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Scalpel 1 [TM时代番外]

肖根和城门的crossover
很早就想yy锤锤和大门这两种远离正常的人是怎样讨论的…
(啊重新写回来好开心的…)

纽约唐人街。

“啊啊啊老板我的怎么还没上来!呜…太慢了!饿死了…”
身穿短裙外罩皮草的某个外科医生整个人没有骨头的趴在了桌子上。

引来周围食客「关爱」的眼神。

大门未知子这副眼中只有吃的奇观没有那神秘外号「doctor-x」那样远扬海外,但他们也抱以同情的眼神----看这样子真的好饿哦。

每当一盘菜冒着热气从厨房送出,优雅的旋转着,雀跃着,擦过她所在的圆桌,落到别人的桌上时 这个女人眼中的心痛跟割了自己的肉一样。

叮!
随着时针指向12点,上菜铃清脆的响声,门被推开了,一双军靴踩着与服务生一样的步调,客人和新上的菜一样从容落座。
“哇!好香”大门早已抄起筷子磨刀霍霍,眼中迸发饥渴的绿光。

「您来的很准时,dr.shaw.」服务生微微躬身道,抽回托盘,客人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宫保鸡丁。
当!
这是大门未知子头砸在盘子里的声音。
“…什么?”

shaw内心莫名其妙,今天root去LA出差,机器宝宝突然好心给她在最喜爱的中餐馆订了餐,下手术刚好能赶到。但是…这味道却有些不对,俗话说---
无事献殷勤,必有蹊跷?

“这是我的!!我的肉!”一厘米之遥的菜被半路杀出的黑马截杀她已经饿的抓狂了。

服务生抱歉的躬身给她解释客人已经提前订座点餐的事情,客人视而不见的继续吃,动作斯文速度席卷。

号码哀怨满满的望着服务生和老板大呼小叫。标志性的长腿和黑发,完全给予了背后几个穿皮衣的黑手党打手推开门搜寻目标的方便。

shaw吃完最后一口煎饺放下筷子。无奈的摇摇头 机器要救的这个宛若智障其实履历丰富的号码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Leon Tao。

下一刻,大门未知子惊天地泣鬼神的哭丧声震的特工小姐耳朵发嗡。外科医拔腿就跑,可惜她这个厨房的后门都不知道在哪的路痴奔的是洗手间的方向。

“嘿,要绑架的话,她赎金很高的。”路过客人坐着的这桌,客人终于出声,喝完那杯甘甜的酸梅汤,修长的手指捏着玻璃杯。。

“what?”对方没料到变故,本想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没看清特工小姐什么时候霍然起身将玻璃杯拍到了他脸上。

号码抖抖索索慌不择路 身后传来杯盏碎裂重物落地的声音 回身惊呆了。

“所以不能让给你。”

在打手没反应过来之前,满脸冷漠的食客一个肘击往上痛击了他的下颌,抓住他的皮衣衣摆往第二个打手一甩,然后迎上了第三个打手。

“wo……好厉害…”
被抓住手腕往外跑去。

“诶诶诶等等我的饺子…”
门口服务生适时递出印着店家标志的纸袋,一把拎过来塞到她怀里,果然就乖乖闭嘴开始奔跑了。

果然是吃货本性。同为吃货的shaw现在有些有些同情root了…

打手追出来时,看到街角停着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要会圣玛利亚纪念医院…”号码眼睛瞪的溜圆,夸张的张大嘴巴。
shaw翻了个白眼,并没有回答。

“诶……你是个路过的医生把?格斗术超级…厉害…”抱紧饺子外卖瞄了一眼,大门未知子感叹于餐馆奇怪的服务机制,突然伸手翻了翻,陶醉道,

“哇!一份肉的一份素的耶!你怎么知道我要…”
声音戛然而止。
司机转过头,胖胖的身躯塞在狭小驾驶位里有些难以转身。
“啊!”
“您好,大门医生,我是nypd的detective fusco。在附近巡逻时遇到报警说有人要绑架您。”
“闭嘴,fusco。”shaw瞪了他一眼,“开车 ”

“唉知道了知道了,哥就是个车夫…话说,冷面女王大人,那是您最喜欢那家店的饺子吗?”

shaw后悔利用当局的人来避免请人变成绑架了。后果是听着fusco一路上和号码高谈阔论哪里的肉好吃 哪里的小酒吧周末晚上有特惠…凭着警探的徽章与常年游走于大街小巷的见闻,情商为0的天才医生大门未知子竟然被带跑了十万八千里。估计谈话结束后能被卖到哪里去也未知了…

“今日与君一谈,真是痛快啊…”大门握手握手。

“是啊是啊,改日一同去吃,”

