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龙骑士×精灵女王 点梗 3(3/3)

3 龙之火(下)

电梯 

生命

2 陌上少女 (上)   陌上少女(下)

3 龙之火(上)     龙之火(中)

……………
   根费力的撑着这片黑暗领域。她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灌下生命泉水了。甚至她还燃烧了一次魔力,如果还需要再来一次才能逃脱,她简直不知道后果会如何。

  马婷婷凌厉的长枪她几乎闪避不了,手臂上留下一条划痕。

 “哈,格里尔还没醒吧?如果他看见自己最亲信的弟子胆敢挑战于我,将是什么表情?你抢了他的荣耀。”

 根满不在乎的止住血,脸上满满的轻蔑笑容让马婷婷无数次险些回到当年朝拜新女王的羞辱场景。这让她几乎发狂。

 这好比她终于出人头地回到当初欺负你的大孩子面前显摆,可对方依旧当你是小孩子,摸摸你的头说那你很棒棒哦,内心仍然没有给予对手的尊重,哪怕是一点惧怕也没有。

 “格里尔隐藏了实力,他15年前就成为了圣魔法师不错吧?老家伙狡猾的很,知道临死反扑的可怕。”


她一面凝聚长剑抵挡马婷婷一阵比一阵凌厉的攻势,阻挡着生命之门不让半步,一面将零散的长发挽到脑后。


 “不错,前任女王陛下,你今日将死在我手里。”

 根笑着,哇的吐出一口血,扶住一棵树。感受到阵
门渐渐关闭,笑容却越来越明丽,几乎阳光灿烂。

 “谁给你的自信,”

 “还有什么遗言吗?”

 马婷婷退后,双臂抱胸。背后漂浮着十二位暗精灵。看起来是个稳赚不赔的必杀之局了。

 “我最大的乐趣,是没早点把你们这些胆小鬼掐死,明明嫉妒我恨我恨的咬牙切齿,却不敢表现出来一定很憋屈把…你们恨我的王位唾手可得,我的修为开挂,却从来不知道精灵女王代表着什么意义。”


 根祭出了她的本命法器,一把雷霆法杖。


 “哈,这对我来说足够了!”


 她举起法杖对天空召唤雷霆。


这一回,连魔兽王者都闭上双眼。

他们将根当成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 这么多年相斗,根与他们每一个都较量过,他们没有讨得一点便宜。准确来说,根手里有龙族的信物,魔兽族与她一直相安无事。这样一位对手的陨落对大陆是一个损失。


根的反抗很微弱,但尊严使她要战斗到最后一刻。这时她突然预感到了什么,平生第一次,朝背后的远方投去惊惧的目光。大声呼喊:“不 不要!不要为我而死!”

…………………

  唐希尔帝国的边境,柳腰重镇依旧在歌舞升平。狂欢持续了一日,庆祝失去的要塞被重新夺回。


 在城墙上,遍布疮痍也洒满了魔兽潮的血。前几日要塞被破,军民退入城中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巷战,帝国铁骑阿尔卡拉龙骑兵及时赶到,强力将魔兽赶出了边境。


 军队向年轻的龙骑将道贺,颂扬她的勇敢无畏。带着爵位,赏赐和封地的圣谕已经在路上了。拥有真正的巨龙,她前途无量。

 她依旧面容清淡,坐在席位中间欣赏着地方粗犷的表演,好像自己跟这一切无关。这些人也不知道龙骑将其实家乡就在这里,听起来略有些生疏的方言,没有人认得她。

 她走神了,甚至,她还有些精神恍惚。

 最近老是在做着奇怪的梦。梦里那个奇怪女人对她说些什麽 ,每当在快要看清面孔便醒来。


 一个浑身罩在黑色中的人溜到她身边。耳语了几句。
 
“恭喜你,肖。”他看不清面容,但声音里透着喜悦。

 “森林那边怎么样了,科尔?”

 “魔兽没有一点朝这边的意思,反而向森林深处去了。对了…我看见了你说的那棵大树。一眼就看到了,很明显。”


  “谢了,科尔,好好享受美食。我要亲自去查看一番。”


  她突然起身离席,要塞上跳了下去。这样标准如教科书一般的姿势,同黑衣人们一般无二。她还是刺客系的高材生?


