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梦中の人」1

外科医×麻醉师点梗
某种预警……

…………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
  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生人无能相惜者,曰悲;
再无可许之誓言,曰哀。

孤独是与生俱来的种子,
萌发于爱上一个人的瞬间;

但既然相逢,纵无携手,
总好过一生陌路。

死亡就像是酒后的别辞,
从此置身事外;

我可以看透这光阴,
但光阴的尽头没有你,又有什么好?」¹
…………

夜晚八点,纽约某座医院的手术室内依旧灯火通明。

一个比手术室温度还低几度的声音简明扼要的提出指令,双手伸出,在台上视野内一堆血腥的组织中,夹出一块僵硬畸形的血肉。

主刀丝毫没有因为完成一台难度手术的关键部分而松一口气,对护士稍微一点头 ,说,

「送病理,」

接着冷锋一扫瞥见周围助手微不可见的松懈与摇晃,他们头皮一紧,立即挺直,

「接下来清扫淋巴结,组织剪,」主刀又将目光投向面前。

一个好听的声音从侧面传来,为冰凉里面掺杂些微的烟火气息。
「1小时20分,体征稳定,出血量50cc。」

助手不由得循声望去,监护仪面前端坐的人没有转身,藏在大口罩与帽子之下,如果不仔细注意,都不清楚她的存在感。

器械护士愣了愣,手上动作却遵照肌肉记忆,拿起组织剪递出。

「……」
责怪慢了不止一拍,主刀依旧飞过去一个眼刀子,手上已经开始继续……

层流手术室气压持续下降。

缝合订皮完成的那一刻,助手们才恍惚间意识到后背的冷汗淋漓,双腿已经麻木到近乎感觉不到,异常沉重。

这一切并不仅仅是因为整整一日不间断手术长时间的站立,更多的是因为那个冰凉锋利如柳叶刀的人无形中施加的压力。

为了不让导师看出窘迫之态,助手只有留在原地隔着口罩点头。

看了一眼病人的脸,在转为注视之前,转身径直离开。

然后助手看向麻醉师区域的那个修长的女人--她正解下口罩--瞥见她的真容,吃惊的说不出话。

「您是…Dr.groves?」

「我送病人到苏醒室去了,你可以下班了。」她骨节分明的手在电脑上记录完最后的数据,拿起病例走出手术室。

……………………
………………

当住院医快一年了,主治医生,住院医生,实习生换了一茬又一茬,最敬畏的不是被称为control的护士长或者脸上布满褶子的急诊主任医师Greer,亦或是被盯上一眼就忐忑不安的医务部主任Harold Finch,而是这个少有的female Lancer,Dr.shaw。

相比起来在手术室因为手举的太高,误污染了无菌区,动作慢一拍跟不上主刀而被护士长厉声轰出,或者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被医务处盯上也就是偶尔烦恼,接触更久之下,这个人的幽黑色眼睛真是令人发怵。

Dr.shaw是几个月前从创伤外科调到心胸外科的。当时听说被医院派出年轻医生去MIT学习新引进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归来后一头扎进了胸外,其他部门的人对她知之甚少。

除了有一点,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助手摇头甩去不该探究的念头,换完衣服,咣一声合上铁质柜门,只想回到公寓睡到自然醒。

和新上任的主治医师,以前的住院医同事Cole遇上,一起凑合了一顿算是夜宵的晚餐,拼凑起一些细碎的零散片段。

真的亲耳听到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很奇怪,孤狼一样的主刀医生的名字可以和另外一人写在一起,被誉为OR里的双子星。

一起从名医学院毕业,各自拜入大师门下,形影不离的搭档又是亲密无间的爱人,做过堪称完美的手术,从死神手下夺回无数生命的shaw和root。

「你是说,她们在手术室外也是……」

「看在上帝的份上,一个自信开朗一个腹黑狂狷,如你所想,她们之间有一种旁人无法插足的磁场。能在那种地方默契的像左右手一样的,如果说不是,你信吗?」

「虽然……但也很难想象……」Gen低头咬唇,

「很难想象你的Dr.shaw以前是会笑的人?」

「所以……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这样?」

「外科手术可以是魔术,奇迹,但也并非无所不能。最打击一位外科医生的莫过于手术刀也挽救不了的地方,Gen」
Cole又倒了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眼神迷离在不知何处,不知何时。
……………………

麻醉医生轻轻呼出一口气,迈出充满消毒水与紫外线气味的空间,独自穿过长廊。

她丢下口罩,帽子,摘掉发圈,一头金棕色卷发从肩膀倾泻而下,忽然停步。似乎是很用力的转身,

「喂,那个食管癌的病人要多注意肾功能。以前没有合作过,是吧。」

在拐角的阴影处,靠着她。做完手术没有立即甩手而去的主刀医生走出来,眼睛里盛满陌生和警惕的探寻。

即使是这样,依然亲切的想要哭出来啊。

「好久不见,虽然这是第一次相遇…」

「有任何情况不用找住院医,直接呼我。」

新来的麻醉医跟她的工作风格有点不搭调,怪里怪气的。
交代完例行公事,主刀内心暗哂了一声,大步越过她要拉开的病房门,白色袍角刮过手心。五指悄悄松开,那个人没有发现。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我看见了你的样子,内心却并未有任何波澜,因为你已经为了我变成了我想要你成为的那个样子。

那一个难忘的人从来没有真正死去过,纵然对视的那双眼睛里不再是璀璨如星辰----你已经忘记我了。

TBC?
………………
¹应该是翻自一首和歌

上来一言不合就发刀🌚
[钛合金锅盖]🐌🐌🐌

评论(16)

热度(47)

  1. Faith半雲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