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爱情是只自由鸟 8

双霸道总裁点梗  @蜘蛛 

这其实是歌剧「Carmen」AU…?

这篇是本文的中心,简直堪称掉粉之作😂
(自从开了这个坑我就没正常过…
请不要真的取关啊😭)

第一幕

第七场

 [第八场-哈巴涅拉-爱情像一只自由的鸟儿]

Root在手腕与肩膀的酸疼中缓缓坐直。蜜色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

她有什么得意的。不过是一丁点的自以为是以及仗着自己的聪明。任何人在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之前,都是自信能够控制场面的。所以说,宁可做聪明的愚人,也不要做愚蠢的智者啊。

“你有什么隐瞒的应该让我知道的吗?你可不仅仅是Decima。远远超出了那个,以致于有人特别点到了你。”

“我很荣幸那个人是你。说实话,在咒语的’魔汁’滴下去之前,我都还不确信。”

“不清楚那是什么,很确信那跟我无关。”shaw摸着下巴打量着有些凌乱散发的女人。

“你知道波西米亚人吗?”root无辜的歪了歪脑袋。

“一个什么民族?把人唱到睡着的无聊歌剧?或者你创造的什么东西?”shaw放下手中乌黑的手枪坐到她面前。

“跳过这些无聊的前戏吧,你有什么可以说的,不然等到别人帮你的时候就不是坐着那么舒服了。”

“用我们这一行的诚意,一问换一答,成交吗?”

“这是在我的地方。”shaw冷冷的笑着,双腿交叠靠在椅背上,把玩着小手枪。阴暗的房间像是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城堡内,阳光通过天窗投到root身上,而她始终身在阴影里。

“轮不到你来玩游戏。”

 

“波西米亚人游走于传统社会之外,不受束缚。如果我不想给答案,你杀了我也不会得到的。而那样最坏的后果是你一直会后悔---不要对作者的神秘启示视而不见,sweetie。”

该死的。这是一道送命题。

Shaw控制不住仅有的怒气,双手将她从那该死的椅子上拎起,

“你是疯子吗?有人要买你死!”

“love is the wisdom of madness,亲爱的。”root深眸中平静而炙热,饱含脉脉温情让气势汹汹的那一个不敢与之对视。

“我已经疯了,你要当心……

「L'Amour est enfant de Bohême, 

Il n'a jamais, jamais connu de loi, 

Si tu ne m'aime pas, je t'aime, 

Si je t'aime, prend garde à toi!」 

「爱情是波西米亚人的孩子

  无法无天

  如果你不爱我,我偏爱你

  如果我爱上你,你可要当心!」

 

Shaw觉得一团火梗在胸膛里,呼之不出,烈焰正在灼烧她的肺腑。

那轻佻而半带真实的红唇不是在说谎,root不仅仅是decima 的执行者那么简单,她还是一个真正的疯子。最要命的是,她还爱她。尽管她不确信这一点。

“好吧,交易答案。”她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将她丢下。这个女人可以轻易的撩拨她的情绪,但她不能就此上当--她根本不知道面临的是什么。

Root坐在原地轻哼着高调而夸张的唱段,音色因为长时间的昏迷和缺水而有些磨砂质感,眼睛里跳跃明亮的琥珀色,修长的手指按揉着手腕关节淤血的皮肤,她不知道这样看起来有那种慵懒而致命的功效。

她直到听到shaw的答案才坐直。

“这是哪儿?”

“John Reese家。你在decima潜伏的目的是什么?”

“你不是猜到了吗?聪明人该问值钱的问题。”root无辜的抬起头,shaw强忍住把她直接掐死的冲动。

“decima开发的人工智能已经到什么程度了?”

“像个早产儿,还在测试,怎么,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呀。”

“跟我没关系,也没兴趣。”shaw不留情面的回答,“你真正为之工作的组织,有什么目的?”

“等等,亲爱的,想要交换就要公平吧?”

“你上一个问题是我是否想要那台电脑,是的不想。下一个问题,该你回答了。”

Root轻抬手扶额。和石头块谈判的坏处在于,一点优势也没有用。理论是不智的。

“把那小屁孩淹死在襁褓中,”

有点邪恶,轻描淡写。

Shaw审视她的眼神。确实没有撒谎,也没有任何负疚感。这个女人说拖垮一个公司就像拆一台电脑一般容易,或许反社会倾向不多不少刚刚好,excellent。

“hum,我了。”root前倾了倾,好奇宝宝的凑近去端详浑身散发着冷峻气息的脸颊。

“为什么把我带到了西装男的地盘,为什么不把我直接交给你的上面呢?”