下车后,号码与fusco就差勾肩搭背了。在这个面瘫脸的瞪视下才松开握着的双掌。

真正的出租车司机骂骂咧咧的坐回自己的车,fusco坐回自己的车。

shaw拎着她往里面走。

“大门君!”
门诊部传来了一声怒吼,吓的她躲到这新认识同行的背后。
“城之内医生,我跑了半个纽约才找到的饺子…还有素饺子,你可以多吃几个哦…”
讪讪的举起纸袋。

城之内双手插兜,露出忍无可忍的笑意,“半个纽约?是又迷路了吧,”
“……”

“被黑社会的人盯上,身价亿万拥有神之右手的外科医生更要注意生存能力啊。”
面瘫的中东面孔擦肩而过站着注视呆萌的麻醉医,轻飘飘的落下一句话在风中。

“城之内医生你的预约检查时间就要到了,来到世界顶尖的肿瘤科,是不是很激动人心啊。”

“分明是未知子你要出国修行,为什么要带上我,”城之内博美内心依旧担忧 ,却无力的长出一口气,虽然这家医院神神秘秘,知道的内幕未免毛骨悚然的多,至少比东京那些腐败的医院好。

“诶?因为我在这里有一场交流会啊,说不定要上台少不了那边的麻醉医生。”得意的捏着纸袋揽着城之内的肩膀,熟门熟路的往楼顶天台餐厅带。(这里又不路痴了,这很大门。)

“未知子你就不好奇吗?莫名其妙的惹上纽约的黑手党,被不认识的医生带回医院,还是你眼里只有饺子啊?”眉毛拧在一起,城之内叉起打包的饺子就塞进她嘴里。
“这个…不需要医生执照也行吧…尤其是需要配徽章的人…”挠挠头,未知子再度感叹一声,

“真是太好吃了!”
城之内知道自己再一次无语了。

神秘doctor-x邀请的这场会诊未免吸引到了本院顶级内外科医师们,大家对这个病例好奇的紧……因为纳米刀IRE在全世界风行,会应用的肿瘤科医生也以为时髦,各种学会也在炫耀新病例。

“日本已经引进了技术在搞,所以为什么要来这里复诊呢?”

下面医生在叽叽喳喳,Paul与Meredith抢着坐在影像片子边,伸长脖子。

“没听说院董在搞什麽吗,大幅度引进高新设备用于支持精准医疗,而且研发部那边传来的消息效果也是不错,不过更多的秘密应该问…”

“问谁?”
“研发部的人,Dr.ernright和总是翘班的…Dr.shaw”

声音戛然而止,doctor-x踩着黑面红底的高跟鞋推门而入。精致面孔让人惊叹不已,但更多人关心于她能够完成各种高难度手术的威名。

“病例37岁日籍女性,局部进展期胰腺癌T2N1M0,纳米刀治疗1次,行Whipple术切除。”

大家都听着病例,在这家医院被thornhill集团并购后留下来的都是高效率精英,即便如此内心也充满惊叹,这是确实做的非常漂亮的手术。,pet/ct已经看不出热点了。胰腺癌术后这种令人担忧的生存率,如果能大幅延长,将给病人带来新的希望。

大门未知子凝视着分辨率更加清晰的合成图。一个可疑的点也不放过。
手术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切下每一刀,缝上每一针,她不想再回忆起,向小舞保证自己不会失败第二次,台上蓝色无菌巾下躺着是自己伴驾出征的麻醉医,坚强的单身母亲。但记忆就是这样执拗的越发深刻。

在不同的位置陪着她,依旧没有失败呢。其实仔细想想,真正没有失败过的,是城之内啊。无论有多任性的更改术式,延长时间还是给不可能开刀的病人送到台上,大门未知子走进自动门,面前手术台上永远能呈上一道完美的答案,等待她的还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如此一呼一吸间便可以从容不迫,流水行雲.是一生追求的完美的手术啊。

「的确是人力能达到的极限,shaw,你都不会比她做的完美。」
办公室里,刚吃完午餐做完餐后运动的shaw观看了TM提供的那一场封闭手术的视频。果然在中餐馆里和口罩帽子下的外科医生判若两人。

「这就是doctor-x吧,我想你已经把号码给签下来了。」
「救这样一个号码,等于救了千千万万号码呢。」机器俏皮的说,
「我以为你跟finch的观点已经达到了一致,」shaw摸着下巴,突然吐槽道。
「确实没有人凌驾于别人之上,shaw,你只是路过的外科医生。」机器平静的说,
「她对医院的课题非常关键。这样一把金柳叶刀,你也清楚落到黑帮手上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把她带回来搞的医院鸡飞狗跳也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shaw突然站起来,拎起白大褂就往会诊的地方跑去。
她的预感还真是神一般的准确。一个清楚明白的病例就炸开了整个会议室。

“不~能~切…”突兀的声音在上首响起。

出声者漫不经心举起一只手。“你确定这就是肾癌?根治性肾切除把能用的肾切了,以后患者的肾功能储备能力不行了怎么办?”