 肖顺着斥候留下的标记悄然无息向深处潜行。赫什,她的老师训练她时要求严苛不能留下一点痕迹,她从学校门口救下了被高年级学生欺凌的科尔,由此才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远方的黑雾让她心生奇怪的感觉,忍不住又前行了一段。


 看见了,那棵深深印在脑海中的大树,她猜测过这就是生命之树。只是她看不见一个精灵。


 肖茫然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耳边传来的声音。飘渺,中气不足,断断续续。


 “谁给你的自信…”

“我最大的乐趣…”

 “这对我来说足够了…”

 
 轰隆!


 黑雾中央的明亮电光。她仿佛被雷劈醒了一般,呆若木鸡。记忆中的声音与这狂妄肆意的笑声渐渐重合。


 轰隆! 


 狂笑声与惊呼。她要死了?肖立马拔腿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雷电那里飞去。此刻她万分感激赫什的玩命操练,身法达到了平生巅峰。直觉告诉她此时一定要前去,或许能得到一个答案!!


 “不要!不要为我而死!我无足轻重!”


大树摇摆起来 绿色的叶子一片片落下,飞舞旋转,点点莹莹的绿光流星一样朝黑雾的中心划去。


肖仰头,内心虔诚的默念伙伴的名字,一面心急如焚的朝波动的黑色赶去。

伙伴已经提前感知到了被需要,从六角契约之门钻出,张口便是一声撕裂阴云的咆哮带着愤怒!


 银龙展开流线型的双翼,口中喷出的火焰将任何靠近的生物烧成灰烬。


 “快!小熊!”她抓住鳞片,大家伙翅膀一拍速度成倍的提升,惊惧的魔兽大潮还没看清一条影线就已经失去了踪影。


这是献祭!一旦生命之树的献祭结束,就意味着它生命的到头。可是精灵族的圣物生命之树,选择献祭的可能无非精灵族到了危亡之时。它今日选择了为堕落黑暗的前任精灵女王献祭,这简直不可思议!



  绿色的能量是生命之能,魔力源泉,它治愈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抚平她的内伤,将她轻轻托举起来,围绕周身,好像在安慰她。大树知道她这半生为精灵族的安危与自己的安危从未有一日懈怠,战至一兵一卒就是她自己。所以它终于真正选择了根,那个最不像精灵女王的精灵女王--------

 从今以后,你即是我。



 在这漫天的绿色中根的脸上终于流下两行血泪。眼中燃烧起仇恨的光芒。可是她一动都不能动,只能接受。


 “杀了她!”


 马婷婷听到后方刺耳尖叫充满恐惧,用尽内力投出长枪瞄准根的胸膛。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一旦根恢复行动能力,必然会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那可是生命之树啊!



 当!

 另一柄不知何处投来的长枪挑开了马婷婷致命一击,偏开根的肩膀射偏了。


  那柄长枪要更长一些,枪身造型古朴,刻着四道血槽。那是……龙骑士用的制式。


 马婷婷与黑暗精灵瞳孔一缩。


 银龙!


银龙上的身影早已飞身而下,将毫无抵御能力的根抱到了大家伙背上。


 她身形修长,形容俊美,眉眼间保持着当初的轮廓,只是镀上了一层英气,有种无法形容的美。但最令人难忘的是那双永不屈服的眼睛。


 根动了动嘴唇,


 「你来了。」


 「是你…」略嘶哑的声音。她突然有些鼻子一酸的冲动。


  黑色幽暗的眼神认出了马婷婷,肖将根置于从银龙背上,

 森然的问:
 “是你…伤了她?”


 马婷婷突然惊叫起来。


 “这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她!你不可能是…”


 下一刻,她已经失去了发声的能力。


 龙骑士使出了刺客才有的技能,闪身到了她背后,扭断了她的脖子!


 肖一向不奉行多话的原则,一言不合就动手是沉默的美德。她一向是最守信的了。


 至于公平正义 ,在马婷婷那个小人面前就是个屁。她轻蔑的将尸体丢弃,升腾起黑色的内力。


 一圈的黑暗精灵反应过来围攻肖。被她同样的方式破阵而出,精湛的武技,强大的巨龙,让他们想起一颗新星,唐希尔帝国的最年轻龙骑将。 能在重围之中救人出去的,唯有龙骑士。



  肖捡起龙枪一弹,跃回巨龙背上,紧紧抱紧她坐稳。

 此时献祭已经结束,大树已经消失了,原地只有留下一些破败的树干。根一直呆呆的望着远方,没有任何反应。


 “小熊,我们走。”

 
 银龙展开遮天蔽日的翼翅,消失在云边。
……………


TBC? maybe,maybe  not

评论(1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