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Insensitive」2(作死式救人法点梗)

「Insensitive」「感觉木然」2
……………

剩下Hannah与TJ对望。

“我们应该听医生的。即使你没有得所谓的「insensitivity」,你依旧需要隔离观察。记得你为什么在雪地里晕倒吗?……你身体哪个部分出了毛病,它正在向外面发出信息。外面下这大雪,你却没在吸鼻涕也不会发抖。”

  TJ终于拿起缝线夹起针。这一次小Hannah没有任何动作,任由他缝合。

“救护车很暖和,而且我也没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天气,看起来正常的人才不正常。哦,什么,你是指shaw看出来你得了CIPA?”

“我没有得cipa.”女孩看起来很沮丧。倔强的扭过头。

“现在你在撒谎了。15岁青少年绝多数听都没听过这个字眼,而你却直接否认了…足够给她一个理由诊断了。”TJ剪去线头,吸去多余的血水,探了探这位罕见病患者的额头。拿起病历来写着。

“我知道的不多,足够知道她是够酷炫的医生就可以了。我们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doctors are scientists.知道世界级的罕见综合征没什么奇怪。
我还见过长3个心耳的人呢…都做了分流术了,关上电源宣布死亡后,boom!重新起跳,哦,天呐,差点就相信了上帝。”

 
“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听你说?我要见我妈妈!”女孩要跳下床被赶紧接住。
  “fine,我是奇葩,好了吧,但是她不可能在进来之前就知道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没有人能!”

  “wowowo…坐好别动!我可不想变的粗鲁无礼----是的,直接走进来告诉病人她感觉麻木听起来像是人格侮辱,但在我们这里,所有人都知道shaw会为救回病人不择手段--nurse!here!给她打一针破伤风,我需要一个专门护工!盯紧了,严禁她下床来,也不许她离开视线一步,听明白了没?我去给小Hannah预定所有的检查。”

  “明白,Dr.Callahan 。”

………………

她开始四处张望。

  脚步声来来回回,监护仪发出声响,碰翻器械的声音。呻吟与哭泣,无助与绝望,她无法理解到的害怕,病痛,世间冷暖。

所以第无数次,在这个愈发无法理解他人的地方,有一个人能理解她吗?

  她知道没有人在跌倒的时候为她检查脚踝与手指了,没有人在深夜派对的门外熄火为她拉开车门了。不痛不痒不是一项天赋而是一个诅咒。

  她知道自己已经麻木了。可是真的已经毫无知觉了吗?
………………

“血象,尿检显示无感染,X片干干净净,她就是个外伤。给她打完针,等候室或者手术室观察间,随她喜欢。”Dr Zia摊手。

“但是她是个无痛症!那样的孩子连自己的手三度烧伤了都感觉不到,她肯定有什么问题而我们没查出来的。”

护士台,TC依旧在追着苦口婆心劝说主任给一个隔离的监护病房。

“你和我耍赖也没有用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我手上有一间人满为患的急诊,装满了那些用秒来计算剩余时间的人 上哪腾隔离室?”

“我们依旧有外科部门的联系,不是吗?”TC紧随其后。

“听着,她依旧是你的病人,该检查的,去做检查,其余的我就无能为力了。”

他叹了口气。

再一次偶遇Jordan。看起来也累的不轻。

“hey!听说CIPA,huh?”

“是啊,可怜的孩子。我不想嫉妒她的,真的不想。看,我有了儿科记录与急诊室记录了。”TJ双手奉上病历给她会诊。

“ooops,你在嫉妒有些人生活在痛苦中有些人永远不会!”Jordan 毫不留情的嘲笑。低头认真翻看病历,一面思索着说。

“虽然关于这种罕见病研究很少,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让她感觉到痛,也许我们能找出她的问题。”

“这是个好理论,除了…她是无痛症患者?”乖宝宝摊手。

“CIPA是painless,但可能不是所有的神经,如果你能刺激她,降低痛阈让原本应该感觉到疼痛的地方发出疼痛,或许你能查出问题。再查一遍神经系统。good luck!”