“那是两个问题。”shaw面无表情,读不出什么内容。

Root跟她对峙不超过十回合,然而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try me。”

 

Shaw也不相信她要说出来的话。她的心跳已经比平时超出了20rbp,这不是个好迹象。

“你比赏金要值钱的多,我老板不想让decima得到的,我也不想让我老板的得到。”

Root眨了眨眼睛靠回去。“你很懂得伤一个女孩的心噢,但我想让你知道,这样你美得更加致命,sameen。”

下一刻她就能看到sameen shaw脖子上因为呼吸骤然粗重而暴起的青色血管,让人很想咬开。Shaw有力的手掌掐住了她的喉咙。危险的眼神与喉咙底像是地狱而来的低沉,

“我看起来很像在开玩笑吗?”

“不是,如果那算是一个问题,”她剧烈咳嗽起来,想要缓解涨红的脸色。但root眼睛渐渐亮起来,root无法甩掉那种挥之不去的怪异感,因为她明白了触怒她的原因,那只矛盾的综合体,言语与行为不一致,感知与表现失调的sameen shaw,亲自策划了一场双重绑架案,应该是单纯想让自己不要死掉吧。

可怜的我们啊。这一段循环出现的旋律终究要萦绕着她了,但爱情如果不经过一些荆棘之路的话,那还是爱情吗。

 --------------------

“shaw,”门背后一声威严但劝诫的声音迫使失去理智的shaw放开她走出门外。铁门甩出沉重的怒响。

“我要杀了她,”shaw朝黑色西装的男人吼道,“如果那个女人到了hersh手中,在那之前我一定会杀了她。”

Reese安静的等她说完。这个样子与彼时靶场上的shaw重合在一块,永远有一种小孩子的赌气啊。但她已经是个大人了,教会她选择是大人的职责,教会她牺牲与权衡是另外一回事。

“你不是没有那个第三选择,shaw。和平的与她谈一谈。”Reese说,

“thornhill以后还是要靠你,我们要保住thornhill的原因不是因为要保住,而是要用它来保护…家人。”

Shaw暴怒的情绪骤然按下了那个暂停。皱紧了眉头。

“你知道…?”

“我知道。”Reese温和的蓝眼睛里毫无责怪,

“她激怒你,危害到了利益和战局,牵扯到了一个隐藏的相关第三方,但你知道一定有深层的原因。像root那样的人不会轻易激怒无法掌控的对手。更何况她若是说不想落入敌手,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摆脱。你看到了什么?”
Reese越过她看向墙上挂着的镜框里,只有他一半高的孩子和大人站在一起,将一对沙鹰瞄准的冷酷庄严。

“知道第一次打靶为什么说你打的好吗?”

“这有什么关系?”

“你对喜欢的东西表现专注高过一切,从不扣动第二次确认。你是一条直线。”

Shaw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拖延了太多时间了!

“给我五分钟,我就带她离开这儿。”

Reese看了一眼里面。Root背对她安静的像一座雕塑。背影的纤瘦倔强与那个人如出一辙,蓝眼睛里浮现对故人的感伤,穿西装的男人终于转身离开。

--------------------- 

Shaw走到她面前,root突然换上了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对她说,

“你最清楚你的上司要对我做什么,可怜啊,我会发生什么,不敢想象。我会死的……看在我们曾经跳过舞轧过那些女人的份上,可怜可怜吧!”然后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让我逃走吧,我送你一块bar lachi,将它磨成粉放进一杯葡萄酒里给一个女人喝下去,她就再也不会拒绝你了。”

她以为听错了。可root眼睛里闪动着独属的狡猾,这证明她被关聪明了,终于摊牌了。

“……很诱人的条件。可惜在之前我已经答应人放了你了。你欠我一支pas de deux ,adagio.¹”

Shaw弯起嘴角,再也不肯看她一眼,走出去之前,她停了停,

Root有些虚弱的回答她,

“那需要两个人,my dear,I can do better----我可以欠你一支弗拉门戈响板舞。”

——————————

¹pas de deux -双人舞
            adagio-柔板

———————————

请忽略我的神经病脑洞XD……我空记不记记己啊…

根总最后一句请自行脑补卡门第二幕No.16手响板之舞:

Duo Tout doux, Monsieur, tout doux,
场面太奔放不太可描述XD……
(如果不理解响板舞的意境请再脑补TLW S3E2
23333那跳的效果差不多…我已经泄露的太多了我要被我自己灭口了😆)

评论(2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