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龙骑士×精灵女王点梗 2(2/2)

二.陌上少女(下)
………………

肖最近总是隐隐约约感觉到路上有人在跟踪自己,转头一看也没有发现异样。

街上大约行走着的都是身着华服面上透露着天子脚下优越富足感的居民,由远及近传来一队沉闷的步伐声音,然后人群议论,街道上行走的人自发的分开了两边,让出了大青石铺就的主道。

“看,那是龙骑兵!”不停有人交头接耳到,声音里充满艳羡。

肖皱皱眉头。

它们在烦恼痛苦,在疲惫不堪。她就是知道。好像是一种感应。当龙族血脉的生物靠近她时,她就有这种感应。

几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为开场,装备精良的龙骑兵小队出现在街道尽头,一队只有十人十骑,都是身披铁甲眼神凶悍的壮汉,龙鞍上挂着几米长的龙枪与重剑,枪尖闪着深寒的光。

整条街都震动起来,庞大的身躯与强壮铁蹄引来各种赞叹,其实这足以横扫每一条街道的可怕坐骑还只是最基础的驯龙----铁甲龙。

唯有夹杂在人群中的女孩以一种恒定不变的速率在行走,闻名大陆的阿尔卡拉龙骑兵与她毫无干系。她的目的地只有阿尔卡拉皇家学院。

皇家学院说是学院,其实面积与一座城市差不了多少,而且还有庞大的演兵场,据说连皇族也要借这里的场地校验武学。这里拥有大陆上最多的强大魔法师与强大武士,最盛产的也是最著名的便是阿尔卡拉龙骑兵了。

少女的淡漠表现很快引起了混在人群中打扮成的贵族小姐和护卫的精灵女王一行的注意,里瑟皱起眉头牵着马跟上,压低声音道,

“她太鹤立鸡群了。”

“你我在没认识以前也是鹤立鸡群的,里瑟兄。承认吧,你很喜欢她的天赋。”

“彼此,你将银龙蛋送给她的,银龙蛋啊 ”里瑟终于露出一个神秘莫测龙猫笑。

两个人不远不近的吊在少女后面。反正以她的修为是看不见她们二人的。

……………………

阿尔卡拉皇家学院没有金碧辉煌的大门。玄石铸造的厚重大门披着积累厚重岁月的风沙伫立在皇都东面,里面传来隐隐约约野兽的吼声与铁蹄与盔甲的碰撞声。

今日,报考的学子已经将这座拥有历史底蕴的大门围堵的水泄不通。

门口一连二十桌报名前形形色色充满希冀之色的少年少女 。shaw仰头望了望天,太阳正热辣的很。她无语的排到了人最多的那一队队尾。

天真烂漫裙据漫飞的女孩子们见肖夹杂在一群各式各样的汉子中间,一个个仿佛见了什么珍稀动物…

孩子们尚且不是很懂得收敛颜色,眸子里互相间的敌意排斥依旧明显 ,身着华服的神色鄙夷,眸色沉稳的隐隐约约高傲,这些是看起来已经有不错的修为成绩,已经胸有成竹。而有些眼神希冀又是有些忐忑紧张的这是外来举荐的子弟,第四种是shaw这样的面无表情的人。

他们中以后有同袍作战的人,有同屋而眠的人,有后背托付的人,他们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但重骑兵系的考试在每年都是一大事,而且在整个大陆都是颇为值得一观的大事,因为这个系的入学测试每年都不同,还是分为三道,每道都是系主任随机出的。

不仅是随机,还是看心情……

譬如某一年让所有考生一时辰内内默写读过的诗文,有些考生实在是用心修炼,没读过甚么圣贤书,半时辰抓耳挠腮也就写了几句『床前明月光』『乍暖还寒时候…』之类;最后实在忍不住大骂这是招文书还是招骑兵,被学长们充满同情的丢出了大门。

再譬之有一年……乌云压城,天上下了倾盆那个大雨啊,系主任高坐观景台上,和皇帝二人坐在华盖下,喝着贡酒,磕着贡瓜子,看下面三千学子来来回回避雨,在堪比鸟翅膀大小的伞盖下斗的不可开交,个个成了泥人…

再比如…有一年系主任兴致大好,让考生去城里寻宝,每个人发一张地图…大家都说你这招的是什么重骑兵,你这分明招的是老油条,得样样精通才行。系主任说单单要四肢发达我教什么重骑兵还是龙骑兵,去招那南方雨林里驯养的大猩猩好了。所有学子吭哧吭哧提剑把帝都翻了个遍,没发现夹层的小字注释----『看见这条字的傻逼们你们可以回来通过了,压根没什么宝物,宝物在你们自己身上。』