“等等等等,Jordan,救…命。”TJ眼睁睁看她离开跑向复苏室,又剩自己一个了?喵喵喵?

………………
呯呯呯呯!

“hello?stop!你们什么也不会找到的!让我去看mom!”

外面,TJ与脑电图技师陪笑的脸快要僵了。终于忍无可忍。

“安静!Hannah,我刚同Dr.shaw通过话,你母亲状态还可以,你越快做完检查,越早可以去看你母亲!”

“let go off me!”

女孩一把扯掉了电极,拼命挣扎。TJ破门冲了进去,但她实在是太用力挣扎了,医生唯恐在按倒她之前就会掰断骨头。下令锁上了门。

“打开门。”

身后响起一个声音。技师没有见过root,摊手道,

“她极不稳定,Dr.callahan无法制服她,你进去会有危险。”

“Hannah,是我,我是Samantha,”

root打开麦克风,眸色沉静。望着缩在墙角的女孩。

“Samantha是谁?哈,让我出去!”

“承认自己得病并不羞辱,Hannah,我派了shaw和全院最好的医生为你和你母亲进行治疗。”

root看了眼摄像头,门自己解锁弹开。

那个穿皮衣又长腿的女人伸出一双手。眼神里写着一丝平静的沉痛。

她以为对这个名字已经不会心痛了。其实她仔细回想,已经看不清记忆里那个Hannah的面孔。或许里瑟在将她重见天日那时,她就已经放下过去了。虽然知道不那么容易放下,真正放下了之后只有轻松。

“yeah?你知道还有什么是羞辱的吗?每天早上醒来,先检查手指有没有抓伤角膜,牙齿有没有咬破舌头;每次出门前,检查趾头没有红肿。下雨下雪不能出门,甚至不能抱男孩太长时间…因为我不会出汗,不会流泪!我TM是个冷血动物,不能控制自己的体温!”

root摇摇头。

“不要这样说你自己。随着科技发达,会有方式逐渐使你的生活跟正常人一样。Hannah,pray for your mother,you are not cold blood.you are not insensitive.”

“我就是!你知道朋友们得知我是个怪物的眼神吗?!让我出去!!”

她发疯一样的推开椅子,一脚踹开,TJ冲上来从后面架住她,因为她锋利的指甲距离root平静的脸颊只有半公分。女孩拼命挣扎,一口咬住了医生的胳膊死不放手。

TJ龇牙咧嘴的大喊:“退后,boss,我们必须镇静她!4mg 地西泮,快推!”

“我曾经得过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我只哭过一次。”
root望进她的双眼。
“你不是一个人。抱歉。”
房间突然安静。

她的shaw啊,一直背负的东西胜似这个女孩,却又更甚。

女孩松口。软倒下来,挂在root单薄的肩膀上。她微笑了一下,将电击枪塞回口袋里。

目瞪口呆!
“那…也行。”

医生目瞪口呆。
保安目瞪口呆。
跟随保安跑进来的所有人也目瞪口呆。
看着root将她丢麻袋一样丢回到椅子上。

果然能成为院董,没有一两把“刷子”是不行的?

“OMG,你被咬了!”Jordan跑上前,抢过他的手臂。

“问题青少年,妈妈的烦恼。”他无奈的耸耸肩,“我母亲可还好没学会。”

Jordan又气又笑,吩咐护士拿来清创包,给他包扎。

root将空间留给她们。

“继续完成检查。脑电图,针扎实验,神经切片,找到所有能找的东西。”

她辗转来到OR观察室,站在那面玻璃前,看着主刀医生镇定自若的指挥一台手术,思绪陷入长长久久的停滞。root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其实答案早已知道了不是么。

Shaw is not insensitive。

……………

I've been playing with my demons
Making troubles for yourself
And these days are far from over 
You know I can't help myself

 
I love coming for you baby 
And it's killing me inside 
I've been dying for you baby 
Almost every single night

Forget the words I'm saying 
I know that I've been cruel
I pray for peace 
Tell me why don't

 
 Oh I pray  
I know that I've been cruel
 Oh I pray
I know that what I do
            
「Pray」---- JRY/Rooty

…………………
TBC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