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Scalpel 5

[TM时代番外]

上上下上…

病人能够稍微动动手指后,他表达的第一个词就是谢谢。不知道谁教他怎样表达的,有一块电视屏幕在他面前,还有脑袋上的电极。屏幕上竖排的字母,剪头停留在哪个字母上谈话框就多弹出一个字母。

这样的状态不会持续很久,很快他可以站起来,带孩子去夏威夷的沙滩追逐嬉闹,砸开椰子。

大门未知子趴在病人对面的那张床上,某一刻突然惊醒,揉揉发痛的脖子。

一身白大褂的Dr.shaw正在拆机器。
“刚才还好奇是不是睡死过去了。这家伙是怎么全世界游荡活这么久的?”

“大门医生啊…看似很冷漠的人,其实内里像一棵野草,越沉的压力越坚韧顽强。”麻醉医轻叹一声。

术后的连续48小时全力监护是麻醉医无论如何也无法撑下来的,主刀医干脆当场为她办理了床位。

“呆萌桑,黑眼圈好重…”城之内坐在床上,将她的头发揉成一团。
“但是你成功了!”

“切…晶叔早上不知怎的知道了手术,骂了我一顿,说再这么乱来下去会害死病人,我说不会的,这里太有意思了,病人想死都难。”某人揉揉肚子,又好饿的埋进了床上被子里。

“科技革命与精湛技艺的结合…”麻醉医为这里的各类自动化仪器感到感慨万分。正因为如此,才吸引大门这样的手术狂魔,也因为如此,更需要大门这样的「恶魔之手」来使用。

“嗨姑娘们,brunch?”

甜美的声音飘来,root热衷与各类角色扮演,比如她正穿着英伦西装与小皮鞋,推着一辆餐车走进病房。

揭开银质的餐罩,烤小羊排与神户牛肉散发极致诱惑的香气。空气里飘来的还有遥远的悠扬钢琴声。

“…对着病人大吃大喝好像不太道德吧…”唯一还有些理智的麻醉医呆呆的盯着root变魔术般摆好餐巾与刀叉。两个肉食动物早已眼睛发绿。

“道德还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某个人耸肩,随手一丢白大褂。

“你真是好人!!”大门未知子陶醉的深吸两口气,突然哧溜一声就来到椅子上坐好。

“em~~太好吃了~~”

“所以要多做手术哦~手术费老板会实时打到账户上。”

root抢了shaw一把餐叉,插起一小块苹果派,漫不经心的咬了一小口。

城之内噗嗤笑了,缓慢将自己搬下床。对方实在是太过精明!

这段日子竟是非常轻松。甚至连日常生活的琐事比如准备什么便当,打麻将输钱了都不需要考虑,未曾谋面的老板将酒店套房安排给她们,里面有超大按摩浴缸,饿了随时可以点餐,什么诡异的要求都能办到,却从没有提及房钱的事。

偶尔大门未知子深夜从医院偷偷摸摸钻出来,黑衣的保镖与司机面无表情的站在路口,逃跑无门。从西服内取出一物,大门医生举包饶命投降,定睛一看是两份稠鱼烧。
大门医生受宠若惊。。。

看见车里的小舞和晶叔她确实惊的噎住了。

这种待遇据Dr.shaw说只是为了不想在三更武装到牙齿打扰人家地下室的安宁。

“小舞实在是担心妈妈的复查,就跟晶爷爷打电话说要来纽约呢。”

大门好不容易才将稠鱼烧咽下肚。

“这我能理解,可是你为什么在这?”

“未知子!这是什麽话,”老爷子委屈的扭过脸去,“我比小舞的航班早到一小时,找到来接小舞的人,顺便补上经纪人的工作~”

“蛤?”
“不是你,是我家小舞!是不是啊~”

“噗!…阿晶啊,你太黑了,城之内医生技术精湛也就算了,连未成年人都要拐卖…”

“吃你的稠鱼烧去,小舞是接到纽约芭蕾舞团的邀请来表演青少年版胡桃夹子的克莱尔的!小舞将来可能是所里比明星外科医未知子还要当红的芭蕾舞者,是不是啊~”

“是啊阿晶,不过我也是不会失败的~”

“是吗,太好了!对了,城之内桑知道吗?”大门激动的没有听到后半句就将小舞紧紧抱了起来,

“还没有,想给妈妈一个惊喜呢!”

………………

咚咚咚!
咚咚咚!

某个深夜才回的手术狂魔锲而不舍的锤门。

真是的,又不是没有房卡。就算没有房卡,大门未知子这张脸也能在楼下刷一下前台经理,

就算没有服务生,门口的按铃是哑的吗?