……………

这些肖只是听起那位老师说的。说的时候满脸无奈不堪回首,显然也是被折腾过的一代。但是老师还说,系主任既然为系主任,大陆闻名的龙骑将,自然…是想招配得上龙骑兵的人才的。

肖抵着毒辣的阳光,觉得自己要脱水了,只听的前面恍恍惚惚说了什么话,一群人立正军姿,以为要训话了。上面魔法扩音阵法说,先在此地站上一个时辰等候开考,不得随意移动。

站便站吧,她细忖着这其实应该是一道考题,便也随大流站出了军姿。没想到才闭目不过一刻,险些被剧烈颤动的地面和掀起的气流掀飞。千把考生刹那间成了落汤饺子,东倒西歪,纷纷寻地躲避。肖暗中使了个千斤坠,又将重剑使劲插入地面,才避免被震倒。

观景台上,里瑟伴女王殿下悠然自得的喝茶,一面交头接耳。

“我看见了弗斯科,”

“几年不见这厮土系魔法愈发精进了。”里瑟悠然道。

“真不知道土系精灵能长成这幅德性,我愧对生命女神,列祖列宗啊。”根扶额。

里瑟咳嗽了一声,“也是这样他才能被派出来,食一食人间烟火。不过食了人间烟火后,他好像…愈发的那个了些…”

测试结束,平地恢复了平静,一队如狼似虎学长涌出将点到数的人拎出,

“你们可以走了。第一反应是躲避而不是抵御的人,你们的内心修炼太弱,如何成为骑士?想要抵御依旧被震飞的孩子们,你们的修为太弱了,明年再来。”

场面忽然稀疏了很多,肖暗中估算着少了有一半,还有一些头破血流,那惨样看着观众们唏嘘不已。

暗中将重剑抽回。她抬头才终于看见了那老头的模样。

从观景台上一跃而下的正是系主任本尊,这老头高大威严,满脸胡须修的一丝不苟,只着普通长袍没有任何配饰,依稀能看出年轻时是个冠盖满京华的美男子,不过如今有些微微的驼背,看不出是个威风凛凛的龙骑士了。

老头眼中闪过一丝贼溜溜的光芒没有逃脱过她绝佳的视力,果然这第二道考题也不是什么看实力的玩意。她暗哼一声。

老者装模作样咳嗽一声,
“我是阿尔卡拉皇家学院重骑兵系主任---也就是说想成为阿尔卡拉龙骑兵,必须经过我的同意。你们通过了第一关,下面两关离门槛已经不远了。听好了,下一题……下一题比较简单。听写,听写你们总会吧?”

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的考生们顿时翻了个白眼,暗自腹诽。
“您的可信度…”

系主任一挥手,每个人分到了一块羊皮纸,一支笔。魔法扩音器开始………报听写。

本以为很简单的题,肖眉头皱了皱。扩音魔法中出来的是冗长繁复的…魔咒。这她在学院几年,未曾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啊。

偷偷围观了周围人,也尽是抓耳挠腮,她思考许久,越来越平静,进入了某种忘我状态。终于提起笔。

观景台上,系主任得意的摸着下巴,背后传来阴阳怪气的嘲讽:

“你玩的倒是开心,用上古魔法咒语考你这重骑兵系,用的是精灵族流传过来的语法,别说你这重骑兵系上下几千号人有几个会,就算是我整个魔法部的上下师生,能有几个敢说会听懂,能知晓几句咒语已是不易。”

系主任眉毛胡子一吹,
“这我就不爱听了,control,你神通广大,不许我们重骑兵系出几个文武双全的奇才?还是说,你觉得我名震大陆的阿尔卡拉龙骑兵团,只是你们魔法师的侍从保镖吗?!”

说到这里,系主任霍然转身,挺直霸气犹如一柄龙枪。

院长连忙打圆场,指着场中几个年轻人道,“你看,还真有几个年轻人写的还不错呢!”

系主任摸了一把胡须,忽然大手一挥道:

“来人,把他们赶出考场!骑士守则第二条便是诚实,不懂半个鸟字还写一整张的,如何配当骑士?”

