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梦中の人」 3


滴,滴,滴……
  
   ……

「这…这是…在哪里?」

「你叫什么名字?」
「Shaw…Sameen Shaw,Why?这是什么鬼地方,」

「你记得你是一名医生吗?Ms Shaw?」
「什么鬼,我是一名外科医生我该在上班的呢。哦,终于,来了认识的人。Finch,Reese.」

「Dr.Shaw,你有男朋友吗?女朋友?any?」
「简直莫名其妙。我也希望我有啊。」

「没事了,谢谢合作。Dr Shaw,恭喜你获得了前往达芬奇机器人实验室培训学习的机会。为期两个月。」
「原来是这事。走了。」

「学习愉快,Ms...Dr.Shaw.」
Harold在背后说。.

背后转出一个人。Prof.Reese望着依旧骄傲离去的背影。
「挺过了6次电休克治疗,希望最后这一次,能忘掉她吧。」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And you let her go.」

…………………………

外科医生Shaw热爱她的工作,跟深爱Root一样重要。
shaw一直认为手里还握着手术刀,身边还有那个高个子的女人,她就可以打败「一切」。

虽然这个「一切」只是相对,对她来说,敬畏生命和敬畏手术是对于人生选择的尊重。尤其是对一名顶尖的Lancer,没有这把刀,她会是一无所有。

她没有想到,能带给她最大打击的也是它。

………………

已经是这个月数不清第几次加班了,助手望着主刀医生硬朗侧脸线条,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

自从……她就开始拼命的加班做手术,是在借这个强迫冷静的地方麻痹自己吧。

「接下来生理盐水灌洗,温生理盐水。」冰冷的碰撞声响起。
「是,准备抽吸引流。」

主刀没有动。

「出血量200ml,血压心率稳定,没有输血。」一边麻醉医生顶着愈来愈低的低气压汇报。

……
长时间的沉默僵直。
第一第二助手,麻醉师和巡回护士的注视下,永远胸有成竹的Dr.Shaw竟然没有动。

直到她伸出的手微微颤抖的移开了手术台,不锈钢碗应声跌落在地。

她们才带点恐惧的意识到她此刻已经是凭着残存的潜意识和最后的毅力在撤离手术台-----

一直忽略了这个人也是会失神,会跌倒的。

「Dr.Shaw,are you okay?」
「Dr.Shaw?Dr.Shaw!」
「Shaw!」
「……」

依旧是深不见底的瞳孔,再也看不到任何生机的存在。
主刀医生紧紧绷着下颌,挣扎在自己的世界里。

已经接收不到外界的任何讯息,只有自己的心跳在耳边愈演愈烈,声如擂鼓。

………………
胸口,好疼。

好疼啊,这就是Root经历过也时刻濒临的那种感觉吗,她被困在了几堵墙里面,心脏狂跳的要爆炸,血液在脉管里咆哮着横冲直撞,细胞释放的电流贯穿全身几乎要麻木,听不到任何回音。

十年的外科医生生涯里,听一个抢救过来的失血性休克患者说,如果你看见一面墙,往上往下往左往右都看不到尽头,却伸手永远都触摸不到,那就是死亡了。

shaw最后的记忆应该是自己重重砸在了地面上,磕的生疼,随即意识陷入了深不见底的漩涡。

主刀突发意外,手术室慌张了一瞬,还是护士长比较镇定。厉声喝住了要奔来搀扶的助手,

“继续关腹,你们想让Dr.shaw的病人死在台上吗?”随后命巡回护士,
「去推一张轮床!叫急诊,心内科来,马上!」

………………

年仅三十五岁身体健康没有任何功能器质性疾病与家族史的Dr.Shaw在手术室里经历了一次致命的heart attack.

………………

好像费劲了所有力气,从泥沼中艰难拔出双足。睁开眼睛,没有看见心心念念着的那个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Shaw从醒来的时候开始老老实实回想,Root要离开她的那种压迫心脏的痛感。

不幸的是,当时的她将自己想象的过于强大,忘记了人类在顽疾面前多么渺小,违心的坚强多么脆弱。 

“头还疼吗?脉搏137,呼吸43,24小时动态心电图显示多次心率失常----你几乎是一脚迈进了鬼门关。哦,不用担心,Dr.shaw,手术完成的很好,你的助手继续完成了它,病人恢复良好。你该担忧的是你自己…”

