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3.0

(我错了……)

…………

8:00  AM  NY

她皱眉看到桌上一堆病例。

  然后shaw炸毛了。她抓起电话,按下一个号码。

“Meredith!”

  正在护士站和胖护士长闲聊的实习生抖了抖,差点钻到了桌子里。四处张望。

  “她在哪?”

  “30秒内到办公室来。”
  shaw阴森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

  “呃……”

  “……good luck。”护士长拿出自己的一只听诊器挂在她脖子上。

   ……

  “这些是怎么回事?”

  “…dr Scott让我放在你桌上,其他门诊需要会诊的病人…”小实习生弱弱的回答。“主要是神经外科。”

  shaw气呼呼的摔在桌子上,
  “告诉他自己去啊!我不是主任,不是专家,”

  “但是他说您有一双不一样的眼睛。plus,我听说医院多出来一个职位外科研究员,主任在您和一些年轻医生之间难以选择,打算再观察一个星期”

  “Meredith,”shaw抬起头,

  “我不需要那个研究员位置,我喜欢急诊。一本正经的开会讨论不适合我。不适合Mark Grey,如果你将来要超越那个老混蛋,你就要记住一件事情,okay?你要擅长所有学科。但你需要喜欢那么一两个。”

  Meredith无话了。shaw的说法和导师完全不同。Mark很少有人知道他擅长什么科---他基本上擅长所有手术。。

  “心胸外科,”她面无表情的盯着若有所思的Meredith一眼。这一刻某人很无私的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Meredith发觉自己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了解dr grey了。

  “why?”

  shaw烦躁的挥手。

  “我猜的,Mark那时候就已经是大外科主任了,这些归你了。思考题做不出来今天不用进手术室了。”

  “……”

……………………

  会诊等了很久
,dr shaw没有来。

  小实习生探头探脑的钻进一个脑袋,一只手。

  “e……dr shaw sent messages about patients,”

  潦草的几句话。写着建议的手术方案。

  一位戴眼镜的医生友好的拦住了她。

  “Meredith,where is she?”

  “急诊抢救室,dr Simmons,她说她应该在那儿。”Meredith低头,然后抬头按照某人所说面无表情的回答,理直气壮的。

  神外科老总看着他以前唯唯诺诺认真起来兢兢业业泡病房的小实习生。她脸颊通红,却是理直气壮的站着。  想起Mark grey对他说过的话。

  在所有后辈里,他只看到过这个小孙女有类似于shaw的眼睛。

  “你知道她写了什么吗?”主任再问。

  “知道。”Meredith开始觉得眼神有些诡异了,万一dr shaw只是随便扯了几句没有实际帮助的那岂不是夹在火上烧。。她瞄门缝,准备下一刻就溜走。

  “take her seat,intern,”她的旧导师道,

  “你的导师说这些建议来自于你。'实习医生Meredith Grey研究分析如下,'如我所引述,dr shaw建议手下实习生 Grey参加此次会诊。注意,她加重了参加二字。”

  Meredith一下子傻眼了。

  “但是她…是在考实习生基本基础啊,我说的方法不止一个,她审阅同意了…”

  “那就是问题所在了,小实习医生Grey,”Simmons温和的看向她的眼睛。“在我们医院,确实可以这样做。只是大部分都不愿去做而已。”

  Meredith感觉怪异的坐在一堆成名医生中间。他们用善意的眼神看着年轻人。

  “你知道谁这么做么?Mark Grey。”旁边一个不认识的医生戏谑的调侃到,
“主任,主治,住院医生,实习生,在他眼中没有区别。只有医生,和病人。你的老师?哦,上帝啊,她肯定坐过这张椅子。而且上面写着Mark Grey两个单词,”

    Meredith哑口无言。

  “你以为所有人第一次坐在上面都镇定的侃侃而谈么?大错特错,再多的准备也没有用。”

  Meredith深呼吸了两次,然后竖起耳朵仔细听。  尽管人生中第一次『参加』会诊她没有提出任何建议,反而在总结治疗方案后弱弱的提问了一句。但有个医生依旧给了她一个回答。