这些人还不知为何便被轰出了座位。

肖抬眼看了眼站在身边的学长,对方纠结的眉头都要拧出水来了。

“想把我轰出去你可以动手了。想必你真的看不懂。”

“这…”
学长心想你这虽然是满纸乱画,但乱画的颇有章法,真的不是什么魔法部的学姐微服来武技部体验人生的么。

这样一僵持第二道测试也到了底,环顾四周桌子上趴了有小三分之一的人,肖忽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错觉。这道题原来不是听写,而是沉睡魔咒隐藏在声音其中,考验的乃是学生的精神力,她为什么要写这玩意啊……

“我喊你在这里杵蜡烛的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令她一个激灵。

“主任。”

学长连忙硬着头皮将试卷呈上,系主任扫一眼锋利如刀的目光和肖沉默以对。

在如山的压力下,肖觉着膝盖很沉…她生来倔强从不低头,此番也不打算。

半晌,他转身离去,“还算诚实,算她过,”
…………

莫名其妙通过,肖跟着队伍中间默默扶额,暗自懊丧若是她能听出一半困意,这场测试稳赢。 可惜她生来榆木脑袋,对魔法绝缘,就连小熊都不曾让她有丁点共鸣。

台上,系主任盯着这余下几百考生里唯一的一颗白菜沉思,倒是承认他失算了,“竟然激活了一丝精灵族血脉。也罢,此女修为还不错若是能通过,也算是日后一枚奇葩。谁能再笑我帝国无女骑士…”

化身围观吃瓜群众的根与里瑟自然听出了魔法咒语里的精灵文,内心暗笑。

“这老头真是有趣,瞎猫撞上死耗子…肖有我族一半血脉,拼出精灵文可是本能…还能再简单一点么?”

里瑟默默递上一杯茶,“陛下,可能真的还有…我听闻他准备的下一题是…对战龙骑兵…”

精灵女王仰天长叹,还有什么测试比得上为她这小朋友量身定做的。让他们对战什么不好,魔法师也行,就算是普通战士也行,偏要真的拉上龙骑兵…

大部队在进入校场前戛然而止,肖埋在人群中间也看见了前面的一排庞然大物。听到前面人纷纷惊叹乃至惊骇,队伍拥挤着后退

“龙!天呐,这是真的龙骑兵!”

“不,我们只是重骑兵系三年级的学生。我叫你们的第三道考题,便是我,和我身后的----驯龙!”

驯龙前站着的那位足有两米高,声如洪钟,大喝一声:

“告诉我,什么是骑士?”

身后一排不假思索的出声:

“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
牺牲,荣誉,执着,仁爱,正义!”

队长跳到驯龙背上,举起龙枪,往前一指-----

“不错,只有得到重骑兵的认可,你才可能成为重骑兵!此道考题不分号次,勇者先上前来!挑战我和我身边的任何一位,以时间记分,只取前200名。你可以选取魔法武器,有契约坐骑的也可以召唤坐骑,无论有什么…都拿出来,与我一战!”

这句话好像石子投进了一谭死水中。面前一排是骇人的巨龙,对捍非死即伤,驯龙上更站着手举锋利龙枪的龙骑兵。

好像过了许久,校场门口响起一声清朗平静的声音。
“我先来。”

布衣的少女踩着校场的沙子,一步一步从考生中走出,眼神坚定,面无表情。

“你可有护甲装备?”

重骑兵系的高材生给予这个瘦小的考生最大的尊重便是当做平等的对手来看待。因为她虽然看起来弱小,内心却住着一只狮子,比那些魁梧雄壮的大汉要强大的多。

“没有。”

“坐骑?”

“没有。”

“你的武器是重剑,也可以去旁边选取任意一把趁手的兵器。稍后我不会手下留情,因为这是对我的命令!”

“这就足矣!”缓缓握紧重剑剑柄,黑色重剑在阳光下不反射任何光芒,像她的主人沉默的如一个黑洞。再往正前踏了两步。

“我选择挑战你!”

驯龙发出按捺不住的咆哮声,想要撕裂碾压面前这个挑衅威严的小不点。

肖出剑。

她的手隐隐颤抖,不受她控制,血脉从骨子里越来越灼热,一双眼睛燃烧起威严的黄金瞳。最后一个驯龙者当她回味起从前那个漂亮的贵族女子戏谑的目光,当你真正面对巨龙的时候会发现真正的自己。她以为是对所有人的概括呢。

这场挑战比想象中进行的要快,很多观众包括被挑战者没反应过来便已结束了。场中明白发生什么的包括她自己在内不过一手之数。

她说,
『谁予你的这胆子忤逆于我。若是忠于我,我将爱你护你,直至我倒下为止。此为生契。』

驯龙骤然发出一声惊惧的哀鸣,轰然倒地。尘土飞扬。

不战而屈人之兵……

挑战的考生与全场观众死一般的寂静。

………………
(TBC)
(ŏ_ŏ)天呐这完结要到什么时候啊…绝望…

评论(1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