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最后一个顾客 <第三夜·樱与序章> (上)


第三夜·樱与序章  (上)

  
值得你流泪的人不会让你流泪。
                                       ----马尔克斯

……………………

恍若隔世,她在前面那个女人左弯右拐的开车风格中不得不双手抱紧她的腰。不然下一刻就能被甩出车尾。

……………………

在这些咆哮怪兽调转之前,年轻女孩一跃而上,root绝尘而去!

root那样的人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绝命逃亡,她一辈子像一朵优雅的花,想着终将凋零枯萎,却愈发盛开。

  sameen也从来没有试过坐着一个女人的机车后座离开现场。她可以从容不迫的消失在黑暗中,却没有办法拒绝一双绝不顺从的眼睛。

  
  “莎士比亚说,草地上凝结的露水仿佛凝结了月光……

    “什么?”

   刺客少女发出一声低沉的哼声。

   “这是一出多么精妙的闹剧。”root撩起头发,笑道。

“有演员,有编剧,有导演,有戏中戏,话外音。而我们,我的女孩,what are we?”

  女孩不语。

  从小她就能听到不一样的声音。喜欢站在屋顶与巨石之上,聆听风的声音。那些别人听不到的音波,在遇到反射、折射、共振后融合成美妙的交响乐。

   她长久的伫立于旷野,专注于这些风的歌声。后来她发现她听不到别的一些声音,但平静多过于失落。

  拥有灵敏的耳朵,风是她的好朋友。在空旷中,她哪里是独自一人,她简直拥有千军万马!

  这不该是宿命中的相遇,从内心深处。

  
  那也要到活着逃离这里才能继续下一场!

  …………

  一条银链从袖中吐出,利刃亲吻了一条两条喉咙,剩下的只有怒瞪。她下意识接过女人抛过来的手枪。

  “有时候,直线比弧度更有杀伤力。”

  来不及细想,拿起那把威力足以轰碎野牛头骨的柯尔特左轮接连轰爆了几个轮胎。飙车党横行的野路上爆开两朵火光。

  猝不及防的后坐力震的她手腕发麻,却依旧死死握紧,盯着越来越接近的追兵。

  这些大排量跑车都加装了保险杠,跑起来凶悍地能将对方撞下山崖。root虽然灵活,两个轮子还带着一个人是跑不过四个轱辘的。

  真不知道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为什么不能好好的逃走。可惜这确实是一个令人为之动容的举动,想象那个女人手举双枪交替连射,骑着帅气的摩托从3楼窗户一跃而下,枪火映照之下必定是美得惊心动魄!

  不愧是Root,地下网络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没有一个女孩能拒绝她,男孩子只能拜倒在她的裙下。

  谁都想成为那样的金光闪闪的主角,可是拥有这样胆气的人注定不多。飞蛾扑火看似疯狂,实际上是拥抱注定不被理解的孤独啊。

  root脸色已经平静下来,看起来不觉得要死了,她显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她们会提醒彼此闪避弹幕,前脚她让女孩朝哪个方向特定抛角掷一块C4炸药,后脚她就按下引爆,配合默契无间。

………………

  她们像是在刀尖上跳舞,在火焰中穿梭。

Root拿起最后一个小巧的手榴弹丢给她。声音平静,选择权在她手里。

  “save it.”
  
……

  女孩漆黑的发披散在风中,脸色一往如常的苍白。她眼神里倒映的星空闪烁了一下。像root这样的人无需猜测已经知道她的用意。

  “那是以防万一。”她似乎明白刺客的担忧。事实上若不是她时常看着她,这只学会刺杀却无撤退意识的阿萨辛早已横死某处。

  她教会了她珍视生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别误会root,她漠视生命,同样也不爱惜自己。但她手下的每一条人命都是价值连城。黑客只收取佣金办事。无关人的命她分毫不会取。

  收佣为地下网络造一处隐秘的营销网络只是她一时兴起,但她太精明了以至于不会不知道不应该知道太多了的道理----

  
  只是发展迅速的远远超出root的预料,她有着灵敏的嗅觉。察觉出背后大头来历非凡对于她暗留后门划走分红非常不高兴后于是立即销毁证据更换多重身份,甚至远走他乡东西漂泊 。

  那天帮助小刺客脱身固然有一时兴起的成分在,root却有另外一些打算。

…………

  飙车党群龙无首又被root震撼出场这一震慑,早已丧失斗志,打出来的霰弹也没有准头,却胜在人多。

但是她们确实已经快要弹尽粮绝了。还有200码远,而身前尽是平路----

  她将最后一把大马士革匕首连鞘塞进了她的皮衣里。低头轻靠在她肩膀上时终于注意到了那熟悉的气味,安心的皮革味道里混入了一丝淡雅好闻的Hermes香水味。

   年轻刺客不能分辨出离别感觉,却记得她带来的独特气息,在夜晚的风中是这样清冽 ,她终于察觉到了隐隐约约悲伤,在自己还未注意到之前已经长久存在着,在内心滋长发芽。

这是她遇到的第一个活的如此肆意妄为的女人。遇到的第一个……能听懂的人。

…………

    root专注于计算与驾驶,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她瞳孔中闪过一丝兴奋火苗。自言自语道:

  “到时候了。看见100码外那转角山崖了吗?我们弃车朝正北方向游过几公里,那里海崖上有一座空无的官邸。by the way,你学过游泳的吧,亲爱的Sameen?”

  来不及了。她内心默念道。

  root的右耳听力不好,自己先前便注意到了。但她却是暗器大家,后面的追兵……她们没有机会了。

  不,还是有的。只不过不是两个人。

  亲爱的女孩,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让你这么做的人不会让你哭泣。¹

  『再见』

…………

   机车咆哮声越来越洪亮,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声。

   root将油门已经加到最大。

   root喊出了倒数10。

   root感觉到两片湿润停留在她颈后。她突然僵硬住了。

   root用尽此生最大的力量回眸。

   root被眼前爆炸成一团灿烂烟火耀花了眼睛。

  “我有过一个契约。”

女孩轻声说,

“但我也有一个交易要完成。I go for a price.To keep you alive.努力的……游下去!”

………………
(未完待续)

………………
¹ No man or woman is worth your tears, 
  and the one who is, won’t make you cry. ——威廉·莎士比亚

(有点凉……小刀嗖嗖我的锅……○| ̄|_)

(注意此篇是HE  ಠ_ರೃ)

评论(12)

热度(23)

  1. 殇慕半雲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