑色西装的灰发男人接过她手中轻若无物的包裹,惨白的路灯下声音却很轻很暖。

 

Root不回答,坐进车里。

 

“到了二期手术,方案有很多,危险都不大,还有我和finch保驾…所以还你是选择了她来主刀。”

Reese开车的风格迅疾而沉稳,而root直视正前方木然点头。

  这样的反应反而让Reese露出一个龙猫笑,

  “确实,机器人手术目前来看效果最好,不让她来操作一次达芬奇机器人估计那家伙知道了会不甘心,可你真的要冒这个险吗?”

 

root在看不见的地方紧紧握拳。

 “我答应了她的。她是我唯一能相信的人。”

 

 “哦那真伤感情,扎心了老铁……”Reese嘟囔着,

 

root皱了皱好看的鼻尖,

“所以她相信的人我才相信。”

 

“……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到了。下午找不到你,影像科的人来电,我和finch看了才临时做的决定,还好外科部门还有一间房。我希望你不要觉得唐突…毕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我知道,她会为我回来的。”

root跟他消失在大楼的角落。

 

  Shaw很认真的遵照誓言认真睡觉认真起床准时到达。好不容易熬到查完房,在护士台填着病历。无数白大褂在大厅来来去去看的心烦,她抱着它们准备去餐厅写。

终于,救场的广播声响起,喊到了她的名字。

  会诊要开始了!绷着的一张脸终于露出喜色,将病历夹往过往的护士怀里一放,往电梯飞奔而去!

 “这孩子。”护士长无奈的摇头笑骂一声。

 

  “病人在哪里我来做!”

冒冒失失的冲进门,看见上首医务处主任Finch下首护士长control阅片灯下Reese严肃的神情,像是当头浇下一盆凉水。

 

“Dr.Shaw,请你来会诊是因为你是医院这一方面技术最优秀的医生,也是因为这位特患----是我们自己人。所以,院里要求最优秀的团队,优秀的主刀,经验最丰富的围术管理,”

 “等一下,选中我的话,我有权要求指定麻醉医生与护士的吧?”她走进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弱弱的举手。

“是可以,”

“我想请Dr.groves做这一台麻醉,Cole和gen做助手,”shaw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Harold finch的脸色骤然一沉。

“其他都可以,除了Groves。”

 

“为什么?她答应了我的。”shaw心里突然出现一丝不详的预感,扭头看投影。

 

  她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那个女人的头像高悬其上。笑的得意安详。

 

“她,她…”

 

“首诊胰腺癌stage Ⅲa经过一期纳米刀手术消融癌细胞加上化疗,终于创造出二期手术的条件,这样的奇迹十个人里面也没有一个,她希望你来做。告诉我,你能不能完成?!”

Reese将MRI片子甩到她面前!

 

  他很少这样眼神如鹰隼一样凌厉,语气利剑一样的拷问。因为手术台就是战场,连回答都无法挺胸抬头的外科医生,是没有百分之百完成而绝不放弃病人的坚定信念,是无法做成功这样的手术的。

 

  这个女人……她骗了我!

  经验丰富身经百战的Dr.Shaw慌忙低下头看片来掩饰瞬间那一抹慌乱。

  为什么才认识不过几面,却眼睛里藏着万千故事。

  为什么不说,却还相信自己一定有这个成功的把握。

  为什么还能笑的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个浑身谜一样的女人,永远遥不可及的女人……独自舔舐伤口,是怎样的准备着一个人去死。她……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嘶吼,一定要完成!

 

 滴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陪坐的Cole和Gen甚至紧张的屏住呼吸。生怕发生上次那样的意外。

  这个紧紧咬牙的冰山脸霍然抬头,眼底暗流涌动灼热的能喷射出火光。

 “让我来完成它!”

 

Reese欣慰的笑了。他双手用力扣住学生的肩膀,

 

“我来做你的助手!”

 

“where's Root?”

 咣一声,Cole 和 Gen头摔在了桌子上。

 

…………

 “you can lay it on me.”

