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最后一个顾客 <第二夜·栗色头发的女人>(下)

第二夜·栗色头发的女人(下)
……………………

我越是逃离
却越是靠近你
我越是背过脸
却越是看见你 ¹

……………………

  root穿好衣服以后,从地上的包裹里捡起了自己放在一起的枪。 将被刺客嫌弃的热兵器插在腰后。

  少女步伐轻如风的飘过长廊,突然停住。身后女人几乎撞到她的头顶。

  她举起一根手指抵在双唇间。

  “有人。”
   

  root眼睛缓慢亮起,低下头看她  隔着不过一尺 ,眼前这个少女站姿笔直,目光空远没有定焦,流露出一丝嫌弃之色。

  “跳。”

  “what?”

   刺客伸手指向长廊尽头那扇江户时代的木窗----上面极尽寂寥的写意着女孩,樱花和白鸟,旁边墙上的冲浪图刻画着风与潮。

  “jump.”然后她按下了电梯门。

  “等等,你不要以为一个人……”
 
  “go。”

  女孩拉上面罩,袖口的刀光逼退栗色头发的女人。电梯承载着莫名的情愫下降,它承载着的突如其来的重量,朝过了root所能给予的本身。而她将带着这个『志愿者』逃离这里。

  …………

  root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跳如擂鼓。

  那么多年肆意的活着,唯有危机时刻才感觉到一丝孤独。她也想让她听到自己的声音。

  转身拉开步子跑向走廊尽头,敲碎一扇窗户,消失在暗门内。

[( ̄ー ̄)我就只想起了奔马律*]
…………

  电梯数字长久的闪烁着2,有几支乌黑枪口无情瞄准电梯门,安静里呼吸渐渐粗重,等待门滑开无论是谁被射成筛子的那一瞬间……

  地面上没有血腥味,头一波杀手们的智商不足以攻克root网吧的电脑。他们切断了电线和网线后悄无声息的等待,像是毒蛇潜伏。

  电梯停留了一会,又缓慢爬升到了3。

  见鬼,无论是什么人,这不是耍人么!

  杀手心中渐渐升起无名怒火。

  电梯在3楼下过人后又终于下行。然后又停留2楼了一会。

  就在这时,金属门突然拉开,地上淌出粘稠的红色。
 

  只需要多出一瞬。这0.2秒足够了。

  嘀嗒,嘀嗒。他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迟疑伸手去探自己的脖子。下一刻,血液喷溅至天花板,看到了一生最惊恐的瞬间,午夜梦回正在变为现实……

  弹雨倾泻, 其余惊弓之鸟一致调转枪口对这扇死亡之门一轮扫射。在同伴组成的肉盾身后,努力不致颤抖。

  雇佣杀手小心翼翼踏前一步以可观的职业精神仔细检查,暗中的刺客无声的哂笑。听到了么,呼吸加深加重,脚步深浅不一……他们在恐惧。而恐惧这种情绪,她生来并不需要。

  出刀凌厉无声,没入喉咙如同热刀切过奶油,在他们反应过来黑影翻身而下,两袖齐出利刃收割走一条条灵魂!

  日式建筑地型狭小的空间。刺客也能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威力,她灵活的转移腾挪宛若游龙,甚至拔刀横在前胸,子弹飞往身前也只是切开溅起火星。刀光闪电划空,指尖翻飞莲花!

  她踩着一波一波倒下的杀手朝门口接近,甚至已经在望了。但她停下了脚步。

  可是她明白没有用,她只是一个人,对方却有一整支军队。

 
  无数咆哮声由远及近,像野兽群此起彼伏,潮水般由远及近,轰隆隆几乎要震碎她的鼓膜。GT-R,NSX,FT-1这些日产廉价跑车大排量发动机组成了钢铁肌肉森林,想必里面装满了的也不是什么上班族小白兔,而是拥有合法黑色身份的真正暴徒。他们嗑了太多d和lsd,酒精在他们血管里咆哮,其中还有人挥舞着霰弹枪和mp5叫嚣----

  无论是谁在追杀她的雇主,背后阴险的手想把它伪造成一次黑道火拼,不惜为之花了大价钱。

  她的眼神没有半分波动,最后往身后望了一眼。修长手指缓缓握紧亚特坎长刀。

  小店门口R-O-O-T彩灯是暗的,灯管砸的七零八落。

  这一次回首,恐怕再没机会。

多年以后,清晨的硝烟里,还有人记得她的名字,记得一个年轻的阿萨辛刺客以这样王者的姿态劈下狂猎火焰的一刀……似乎比在新闻媒体直播前高调的,为不明缘由的愚蠢的袭击要好。还有那个栗色头发的女人,虽然她一直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救她,处于什么动机一直放她鸽子。

  足够了!

