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6.7

存…存活…确认?

……………………
  Dr shaw是个会找乐子的人。

  医院职员那一晚完全刷新了对她的认知。或许在以前她就是会找乐子的类型,狂放不羁,自由无拘。但她这是第一次展示root同时找乐子,这又是另一种类型。她们毫不顾忌的在DJ台上亲吻,在舞池中交换舞步。shaw这一切做的至少在普通人水平以上。她试图使自己格格不入于社会,却融入伪装的那么好,危险而又温和。

  跳完最后一支舞以后,她们互相拥住对方的腰,然后笑着离场。

  自从shaw的回到小分队后,Reese对她的态度就又别扭又异样,好像恐龙变成了小怪兽。shaw有时对root抱怨说,他Reese都可以当个高酷疯,而自己为什么不可以“正常”工作。她还是个响当当的执照医生呢。

正如Harold所指出的,shaw回归对整个团队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意味着更安全,而他们却都想保护shaw,所以态度就别扭肉麻的可爱。可他们是亲爱的战友啊,shaw只能啃着三明治不满的瞪着屏幕。

  root坐在图书馆唯二的电脑座位前。

  这是新落成的图书馆基地,属于小分队的新安全屋。shaw一踏进这个地方就被它深深吸引了。
   Harold有一种对古老秩序和文化的偏爱,经过小可爱root改造后可不单单是散发着古书气味和煎绿茶气味的地下室,而是真正拥有指挥室,射击场,健身房的作战基地----还有阳光。

  没有任务的时候,她还可以给root泡一杯英式红茶或者咖啡,看她坐在身边,优雅的手指翻开书的扉页。阳光从外面哥特式雕花的铁窗外投进来,将她的瞳色染成蜜色。

  照顾到队伍里一名专业医生的职业精神,他们还加建了一个真正的手术室和病房。

  shaw爱上这个地方,不是因为第一眼的惊艳,而是因为是她在纽约的街头独自徜徉,队伍中幸存剩她一人一狗时,没想到未来会是这个模样。

  root在地下铁的卧室完好的搬照到了新图书馆,为此她虽然吐槽满满,却没有阻止那个女人像个小女孩般指挥Harold和Reese叔搬着衣服。

  她当着root将那些危险的地氟醚搬离了她们的木箱子,锁进了药柜。Harold告诉过她root在和TM谈判时都拿它麻醉自己的疯狂举动,而这在医生看来鲁莽又不专业,必须予以矫正。然后在紧急医药箱里换上更安全的杜冷丁,可待因和可的松。喉管和面罩换上新的,搭配上自己写的“使用说明书”以防她不在的时候乱来。

   有些夸张的是她从医院搞来了一台除颤仪。然后满意的召集这些半路出家的义警们,教他们怎么读心电图,区别抢救室颤和怎样使用利多卡因。

  “我们得提升服务,不是吗?”她得意的挑眉。

  “是啊,你最专业了,Dr shaw。所以为什么不继续当你的EMT?”fusco气喘吁吁的道。他刚练习将Reese的“脱臼”治好和一次次练习尝试做对正确的CPR。

  shaw嘴角微微掀起。
  “Lionel,你有没意识到Dr 其实是个学位吗?有个MD不代表着我得当个唠唠叨叨的保姆,shooting is good for me。”
  …………

  从图书馆出来,shaw牵着bear和root在路边走着。

  那个鲜亮的用虚情假意点缀的开心的小天使,她们在公寓过了一个激情下午和温馨晚上,却没有一个人提起过shaw想象中的那场婚礼。

  “想吃冰激凌吗?”shaw轻喝住想要脱缰的马里努阿犬,

  她扬起脸,露出两颗犬牙。“absolutely,”

  街边的土耳其冰激凌非常冷,也甜到粘牙。小黑客有些心虚,她不知道shaw是否已经知道她的打算-----医生不许她吃这些东西,总是按照特定食谱来。

  再回到这座快节奏的城市,看似她们在人行道一侧等红绿灯,其实好像她们总是在逆着人流前进,逆着时光,逆着历史的脚步,需要紧紧抓紧手边的东西。

  穿上这一身在人群中不显眼的衣服,她在黑客的眼里却像一块磁石牢牢吸引着。
  叮铃铃铃……

……………………

  此时在图书馆内,西装男和Harold正表情惊叹的站在巨幅画架下。

  “我猜Ms shaw还有待于我们深入了解……”Harold与Grace对艺术的痴迷使他们一拍即合,他收到这幅画后特意将她带了来,而红发的女士见到这幅画,连帽子围巾都来不及拿下来,快步走上前,吃惊的合不拢嘴。

  “Harold,where did you get it?”