  突兀的声音,root愣住了。

 

  穿着白大衣站在门口,shaw紧紧抿着嘴唇。“只问一个问题。无论是做麻醉医生还是做我的病人,你都会完美的配合我吗?”

  “absolutely.”她下意识的回答。“像高低声部。”

 

“你挺逊的,这都不敢告诉我,早点说出来我也会给你做的。”她进来掀开院服,检查完,合上笔就走。

 

root平白无故接了一记吐槽,内心也在苦笑,早说出来?你在逗我吧,逊的人可不是我。

 

  反复在脑海中演练过所有可能的术式,所有操作,确保它们完美的刻印在脑海里。

 

  没有人来打扰她,见过病人后还有几小时才上手术,所有人包括病人本身都在准备。

 体格检查,心电图,凝血酶,肝肾功能……一路过去,全部亮起绿灯。连root自己都觉得巧合的不可思议。

 

  可医院本身就像个巨大的蜂巢,飞速运转,各司其职。

 

   OR空出来了。机器人被推了进去。机械师换上一条新的手术臂,调试完美。

 开始全部消毒……

  紫外线照射半小时,确保灭菌。

 护士捧着无菌包进来,摆好器械。

助手推着病人进入。

麻醉医生清点药品,开放静脉通路。

主刀医生签到,开始洗手……

 

Finch终于准备好麻醉剂地氟烷的特殊蒸发器,连接上氧气面罩。

  忍住颈椎的酸痛,弯腰对还睁着眼睛的「病人」说。

  “Dr.Shaw已经到准备区了。这会已经开始洗手穿衣了吧。”

 

他当然知道她还在等谁。

 

“肌…肌松药的量要掌握好,shaw不喜欢太松……”root渐渐失去声音。

 

“放心,Sam,这还是我教你的,不是吗?再说,机器人是机器人,是没有触觉反馈的……”Finch拉下面罩。

 

“是场硬仗,”还在读片的Reese转过身,发现Finch先生坐在他掌管的区域,眼神终于温柔。

“拜托,一定要醒过来啊,Root……”

 

门弹开了。

主刀朝着所有团队点头。

计时开始了,Reese拿起刀。

 

  达芬奇机器人的神奇在于主刀其实是远离台面的。靠摄像机传输画面操控机械臂来做这些精妙的动作,非是经特殊训练的外科医生不能完成。

  但机器也是有误差有故障的。这根保险杠,就是经验远超常人的第一助手,Prof.Reese。

 

  至于来打酱油的Cole,Gen,巡回护士长control,都只能站在线外,以防主刀宣布开腹。她们不知道进程,感觉回到了第一次参与手术的紧张,只有互相对望,祈祷奇迹。

 

 “轻微抽吸…好了我进去了。”

 

 主刀自言自语着,好像比起参与的工作人员来毫不紧张,这就有一点点来自「电休克治疗」的意外了。

 

 “已经探明位置,准备行wipple术切除。先将胆管吻合……”

 “明智的选择。”Reese一直凝视着面前微微颔首。

Root 大胆而天马行空的治疗手段收到奇效,他相信shaw不会丢下她的。

 

  时间跳的飞快,Finch打量着双手飞快操作机械臂的那个人,额头上轻微的汗珠提示她并不轻松。

 

“病变已取出。给我吻合器“

“吻合完成。”

“检查吻合肠管。”

 

Reese应声伸入手亲手探查。

“没有问题。”

 

”接下来清扫腹腔盆腔淋巴结”未等他说完,主刀就已经下令。

 

Finch和Reese对视一眼。

“shaw……”

“shut up,我说过我来得及的。”

她呲起牙略微发狠,

“不管是麻醉医生还是病人都要完美配合,不管是……外科医生还是作为……朋友,都不能丢下她一个人。”

  受够了追逐幻影,就抓住眼前这个家伙吧。

所以她可不能死。

 

眼看着清扫接近结束,大家的心却依旧揪起。

“啊,”

她突然撤出了机械臂,

“哪里在出血!”