 
  黑色的眼睛里终于燃烧起来,眼前无数道氙气大灯的强光反射出手中长刀的烈烈火焰,刺客本身深潭一样的沉静。

  虽然没有万夫莫开的把握,但她有足够的自信超过扣动扳机的速度!

………………

  灯光很刺目,却并不可怕。迎着光所照亮的地方周围却尽是黑洞。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牢牢盯着车顶上的那个人。他在躁动的人群中没有任何存在感,但他仿佛是号令者。只要头狼没有下令攻击,所有野兽只能按足不前。

  盘膝而坐, 膝盖上横放着一把断刃。少女一眼就能认出是自己的蛇形剑前半部分。

  这个日本年轻人冷默的看着她。端坐笔直黑色的西装和雪白的衬衣,手腕处露出的纹身狞恶如夜叉,眼神桀骜得像孤狼。他一睁开眼睛,磅礴的杀气扑面而来 。

  她对决过他的老师,日本人有种无法理喻的仪式感,这个人尤为……登峰造极。他们用武士道与武士刀武装起来。可是他终究是不如老师的,他用千军万马来彰显他的必胜决心,这却正表明了内心的懦弱---真正的强者是不畏惧死的,因为他们从不输。风魔君固然输了,他也足够老了,有赴死的勇气。

………………
  对峙一刻,这一次少女缓缓竖刀入背后,没入黑色大衣中,这是波兰翼骑兵的刀术,用风衣裹挟刀锋迷惑敌人的眼睛,衣摆舞动暗藏杀招。

  毫无预兆她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几乎盖过了整只车队,重重踏地上前,直取中路!

  如果孤军奋战,再胆小的人总是有背水的勇气的,原来其实她到底不是一个人。

  哗啦!哗啦!

  不知何时对方也霍然站起来,拔刀藏在腕中。

他只知道那柄刀出窍了,但他看不到那柄刀的形状。

    因为太快了!

    他本能地拔出刀,是因为深知阿萨辛派著名的暗器足以无视距离,他也为此做了足够的演练,一招半式谙熟于心。可对方的第一刀居然不是斩向他而是逼近后立刻旋身斩向两侧跑车,两侧大灯几乎是在同一瞬间熄灭的,塑料和玻璃的碎渣四散飞溅。

    何等犀利,但对方可能一时间没想明白她的用意。

  长刀刺入车头大灯,身后玻璃破碎清脆的声音也是如此清晰,突然由亮至暗,一定是视野中的盲点。

  而正是此时身穿皮衣的女人在战场中央登场,是的,从天而降!

  雅马哈R6这样的重型机车配上她手中的长短枪,加上烧热引擎的咆哮,她一个人的气势像千万铁骑那样恢弘 !

  后面几排跑车的灯光将她的栗色头发和棕色眼睛照成璀璨的金色,铝合金车架上设计师镀银的签名线闪亮。

和那些中二又傻逼还贴着火焰拉花的暴走族一比,root才是真正的风骚之极,她如同临阵的女将军般沉稳的玩命,栗色头发在风中狂舞,长短枪交替轰鸣,明亮的枪火一瞬间照亮了前方的黑幕。

   root倾泻完第一波弹火后直接丢下了手中的雷明顿猎枪,车顶那枚装逼的号令者首挡其冲成为了新时代杀手之王隆重登场的表演道具。

 
  刺客不用眼睛看也知道她此时蜜色眼睛里荡漾着疯狂又狡黠的小表情。

  “毕竟现在这个时代了,自杀还是用枪方便些。”
  她带着小奶音哼声道。

-------------
¹  ---------【伊朗】Emran Salahi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