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肖根】对视 (yǐ ba 骨点梗)(中)

………………

  shaw背着双手站在ct室外面。厚重的铅门里面,root正在接受X线断层扫描。

  她是个医生,她精确的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多久。该死的,就像是犯人在等待陪审团的审判……她讨厌这种感觉。

  西装男从阴影里走出,站到了门前,她并肩的位置。手里牵着马犬的皮带。

  “root早晚会害死她自己的,我不管现在是HMX1有危险还是相关号码,我不想出去。可能让我直接掏枪崩脑袋。”

  “我不是来叫你追号码的。我想root应该需要很久的假期了。在她卧床的一段时间,我想一只良好训练的工作犬能帮你很大的忙……”他轻声说。

  “bear是只军犬,不是工作犬,Reese……但是谢谢。我现在不会很容易从Harold那里要到它。”shaw想了想,还是艰难说出了感谢的话。

  西装男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它能当只军犬,它能胜任任何工作,doc,跟你一样。我得回去工作了。”

  bear很安静的蹲在门口。乖觉的盯着门。

  shaw没有去捡绳子。一人一狗一动不动,变成了雕塑……

………………
  门终于弹开了。Dr.shaw解除了稍息状态,跑了上去。

  跟随轮床一路推到开辟出来的病房。然后病房里只剩下root。shaw并不愿意他们看到她。

 
  “给我片子。”

  shaw伸出手。

  骨科医师送上片子。屏幕上也已经投射出准确的图像。

  “三维重建看清楚了骨折线,Dr.Shaw。比较严重,伤及的不止是尾骨还有骶椎,评估Denis Ⅰ型,还好只波及了骶骨翼----这意味着她将会完全恢复,只需要……”

  “a surgery.”shaw抢过病例,转身推开门。身后的医师们想要跟上,差点没撞到鼻子。

   想要推门 被门口虎视眈眈的bear唬的不敢上前。只能尴尬退后两步,干等着。
 
  …………

  root趴在那里,安静又苍白。吗啡可能让她看起来温顺了不少。毕竟疯起来突破天际的时候也不少见。

  柔软栗色长发散落下来遮住她的脸。她抬起头,阅读医生晦暗不明的脸色。从中获取信息。她很擅长这样做,尤其是这张俊俏脸颊。。

  root靠读心术丧心病狂的练就了一手能无休止的调戏shaw而不被揍的好技术。

  “hey  sweetie,”她说,

“我很想问我们的baby girl ,CT scan结果如何。但是…她不告诉我…我想应该由你来说,亲自的,”

shaw喉咙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手里端着的塑料夹也僵住……

  她很想知道自己的手脚是不是失去控制了。但是她像小船一样,迷失在一片海面金粽色的波浪里。

   root,该死的,她才是船长。

    两个人长久的对视,root从她的表情里读懂了很多东西。她微微一笑道,

  “shaw,你不能为我做这个手术。”

  这让医生好不容易息怒的心情再次翻涌。

  “不,我来做。”

 
  这一回轮到root不言。她缓慢的,挑起了唇角。
 
  “no,damn it!我说了我会做!”shaw忽然将本子摔到她面前。

“这帮蠢材?不,他们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看看它!仔细看!别听他们或者是耳朵里嗡嗡的声音!这是骶骨骨折!使用手法复位-钢钉固定-切除尾骨!”

 
  “多少次了?”

 
  “what?”shaw一腔怒气无处发泄,拳头像打在了棉花上。摊手问,

“什么多少次?”

  “我在惩罚你,小可爱。是的,你-不-被-允-许进入我的手术室。去吧,顺便可以在急诊部多救几个『不可预测号码』”

  “you know what,whatever,”

    root目送她摔门而去。眼神微微跳跃。

  有一句话没有出口的是:

  『多少次了,Sameen,你为了找到我在哪里奋不顾身?』

  还有一句话隐藏在她的狡黠眼神背后:

  『对不起,我也在惩罚我自己。』

…………

  急诊室今日开启了红色警报,挤满了车祸,事故,枪伤患者,所有危症急症重症都送往这里……

  shaw黑着一张脸从墙上抽出手套就带着人往前抬轮床。

  “听我口令,小心他的颈部1,2,3!”

  “多处撕裂伤!伤口已包扎……”

 
“oh god……她在大出血!”

  “我需要锁骨下静脉包!凝胶!超声机!愣住干什么?6单位RH阴性O型血,生理盐水,马上!滚!”
 
…………

  root换上蠢萌住院服后安静的躺在轮床上,等待麻醉与OR就位。由TM筛选推荐了骨科医生,麻醉师,护士,甚至ICU团队……

  拥有一家医院对整个小分队的好处显而易见,而她和Shaw是首要的受益者。

  此刻她决心一个人奔赴战场,独自前行。

  但这和之前无数次独自面对不同,彻底不同------

  我们没有比他们强多少,不比他们任何一人勇敢多少,Shaw。每个人都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

  我们和他们唯一的区别是,我们需要为彼此一直活下去。所以我们需要相信彼此,即使在不同的道路前行。。

  看见举起的针管。她微微点了下头。
…………

  “给我取纤维支气管镜,这个孩子囊孢性纤维病并发气管粘液栓。”shaw向后面伸出手。

  “我能做到那个,Dr Shaw。你是个外科医生!随时可能需要额外的人上台。”住院医生善意道。

  “相信我,我得确保自己忙起来。”shaw依旧抬起手,看着管子道。

  “我相信,事实上,电台里说一位女士驾车撞进了人满为患的咖啡店,10位以上患者在路上。E.T.A 5分钟。主战场需要你,Dr Shaw!”

  “确保他的左右支气管都清理干净,完成了之后再向我报道,clear?”

   医生已经跑出去。“目前有什么了解?我希望空出中心区域!”

  …………

  “丙泊酚5ml,please。”

  “汇报心电数据。EKG?”

  “体征?”

  “血氧饱和度正常,呼吸速率正常,心律正常。体征稳定。”

  “好,我宣布开始进行骶椎正位术-尾骨切除术,首先 与第四骶孔水平切开,牵引复位-固定 ,然后纵行向后,以Allis钳固定向后下牵引,沿尾骨上端至尾骨尖解剖,避开骶中,骶腰,骶下动脉与骶尾神经分支,切除尾骨后缝合。有任何疑议?”

  “没有。”助手们点头。

  “OK,开始消毒……”

  主刀医师伸手……

…………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