  “你喜欢它吗?”Harold惊叹的瞪大鱼泡眼,grace伸手轻轻触碰颜料 那些涂布的色彩,在阳光下呈现不同晶莹的色泽。

  揉杂了不同画派的技巧却毫无偏颇的写实出来的那条河,那座桥,那片钢铁森林和破出层云的金色阳光……由于画者本身的冷静与毫无感情掺杂的下笔而纯净自然,也因此从极静的画面中爆出绚烂的浪漫主义……

  “S.S,”grace看到右下角的签名,轻叹道,

  “我看过这个名字一次,印象深刻,这位年轻的画家虽然笔力没这么老道,但可以看出其独特。I mean,没有一个画家 能做到不对作品产生感情的。”

  Harold和Reese看着她。

  她呆了呆,“我看到一个sameen的快递包装……难道?”

  “S.S,Sameen Shaw,”Reese叔看向窗外,努力使语气更自然一点。

  “这幅画对我们意义非凡,它也是出自我们团队里最年轻的成员之手……落款在12年前,画家大学毕业之前……”Harold拿起准备用来装裱画作的画框。

  “当我说shaw应该使用她的魅力而不是她的武力时,我错了……年轻的shaw确实魅力无穷,只不过凡俗之人体会不到她的无限魅力……只有root,一个同样觉得自己不正常的人get到了……”Reese有些懊悔。

  “……
  but why?
  why here?
  ....they are all meaningless....”

  Harold重新退回 时光逆流,去打量那时的特工小姐,他一届有感情之人怎么能理解,一个感情尘封的人的内心世界呢?

……
  这时一个人的声音气喘吁吁的响起。

  “nice piece of work,garce女士,”

  grace转头看,警探fusco也到了。

  “不是grace,是shaw……”grace继续修缮着画框,

  “什么?!怪不得------”detective看起来很吃惊,后来想到了什么的样子。

  “怪不得什么?”大家的眼睛都看向他,

  “……
    记得那个女工程师么?男朋友水电站那个?其实是疯子小姐推荐了那家约会的餐馆,她说她父母在逃出伊朗后,第一次约会的地方,Hudson河畔。i know her love this place,it's the best place for her,”

  “what?!…………”

  finch迅速坐下来敲击电脑而Reese摸出电话。

  “3月20,波斯新年……root说要带shaw去一个地方……”

  “oh god,root黑进了纽约最繁华地段的电网……”Harold惶恐的抬起了手,犹豫着要不要打断。

  “Don……”

  Harold的屏幕突然黑了,Reese拔电源的行动落在半路。

  “she   wants  a surprise for sameen ”屏幕上亮起一句话。

  “shaw重新修好了root,我们只希望她们的生活越来越……colorful才好。”

  Reese露出个龙猫笑。拍拍他的肩膀,从桌上抓起那把印着银标的车钥匙。

(段1)
…………
  『当我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酒的时候,我在想,愚蠢的人类为什么一定要在某个地点做某件事情……意义何在?』

  『因为特定的纪念可以放大感觉,sameen』

………………

  root和shaw在那家餐厅约会。

  她知道shaw喜欢这家餐厅外的夜景,也知道这里对她的意义。她点了美味的牛排,甜点是冰激凌。给她倒了香槟。

  root起身带她去天台。

  穿着黑色镂空裙子的shaw眸光深邃,安安静静,仰望星空。

  特工小姐的傲娇是不会来同一个地方两次的。root只是陪着她,热情调情的话语毫不吝啬的扑面而来……她寻常控制眼前这个小反社会杀手的方法,百试不爽。
  “喜欢星空吗?”

  shaw看见了她的眼睛,root很少用这样温情不带笑意的眼睛看她。

  『万物皆空,宇宙永恒,』

  『well,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你我既然已经是系统内那永不停息的噪点了----我们从薛定谔的箱子里爬出来了,不是吗?一起的。』

  shaw轻叹一声,将她空气中有些凉的手揣进手里。“root,don't ruin this moment.”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个拥有亮色的波斯新年。身边有可以爱的人,她们身处Hudson河畔。

  “how beautiful,sameen,”她俯身在她耳边道,梦幻般香水气味笼罩了鼻尖。“happy new year.”

  对面高楼 闪烁的永恒灯光组成的“星空”骤然暗了下来,从一个角落开始席卷整个曼哈顿区。

  night  changes,but we are only getting older,

  it will never change us.

