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龙骑士×精灵女王点梗 1

一 · 生命

有一个传说中的地方,人们只听说过它的名字,却从未见过它的真容。位于大陆极东的森林之中,北方有茫茫雪原,南面是碧海长空。人类进入这片森林中只会迷路中回到出口,从未有人达到过森林深处……

它是精灵族的领地,生命魔法的起源,最具天赋的弓箭手聚居地。
  这个地方----迷夜之森。

   精灵族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他们个个容貌漂亮俊美,像热爱自然一样喜爱美食;她们几乎不需要修炼便已经实力强大,赞颂月光是他们魔力的泉源,风是他们弓箭的翅膀。

   精灵没有人类社会那样复杂的关系,单纯质朴,拥戴她们的女王。精灵族女王陛下论貌美便已是举世无双,更何况传说她还是大陆唯一一位主修生命魔法的圣魔法师。

   无数人为博得她一面可以倾其所有。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

………………
   
    为什么精灵族的领地从来都是如此宁静平和?经人类大陆无数代探险者的探索后得出结论,这座『迷夜之森』是真实存在的,人类进不去是因为没有得到生命之树的指引。里面发生了什么故事也不得而知……
 
   “看起来迷夜之森终于迎来不速之客……发现入侵者。放箭!”

   “没有中?退后,让我来。”

    “住手,婷婷,你这样下去会杀死她的!”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有些厉色。

   入侵者只是个孩子,披着乌黑的头发,瘦小的身躯几处乌紫淤痕。像是躲闪箭矢中摔倒。

    脸上脏兮兮的孩子手心抓着布袋,散落几味迷夜之森外围常见药材。生活在钟灵毓秀之地的精灵们当然不屑一顾。她肩膀后露出短箭的箭身,血流不止让她脸色苍白,呼吸短促,额头布满冷汗。但是她依旧一言不发,抿紧了嘴唇,用力想要爬起身。

    茂盛树冠中突然伸出一枝藤蔓,卷住了锐利的短箭。
   “哼,她根本不是精灵,不能放她逃出去!”一个略显尖锐的女声传来,对于被打断有些不悦,却依旧带着笑意。“芬奇大师,您不会不知道人类进入格杀勿论的族规吧!”

    有些跛脚的精灵一脸正色。终于拖着腿站到了孩子身前,将拈弓搭箭的女性精灵挡住。

    “胡言乱语!人类怎么能进入迷夜之森?”

    “大师您德高望重,女王奉您为老师,我只是小小护卫队分队长,但我也不瞎----这副样子,只有人类---人类都贪婪丑陋,我要杀了她。准备放箭!”她的手依旧抬起,闪着寒光的箭镞直指她的脑袋。

    “听说这里发生了入侵?”远处一个阴柔的声音传来,伴随着背后一队精灵的口哨合奏声。他们都背着一样的轻弓短箭。看起来是两支一样的队伍,也汇合成一队,互相打招呼。

   男性精灵瞥了一眼场中,突然笑了。

  “这样一个人类小孩也搞不定,格利尔大魔法师的徒弟还是太心地仁慈了。难道忘记了我们如今的平和是哪儿来的?人类最擅长装可怜,一转眼可怜的孩子就能使我们血流成河。这些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血的教训啊。”

  “这句话你对芬奇大师说去。”

  “哦…?芬奇大师!今日难得有好兴致来森林里走一走啊。精灵之森清晨的新鲜空气与鸟鸣总是那么令人愉快,不是么?”男性精灵终于看清了场中。立即转了个声调,抚胸行礼。

  “蓝博,你们护卫队巡视迷夜森林劳苦功高,但这次也是错了。你们这是对一个无辜孩子妄下杀手,”老年精灵仍在苦苦劝阻。“我对着月光女神发誓,她不完全是个人类--她来到这儿只是因为生命之树发出了指引。”

  “芬奇大师,我们是怎样来的?精灵不是从母体呱呱坠地,而是精灵之树的果实----从这一点来看,混血儿也与我们截然不同。不过您说的对,这孩子的相貌即使在我们精灵中也算是蛮俊俏的,她是不是该死也许该由尊贵的女王来决定……我们将她送到生命之树吧!”
 
   老精灵冷眼旁观这油滑的腔调,低头看了眼女孩 。伸手将她扶起,慢慢将草药捡起装回布袋交到她手上。

“请继续巡视森林吧,我已经请了中央护卫队的里瑟来护送我回生命之树----跟你们一路走她会失血死在半路上的。那样岂不是辜负了生命之树的意愿……”

  眉眼不怒自威的英俊精灵坐着一只大鸟从天而降。他身着刻画魔法铭文的铠甲,并不带长弓。还未着陆便立即翻身跳下来,向芬奇大师恭敬行礼。

  “女王请您回去。带着这个孩子一起。”

  “谢谢。里瑟队长。”

  芬奇大师同样古板的回礼。精灵都是相当古董的,自落地便开始守着万年来的规矩,这些家伙同样不例外,毕竟他可是一千多岁的老先知了。里瑟的年龄同样也说不准,自从这些精灵有记忆起,他便已经担当着上一代女王的中央护卫队长了,实力跟他永远的深邃面孔一样深不可测。

    女王深居简出,最重要的使命便是守着生命之树,想见到她还是蛮难的。蓝博等人若不是有要务,还没靠近生命之树外围的精灵之树,就要被中央护卫队拦住拉。
  

目送高大的里瑟抱起孩子带着先知乘鸟离开,蓝博与婷婷的眼神各自闪过失望与嫉妒之色。

  金发女精灵哼了一声。

  “不是你搞事,我已经处决了入侵者。芬奇大师也是,这样低贱的混血儿怎么能冒着惊扰女王与生命之树的风险?”