视野里整片的红。

 

Reese立即低下头检查,看不出什么。

“血压降到60了!输液速度开到最大,40U升压素。准备输血!”Finch声音慌乱手上却丝毫不慢,当机立断,“快寻找出血点啊!”

 

Reese转向看起来呆着的主刀医生,她双手已经离开了操作台,微微颤抖着。

  “你的操作很干净,可能是上次纳米刀消融的时候损伤了血管产生瘢痕,快止血!”

 

  “抽吸!”shaw回过神来,立即动手。“还是看不见!”

  大量的鲜血从引流管里喷出,各路指标狂跳。

 

“等不及了,多巴胺已经打了双倍,输液输血都开到最大了,血压还在往下掉,Reese,开腹探查吧!”Finch急的站起来,对一边焦急的Cole二人组示意。他们半只脚早已经踏入线内。

 

“不行,你是Finch,你会找到办法的!”主刀不理跳脚的麻醉医生,霍然站起来跑到台前,死死盯着她,

 

“这么大的量,只有可能是肝动脉或者门静脉,赌一把了,Reese……”她深呼吸……

 

 “捏住门静脉!”

 

“找到了!”探查口隔着老远,依旧准确找出隐藏的位置。Reese感觉到自己长长松了一口气。

 “你有15分钟。”

  她已经双手伸进操作台。提聚起十二分精神来缝合血管。

 

“我不喜欢合作要睡着的外科医生。promise?”

“promise.”

……

回想起风中的声音。一遍遍在回荡。答应的事情就要去完成,

never leave you again.

………………

 

root像是从一个很长的梦里醒来,

悄悄动了一下手指,确定自己还活着。

 

“如果不是你躺着,我一定会揍你一拳。”

耳边略微沙哑的声音让她感觉像偷偷干坏事被发现,心头一跳。

“你……”

 

“你太不够意思了,Root,”Dr.shaw目光灼灼。“锁住一切然后,丢掉钥匙?”

 

她刚醒来还有些恍惚,头痛欲裂,虚弱的说不出话。

“你…”

 

“我在做手术的时候就想起来了,脑袋险些爆炸。”Shaw从窗口跳下来。“当年你就赖着我,从此以后,你休想扒下来。”

 

“我知道…你会跋涉千山万水而来。我也在手术室救你一回,我们算是扯平了。”

 

“扯平了?那--不是--重点!”

Shaw咆哮一声,充满压迫力的上前几步,将root完全容纳在她的阴影在,

 

 

“……God!你看起来好极了。”

……

root总是滑溜极了,这特么转移的什么话题。

 

“你完蛋了,今天就算是你的电脑或者Finch也救不了你。”她说着,翻白眼。

 

“you did,”她狡黠的眨眨眼。

 

shaw叹口气,实在拿那个女人没办法,“很累就在睡一会。”

 

“欢迎回来,Sam。”Root慢慢闭上眼睛,悄悄抓住她的手。

“你也是,root。”

 

门口的老两位悄悄转身。

“总算是没事了。”finch先生嘴角流露一个会意的微笑。

“来一杯深水炸弹?”

“我来点,”Finch傲娇的瞥了同事一眼,总是质疑他的品味,已经快步离去。

 

  我们不能对抗衰老,疾病,死亡,但可以改变的是对待其的方式。

 

 如果你痛苦不堪,伤心不已,你可以全部交给我;

 如果你独自一人,追逐幻影,你可以终于记起我。

 

你不必将秘密锁入心底,因为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你不必逃避不安彷徨,因为我从不会舍弃你。¹

 

 

这就是外科医生与麻醉医生的爱情-----

  因为爱,可以放手,因为爱,可以从不放弃。

(完)

------------------------

¹<lay it all on me>By Rudimental/Ed Sheeran

完结撒花~



评论(11)

热度(48)

  1. Faith半雲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
    終於等到完結,為HE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