她却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昔日和那家伙一起做住院医的时候----很多年没看见穿着白袍的Mr.Finch了。Root可跟她的导师一点都不像呢。至少她没见过比自己胆子还大的麻醉医,当助理站在值班麻醉医的身后,还冲自己眨眼睛。

shaw扭头去看心电监护仪,此刻ECG平稳的波动着

「心动过速?」平静的问。

「稍微严重一些,尖端扭转型室性心动过速。当时进行了电复律,已经在用β-受体阻断剂了。」老者站起身来。
另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夹着病例本。

「肌钙蛋白,心肌酶轻微上升,又迅速下降。12导联心电图轻微ST段抬高,不算是急性心梗也不是心肌炎。」
Reese合上交给Finch。

shaw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这才是表明她老师真正生气了。
「超声心动图?」她试探的问。

「未见瓣膜病变,没有斑块,钙化,没任何血管异常,」
Reese懒得看她,继续说下去,

「CT MRI,LP排除神经系统病变,CTA排除肺血栓,血培养正在做但是没有发热,感染不太可能。荷尔蒙检测没有升高,甲亢,库欣氏,嗜铬细胞瘤排除,…」

这两位老师为这么个不省心的学生也是操碎了心。

「所以…是不知道病因吗…」病人黯然垂下眼睛。

Reese直勾勾盯着她,审问的语气,
「你上一次睡觉是什么时候,Dr.Shaw?」

「Prof.Reese...」Harold欲言又止。

「该死的!回答我!」他一掌拍在桌上!

「你做外科医生是这样子的吗?Root希望你变成这样吗?」

「Mr.Reese!」Harold 站起来,阻拦他朝心爱的弟子发火。
「Shaw依旧处在危险阶段,请不要刺激她…」

Reese大步离开。

随后这位老好人也站起来,面带歉意的说,
「非常抱歉,Dr.Shaw,你的心脏病病因未明,我不能拿任何一位病人的生命冒险。我要将你暂时撤出手术台了。请好好休息,我主持了一台关于你的会诊,任何不舒服…」

「我想见她…你知道她在哪里的,对不对?」那小兽一样希冀的眼神看的他几乎要溃败。

「Dr.Shaw…我也不清楚她在哪里。如果她不想被找到。」老好人Harold Finch落荒而逃。

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手术刀没有了,抓紧的最后一根稻草也飘落了,信念与情绪轰然崩塌,不知道该干什么……

ROOT你这个女人跑去了哪里。
猜一猜,我会不会比你还衰。
说好要一起做完美的手术,救更多的患者的……
为什么非要自己扛……
……

  想的脑仁生疼,任由护士程序化的抽血,投药,去做检查,昔日的同事来探望也爱理不理。

  想到年轻外科医生这些年案头积累的常人不敢动的病例,大多扼腕叹息-----双子星已经陨落一位,引力失衡,另一位果然也有将倾之势,看起来更加轰轰烈烈。

…………

医务处的Finch主持着特殊病患的会诊,请来了内科外科急诊等部门最有经验的医师。

Dr.Greer手下咨询的Lambert和Martine各执己见,一个认为外科医是过劳与精神压力引起的突发心脏病,一个
坚持认为有某种原发性心肌病,要主治医师Finch批准进行心肌活检。

两个人几乎要吵翻桌子。

心内科心外科医生坚持认定为不稳定型心绞痛,可Finch拿着药单告诉他完全没用的时候,只会摇头拼命说不可能。

神经科医生对他们的观点都表示抗议,觉着排除了心脏器质性病变,神经系统病变更大。

坐在下首的Dr.Shaw团队成员,当时目击者的年轻主治Cole住院医生Gen还有护士长「Control」却默不作声,竭力从那一台扑朔迷离的手术中捕捉诱因,还原真相。

「再次强调药检为阴性。几乎没有任何一种疾病确诊的依据。」Finch没想到偌大的thornhill综合医院竟然没有任何靠谱的主意,有些失望。

一直不出声的外科主任Prof.Reese开口。有些嘲讽。
「难道需要请Dr.House?」

……这句话委实太毒,会诊室突然安静下来。让那个毒舌又混蛋偏偏总是正确的的诊断学家过来,这件事就定性为打脸了。

【需要的不是House,需要的是B超。】

门推开了,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两位老师不可思议的起身。

「Dr.Groves! 你怎么会在这儿?!」Finch的眼神剧烈抖动着,嘴唇嚅嗫。「今天是你治疗的最关键一步,你不该在这里。」

「Sorry,Harry. Place to be,people to save.」
(有地方得去,有个人得救)

………………
TBC
………………
(扎心了啊老铁…T____T
my heart is broken……😭需要一发救❤丸

评论(14)

热度(29)

  1. Faith半雲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萧亘半雲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