身披厚厚浴袍的城之内博美露出半个头,手里拎着没读完的期刊。

“大门医生,已经很晚了…呃,舞?”

“妈妈妈妈!”

再度拥抱孩子香香软软的身体,城之内一时间被突如其来的喜悦与酸涩冲的说不出话来。

小舞在英国一定很辛苦吧。没有每日的便当和爱心晚餐,瘦了呢。

「我说,还不迎接我们进去,我站累了呢…」

某人想也没想就白了一句,
「自己不会走啊!」

四人都笑了出来。
「辛苦了,大门医生。」

城之内博美拉着小舞和某人进门,装模作样的鞠躬。

城之内逛街买回来地中海的浴盐很不错,沐浴乳是什么样的清新香气,大门直接把自己丢进了浴缸,舒服的呻吟一声,然后听客厅里母女二人叽叽喳喳。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舞酱见完想见的人,连续十几小时的飞机千里奔波也早已累坏,兴奋头一过去兵败如山倒,困的一沾上枕头就睡着。

晶叔安顿好才换了和服出来,谢谢一声才端起麻醉医泡的茶。

抬起头对上眼含深意的眸子。一愣神,老狐狸已经自顾自开说了,

「这次多谢你啊,博美酱」

「诶,和我有什麽关系?」

「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么不爱钱的雇主😍不是你的话,未知子不会找上这么好的医院,简直把自己推销,工作,收账全部包揽了,」

「纳…尼?」

「账单每日早上7点会准时投递到邮箱,写的很详细,价格超级公道,有时还附赠手术视频。你看。」

神原晶眉飞色舞的摸出手提电脑。城之内凑过去看一眼,倒吸一口气,
「对方医院的会计做的太好了把,简直比日本人还一板一眼。」

「啊呀呀呀我也看看晶叔到底赚了多少钱!啊痛!」
眼泪飙出眼眶,晶叔也在大门到来之前合上电脑。

「阿晶,欺负我…😭」

「未知子你只要老老实实做手术就会有钱赚,大把的钱哦~多少手术费看了你有概念吗?反正是物超所值拉。」

「……」

「晶叔。」城之内博美已经收敛了表情,摇摇头示意不能这么说。一副要谈话的严肃样子。
未知子是他最钟爱的徒弟啊,怎么可能用价值来衡量。何况这一次纽约之行最大的收获不是金钱而是其他东西啊。

「怎么了,博美?」晶叔意识到她眉眼间的凝重,收敛了财迷的笑容。

「未知子来纽约第一天,你告诉晶叔碰到了什么?」
……
「发生了什么吗?未知子?」

「啊嘞,没什么啊,就是一个女人抢了我的菜,最后帮我打跑了坏蛋,这种事情在日本也遇到过。」

「没什么?未知子,你知道什么叫做也遇到过吗?」

神原先生是霍的跳起来,比年轻时做军医还利索。

「虽然不知道当年晶叔到底遇上了什么样的力量才被落得吊销执照,这次也是来势汹汹草草收场,根本没接到后招,不过我可以保证,未知子遇到的要凶残的多。doctor-x的价值,在纽约,是可以放大千万倍的,能让人轻易丢性命的,买卖。」将大门未知子按下坐好,城之内一字一句的说。

「…赶紧回东京!」晶先生急得来回转。

「大门医生只想着手术和手术费,而我呆了这么久也进去工作过,只能猜测,能让未知子呆到现在还平平安安的,应该是医院。谁都不是傻子,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价手术费出场费也只是医院的表象,在日本,可能除了天堂元院长,连医局都没有这样的势力去保护未知子吧。所以这家医院的野心----或者说是目标,都比天堂先生的雄心要大的多!」

一时沉默了,除了某个没心没肺的外科医,大门自顾自开始欢乐的哼着歌吹着头发。

「未知子?」晶叔伸手就拔掉电源,未知子依旧唱的很欢。在二人看小孩的目光中,她坐下来,修长手指理顺发丝,

「哎呀,猜来猜去,烦死了有什么好猜的)阿晶来医院看一眼就知道答案了么。有手术做,有肉吃,啊…还有泡澡,简直是梦想的生活啊~我去睡了~」将大毛巾往二人脸上一丢,她打着哈欠。

「未知子才是真的大智若愚啊。可惜智者也是难保护自己的呢。」城之内笑眯眯将毛巾丢在洗衣篮子中,慵懒起身。
其实她眼睛狭长的像狐狸,却笑起来弯弯的好看。

……………
TBC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