  这一天晚上,没有月亮,漫天的星光撒下来,星座间遥相呼应的光璀璨温暖。

  纷杂的世界淡去,只剩下她们和星空。

  shaw扬起头,沐浴在Hudson河畔的星空中,宛如置身于30年前的第一次约会。她们被周围的世界打磨的忘记了身处这样美丽的彼此身边。

  既然忘记了,就要重新拾起。

  大楼开始亮起,组成了一副灯光画
  shaw目不转睛的看,假装没有注意到root将盛满灼热爱意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4 alarm fire,remember?”
  “yeah sure root ,maybe someday,”

………………

  国际知名黑客『根』的最新轰动性杰作便是黑进并控制了曼哈顿区所有的电网。这让FBI焦头烂额。

   这很root,任性,骄纵,肆无忌惮。

   但和以前比起来,破坏性简直九牛一毛。她年轻的时候呢,随便写个代码例如蠕虫,震网就能在几天内感染几百万台电脑;不开心或者非常开心的时候呢,能黑五角大楼杀个七进七出。

  要知道,很多地下网络看着这个神秘黑客纵横捭阖的家伙们都在暗自嘀咕这位超级VIP改吃素或者被诏安了呢。

  root的作品已经变少了。但拥趸还是一大把的。

  某一天这个代码尾号坠了无数“ROOT”的用户冒出了水面,给朋友们发了信息。

  一片撒花庆祝。地下世界沸腾了。

  『root is getting married。』

  最先在地下论坛冒出来起哄的便是她的三个宅客小队的boy们。

  『什么情况?boss?』

  『你结婚了?with whom?!!』

  『情况就是这样,boys…』

  『请客,』

   『五角大楼示范教学』

    『同上』

  『附议』

  『那是5年以前了,早示范过了,你技术不行,唉……』

  shaw想象过宅客们的世界,还是跟想象中不太一样。比如此时她盘腿坐在沙发上,面带蜜汁蔑视的看着飞速跳跃的屏幕,十指如飞。

  『第一个破解root大神黑进电网办法的人有彩蛋。。』某个家伙跳出来喊道。

  下一刻被root狠狠揪出来关了小黑屋。6666……

  她就用一台看起来相当普通的笔记本和地下世界不知道哪里的服务器的黑客们交流。

  喊着求照片的人愈演愈烈,shaw坐在她背后看的嘴角抽搐。

  『这些nerd就不知道适可而止吗?哪个是你的小弟们?告诉他们我会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打一顿。』她手指着一个ID,
『是这么?』

  『不,亲爱的,那是Harold……』

  『Harold Finch?OMG,世界是怎么了?』

  『Harold开创了Internet,把它从美国军方手中释放出来,展示了它的威力,他还创造了监控美国大陆的超级AI,这样一个黑客鼻祖,你以为他就是小白兔吗?他内心的小邪恶也是很可爱的。不过我觉得他浮出水面的原因在于批评我黑了人家电网。。。』

  果然,Harold就发声了。

  『闺女,下次不要搞这么嚣张没格调的事哦,来来来,我们讨论讨论……Thornhill新协议的构建』

  root翘着精致挺翘的鼻尖,哼了一声,

  『老婆优先,爹地靠后,……』

  shaw可以想象两大宅客是怎样透过屏幕大眼瞪小眼的,root敲下电脑的样子就像当年一样嚣张俏皮又可爱。
Harold惶恐的鱼泡眼惊吓的瞪直,教条般冗长的话语令人发指。

  毕竟这个女人差一点就飞升成了机器上帝,不能指望她乖乖当着凡人。

  前特工小姐学习的速度很快。毕竟有着过目不忘的好记忆和身边女人『手把手』的亲自教导。shaw很快用一个竖中指的表情鄙视了在纽约另外一个区的落地式大宅里瞪着笔记本屏幕的Harold。
  “OMG,两位女士原来在做这个。。”

  Harold惶恐不安的推了推眼镜。
  “怎么了,Harold?”grace托着晚安咖啡过来。

  “是Samantha,她在教sameen使用黑客网络…这两位女孩都是某一方面顶尖出色的人物,我无法想象她们真正在一起后会互相学习到什么程度------很恐怖,可以预见,root的电脑技术和shaw的生存追捕能力…”

  “那不是更安全吗?感谢上帝,她们救人于水火,黑帮和邪恶AI不会因为她们长着好看小脸就不扣动扳机。”

  “root第一次徒手扭断Samaritan特工脖子的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她身上充满了shaw的影子,才意识到两位女孩对对方的意义非比寻常……她们会选择让对方活下来。”

  “如果那不是爱的话,那是什么呢?Harold?”
  ………………………………

TBC
(又来一发大糖😄)
(我居然还活着。腰疼……强迫体位-仰卧位中)
(本Po表示很惊悚。。马上就要…就要……破百了(ಥ_ಥ)  )

评论(2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