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7.2

……  ……

急诊室又是一个人满为患的状态,shaw不得不改绕后门进入才免去被一堆管子缠绕倒地之祸。那样她这个能在米德堡都来去纵横的大特工脸就丢光了。

时常不动的点到板发出异常欢快的“叮”。护士站爆发出一阵欢呼。

“Dr.shaw签到上班了。”

“我以为她今天不来了呢”

“……”
………………

“您看,泪小管是一对管子,从眼睛通向人的鼻腔,泪流不止是因为它堵掉了,你是眼睛病了,不是脑袋有毛病,女士,”

可爱医生将嘴角已经咧到最大程度。

“它是可以治的,而且很快。我--我们将一条管子从泪点进入,找到堵塞点--ka!通掉,它就不会发炎了。”

“你能治好它吗?”

“……女士,问题是,泪道是一套很细小精密的管道,你需要一个眼科医生。那需要一个手术……我们没有接受训练的手术。”

“no,nonono,我没有保险,我无法负担手术,只给我开抗生素滴眼液将够了,我要离开这里!”

“Or ……我们可以找一个在外科轮转过的医生来给你做。那就不需要手术费用了!好吗?请坐着,稍等一会。”
他立刻改口。并且露出个童叟无欺的笑容。

将老太太好说歹说不由分说好不容易重新塞进检查室,TJ如蒙大赦的跑出来找Jordan。

“上天保佑你,Jordan,帮一个忙……能不能找一个眼科医生来?我顶不住了。”

可惜同样手中有无数病人的Jordan医生抱着病例抬起一侧眉毛。

“我和眼科没有交情。你这是明晃晃抢人家饭碗,去创伤科找找熟人,说不定有眼科轮转过的。Paul…Meredith都轮转过神外,神外医生可以干任何事,他们理论上都有这能力…但是……”

“谢谢谢谢!你真是我的天使!”

Jordan伸出的手落在半空。只拦住一阵风 。

“我刚送一个病人上去,路过他们今天都忙的要死。”

算了,以TJ的个性最终总会找到给他病人诊治的医师。

………………

遇上shaw还算是意外之喜,眼看没有空闲的手术室能切个人什么的,她打算起身到楼下去发挥下特长。正碰上兔子一样从电梯窜出来的人。

“天呐,shaw,你竟然回来上班了?”TJ眼睛瞪的溜圆。

“手。”前特工小姐被拉进电梯,以一种近我者死的眼神阻止了他的话。

“哦,我太激动了。sorry,shaw,你会做泪道置管术么?”

“眼科啊,干过,但是……”shaw恍然,露出一种我已经看透一切的眼神,抬起一只手指着他,

“你不会又在急诊帮外科部门干活了吧?还来找我,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这家医院现在是谁开的?”

“呃……Dr.shaw,”

  看他急得抓耳挠腮,shaw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欠我一个人情。”

“当然,姑奶奶,求您了……”

叮,电梯弹开。

T.J在电梯里朝等电梯的Jordan做出一个yeah的胜利手势,后者摇摇头表示无奈,

“lucky you,”

“我就是辣么可爱。上帝保佑我。”

转角处又被人偷袭一记,医生已经彻底淡定了,大概今天这就是被偷袭的命吧,她该看好黄历再出门的。

举起手任其搜寻,

“root,我这两分钟的手白刷了,”

“我老婆总是致力于给自家医院减少创收怎么办在线等,比较急。”root将她按在墙上。

shaw翻一个白眼。

“好像你数过一样。你难道忘了,我是急诊外科医生,也是外科部门住院总……那意味着,you call it a surgery, I can call it a 『treatment』”她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枚曲
别针。牙齿雪白,别针银亮。

“Dr.shaw使曲别针的技术跟使枪一样出神入化令人难忘。”

“你忘了我也不会忘记的,你不会用这个磨过针给自己缝合过了?哦天哪我不想问下去了。我听说你『技术性的』忘记开这个处方了,不用谢。And,shaw,你自己决定要减少院感率的,我不能让你自己开这个先河。”

root从自己兜里摸出一包塑料密封袋,装进她白大褂口袋里,眼波流转。

“实际上,是『她』听说的,你知道哪里能找到我。”

和root这样的对视耗尽所有目光。

shaw决定放弃挣扎,接受她的破例。谁让自己理亏。

root决定奖励她一下,谁让shaw总是仗着自己浑身消毒不让人近身却又异常该死的性感呢。

“哦,我什么都没看见。继续。继续。”

T.J在门口戛然而止。溜的贼快。

“get--in!准备固定麻醉,不用我说吧?!”shaw准确的抄起检眼镜丢到了他头上。后者痛呼一声。

然后转头对她家院董道,

“等忙完这一阵。dinner?”

root满意的松开手,迈开长腿路过人潮一样闻讯赶来的住院医师们,摊手无辜状。

“今天天气不错。”

“……”

真有人转头看了眼外面快要下雨的阴云密布。
轰隆!哗……
没带伞,perfect.

……………………
“good,Dr.shaw免费教学时间。有谁能把灯调亮一点?你们挡着光了!”她嘟囔一声,带上灯具,在准备台换了一双手套,撕开包装,举起头发丝一样细的探管道,

“有谁知道这是什么嘛?”

“eh……crawfold插管系统。”一个实习生举手。

“exactly!你们真该感谢本院领导对住院医师的栽培态度…哦,TJ,你给她滴的莹光素钠?”

“what?这是标准程序,不确诊怎么能找人给曼菲尔德太太做手术?”

“没事。按照标准程序你怎么没等上30分钟,我们急诊室很缺房间我很理解,只是她哭成绿色的,你们……不觉得很诡异吗…”

大家面面相觑,背后慢慢爬上一阵绿油油的凉意……

不知道谁忽然碰着了灯,黑暗中一双狰狞绿色眼睛还带着泪……
谁带头尖叫了一声!

“好了好了好了,够了,睁大眼睛仔细看。”shaw内心暗自满足于自己的恶作剧。

…………
“谢谢您,医生,.那一点也不疼。”病人包着眼睛万分感激的准备出门了。

“哦别谢我,谢谢Carl koller。那是因为利多卡因的缘故。不是我。”shaw说着漫无目的的满嘴烂话,圆润的将人推还给了TJ。

后者一脸懵逼,

“Carl koller?”

“Anesthesiology 第三版第一章绪论1884年滴眼麻醉的先河,笨蛋,你上的是不是假医学院?给她开滴眼药水,其他的帐算我头上。”

医生推门技巧性的避开同僚走向电梯。朝摄像头看了一眼,威胁的眼神道,

“我下班了。告诉root,她今天晚上订不到餐馆。 ”

Dr.shaw日常,日三省吾身,并没有什么不妥,扬起眉毛自言自语:

“yes,就是辣么来去自如。”

“not exactly,sweetie~”电梯门缓缓拉开,里面倚靠着一个身穿皮衣的女人。

“Oh god,幸亏你没有cry in green.……”

……………………
回归日常撒花~~
(天哪感觉一个世纪没写过这篇TM时代了……再不写我觉得就要被举着搬砖追杀了……写着写着感觉真TM奇怪……)
(这是个上课时存着的小脑洞。写的有些……脱线,并不妨碍食用。(๑′ᴗ‵๑)I ❤ 肖根

评论(3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