   这就是收获所在了,她想。

…………
   走出去前Meredith身为实习生的觉悟还是留下来将所有东西整理整齐。

  前导师Simmons坐在原地写着会诊记录。

  “呃,那我就回急诊了,dr Simmons,谢谢你们原谅dr shaw的…任性。”她将百叶窗拉开。

  “跟着她学到的多么,Dr.Grey?”很少被喊这个姓氏,Meredith紧张的浑身毛都倒竖 。

  “……我不知道,dr Simmons…”Meredith慢慢转身,看向窗外。“dr shaw和普通医生非常不一样。她从来不走寻常路,风评也不是最好的…看起来有些粗暴,无礼,不尊重人,喜欢冒险和挑战--即使在拿病人的生死挑战。她甚至把重要手术丢到了一边,丢给我和另外一个学生去做。她是个很糟糕的导师,不是吗?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不后悔能当她的学生。甚至……觉得非常荣幸,当然,跟着您学习也是非常庆幸的,但和在您手中学习的荣幸是不一样的。”

“是么?有幸能一听吗?”

  “dr shaw有一大堆缺点,却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我们都不能否认,尽管看起来缺乏情感,却比我们这些宣称有医者关爱的人做的要好。”

Meredith开口道,然后有些自嘲的道,

  “其实在我和一部分外人看来,我也是疯了。我的实习期还有3个月就要满了……离开外科最知识渊博技术精湛的主任您,去跟着一个近10年没有在正规医院工作过的新来外科医生,某人自己还有一大堆的问题待解决。”

  “但是?”Simmons医生温和的看向她。

  “我亲眼看到dr shaw用她非常粗暴无礼的言语唤醒病人的求生意志,看到她毫无犹豫的跟EMT出诊到危险的现场,抢救病人直到跟进手术室,看到她从手术室冲出来,毫无畏惧的朝歹徒开枪--
    她自己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只有一颗心脏。看到她僵硬的抱着病人的婴儿直到她找到家属,顾不上吃饭。我看见她下手术从不休息,义务在急诊室帮急诊医生看病。dr shaw在手术中稳定冷静如磐石,我只有在结束手术洗手时才能发现她浑身冷汗,手开始颤抖。加上一条…”

Meredith深吸口气,说出了自己最大的疑惑。

  “dr shaw真是一个怪胎奇葩,所有主治医生让实习生做的事情,她都会自己做一遍,至少检查一遍。检查,写病历,记录,她的桌上永远会有自己的那一份。我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时间去做这些。但她其实不需要实习生,她不信任我们,或者说是布置作业,她是在教我们。”

  “她是很特别,Meredith,行别人不为之事,有别人没有之品质,有好有坏。”Simmons的沧桑眸子和shaw一样经历丰富 。“这些坏的似乎很恶劣,她竟然派了个实习生来代替会诊,丝毫没有将我们看在眼里。但你仔细一想都能发现其理由--她是个坐不住的人,一个军人,战士。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急诊才是她的战场。。但这些好的品质……却是我们这些人经历再多,技术再精湛,知识再丰富也学不来的。Meredith,根据我这么多年看到的事实,跟着这种人,你不是毁灭即是巅峰,没有平庸或者优秀一说。正如那天才的sameen shaw 就是陨落在了同样的这种人手里。她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医生。”

  『是的,先生。』Meredith深吸一口气。『我现在有些明白我祖父Dr Grey说的话。“Meredith,去跟着她,首先不要想着怎样做一个优秀的医生,先学会做一个优秀的人”,因此我也做了自己的决定。』

  “那么,Meredith,我很高兴你离开了我,去跟着Dr Shaw。好的学生总是会有,会变成好的医生,但很少见到特别的医生出现。我现在一点都不介意。”

dr Simmons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你得到了一个超越那个伟大的Mark Grey的珍贵机会,在一个资历轻轻的医生身上学到医学院和医院没有教给你的东西。去吧,到你该去的地方。”

  年轻医生轻出了口气,终于说出肺腑之言,感觉真好。急诊室应该有大堆事情等着她,得快跑了。

  ……

(好像锤子戏份是多了点,)
(明天开始考试连环炸……😭)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