   “不管怎么样,她一样要死,我还能见上女王一面,何乐而不为?芬奇大师何时做过危害精灵族之事?算了,代我向格利尔大魔法师问好。”

   蓝眼睛精灵眨了眨眼,挥挥手悻悻离开。

  …………

  “你知道的,这一代女王陛下不是那么容易心软的。从我的角度看……这个孩子的确是采药误入的。”

  女孩已经因为失血而晕过去了。缩在里瑟手臂上像一只乖觉的小黑猫。哪怕是面对致命的箭雨也不曾面有惧色,她如今依赖陌生精灵的手臂温暖。可能是离中心那棵大树越来越近了。

  “为什么,芬奇?与护卫队公然冲突?”

  “我听到了它的召唤,里瑟,因此我才会出现在西南角落的。”

  芬奇大师突然缄口不言。

  里瑟脱下披风为她挡风。

  “我不管你能看见什么东西。我只做我的工作……”在降落前,里瑟瞥了眼怀里的小东西,道。

“任何有威胁女王或是生命古树的……”

  “正相反 ”

他肯定的打断。

“她不会。”

  芬奇跟在他身后一瘸一拐的顺着古树嶙峋的脉络,精灵女王已经在上一层树冠等着了。

  “她不属于这里,陛下。”

  里瑟单膝跪地,托起手中女孩。

  女孩睫毛很长,哪怕在昏睡中也紧紧咬着牙关。
 
  “有趣,一半精灵族的血脉,还不足以引起生命古树异动。”精灵女王把玩着她长长的柔软发丝,似乎若有所思。

  “那要看另一半是什么了。”里瑟低头回答。
 
  大树开始抖动起它遮天蔽日的冠盖,唯有一缕阳光始终招摇在她身上。 

  精灵女王伸手随意的一指,女孩便沐浴在了暖融融的阳光中。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脱落,剩下一个粉红色的疤痕。女孩的样貌随之缓慢移形,耳朵变得尖尖,但精灵一族的样貌特征又随之消失,她缓缓睁开眼睛。
 
  芬奇看清了她的瞳孔,仿佛明白了什么,喃喃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

  女王饶有兴致的打量她的脸颊。

  “原来不是她的血脉引起了大树的异样。但是你看,多么漂亮的眼睛啊。……存乎人者,莫过于眸子也。你们可以放心了,让她跟我来。”
 
  “我在哪儿?你是谁?”女孩扬起头,清澈的眸子里倒映她这个年纪不符合的镇定。看见面前绝美到风华绝代的女人,看见她正慵懒的伸展腰肢,额发跌落露出尖尖耳朵,立刻低下头去。

  “你可以叫我……根。这里是精灵族之地,传说中的迷夜之森,人类不能到达之地,所以你应该问,你是谁 ?”

  “那好,我是谁?”

  “你跟我来。”
 
  女王推开一扇树门,一步跨入,整个人好像消失了。没等她反应过来,里面伸出一只修长的手将她也拉进去。这里仿佛是另外一个空间……
 
  她感觉到被一个沉重的圆滚滚物体当面砸中。连忙抱住,惯性带着她后倒去,背后摔得生疼。才后知后觉肩膀箭伤不知何时已经好了。

  “这是……蛋?”

  泛着银光的巨型蛋又凭空飞起,“坐”回了水中。是的,姑且不说树中闻所未闻可以淌着一眼活泉,她现在面前可是活生生一枚会飞的蛋。本来还算聪敏的小脑瓜当机了一会。

  “它很喜欢你。”根稍微带点认真的说。

  肖呆呆的望着呆在沸腾着的活水中的蛋,突然心疼的吐槽道,(她没注意到自己一不留神说出来了)

  “你……你拿什么来煮的蛋?”

  精灵女王突然有种扶额的冲动。

  “你来的正好,它想要你的血。”

  “我的血?做什么?”女孩缓缓站直,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双目已经仿佛粘在了蛋壳上。专注的目光让根很容易想到……

  “缔结契约。你生它也生,你死她也死的那种。”她对女孩语气轻佻而神色庄重的说着些烂话,“这是最后一枚银龙蛋,只有你,最后的驯龙者后裔才能孵化它。”

  女孩紧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属于她这个年纪的要崩裂的迹象。

  “要……要孵蛋?……怎么孵?”
 
  精灵女王·根感觉到一丝微妙的绝望感。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那种要吐血的挫败感。

  她神色颓废了下去,不久,重新换上一副属于精灵族女王那样惊艳众生的微笑。

  “傻孩子,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龙骑士么?”

她惊呆住了。

………………
(未完待续)
(我可能是有……有一种把所有东西都写成长篇的病……)

2.14祝有情人们情人节快乐(ㅅ´ ˘ `)♡

对于我可能还没有完全认清自己,打算过几年再找对象…虽然还是羡慕,但那么多年下来愈发喜欢自由自在………我祝你们从对方中获得的乐趣,和我从自己身上得到的一样多。

读那么多书,学的专业越来越复杂,接触到的社会越来越不那么和谐,越发想要写些单纯的东西。
ooc我的错……XD
最后, @寒秋不知寒 你点的梗,帮我取个题可好?实在想不出了,困=_=!

评论(3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