“大家都是医生,谁都清楚总比扩散到全身好!”

底下,Meredith悄悄抹了一把汗,
“等一下,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叫大门未知子,是路过的自由医。”后者仿佛脑袋后面长了眼睛。

“路过?”仿佛听见了很多眼球落地的声音。

“是正式聘请的自由医,”从开始在医院工作后始终懒得参加会诊的shaw推门而入,躲过键盘敲击将所长神原晶签字的合同投放到大屏幕。

“蛤?怎么会这样?进修的时候晶叔不是从来都不管我在哪的吗?”瞪大了眼睛来数零,号码喃喃道。

其余医生颇为惊奇的开始在底下窃窃私语。

“Dr.shaw也出现了,这是她的手笔吗?果然是她的风格啊。”

见到曾经的导师上前看片子,Meredith下意识的坐端正。

“不错的手术。理由?”
大门未知子花了几十秒才接住了突然砸下来的馅饼以及问的是指目前这个病例。不过她对感兴趣的东西是不会轻易转移注意力的。

“没有发热腰痛血尿,只有轻微的包块不能说明就是恶性的吧…”她咂咂嘴。突然嬉皮笑脸的指向面瘫冰山。

“原来你也是医生耶。把这个手术给我开把,好不好?我技术很好的…”

“请回正题。”

“肾肿瘤90%多恶性不代表一眼就是肾癌吧,就算是影像显示疑似恶性也必须鉴别诊断。万一不是恶性的,患者还失去了健康的肾…”大门叉腰,小眼神飘啊飘的,彻底无视主治医师喷火的眼神。

“这就是肾细胞癌,Dr.Sterling甚至还做了不必做的活检,病理结果还是不变。”前特工女士捡起桌上的病例翻了翻,淡淡道,
“怀疑是良性需要更多理由。”

“嗜酸性细胞瘤。不知道耶…比如…做个SPECT?”
“荒唐!”主治医生也是身经百战了,拍桌而起道,“这肿瘤甚至还未到Ⅲ期,核素骨显像也未必有转移还加重负担吧?现在这个时期病人争分夺秒存活率就高一分。”

shaw放下病例,抬头正对上那双自信的眼神。
同属于某种直觉动物,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终于微微颌首。

闭目似乎在假寐的外科部门主任Dr.simmons睁开眼睛。
“稍安勿躁,Sterling先生,做个PET或者SPECT。大门君认为你的患者可能患的是稀有的肾嗜酸性细胞腺瘤。要懂得确诊癌症患者的心情,万一碰上了其实是良性肿瘤,对绝望的患者也算是幸运吧…大门医生,他是你的了。”
“可是…”

雀跃的声音响彻走廊。
“晶叔万岁!又有肉吃了!”

剩下众人面面相觑。
“这家伙…正常的么?”

…………………
片子出来的那天shaw也去看了,在门边默不作声。

“光光的啊…”外科医大门感叹道,“果然只是星形疤痕,不是恶性征象。这大叔的运气坐过山车咯”

“手术在明天早上八点,告诉他吧。”外科部门主任将病例丢给她。后者没有去接,反而在一天的百无聊赖和院内闲逛后终于露出笑容。
“哇,五点了!我先下班咯…”

与外科医的大条不同,相比起来,城之内博美担忧的就更广一些。视频里,神原晶抱着本凯西也是一脸疑惑,

“博美啊,不是我急着卖未知子赚钱,而是对方医院找的我,开价这么好,附带帮你免费治疗,我不同意未知子也会同意的。那家伙根本不懂得还价…”

“可是,晶叔,医院怎么知道未知子是外科医的?甚至连未知子在哪里都一清二楚,虽然那个废柴离了手术台就啥都不认,至少也需要规避风险吧…”

“啊嘞,这家医院本身是没问题的,虽然是私人医院,但前身是外科名医Mark Grey创立的诊所,无数优秀医生都是奔着向他和合伙者学习才去的。Dr.Grey退休后被IT大鳄收购,却还是grey的学生们在运营,”
晶叔撸着本凯西的毛,“医院政治比较少的话,应该会有未知子想做的手术吧…”

忧心忡忡的麻醉医也无法解释那种后背被盯上的感觉。

“博美你抓紧休息拉,明天的手术难度倒不是很大,患者本人可能会比较危险,我听说goldman指数破表了,”

“那个不是问题拉…”麻醉医嘟囔道,

评论(2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