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2.8

.....

  shaw冲出去的时候只穿着手术服。顾不上弯腰躲闪,竖起耳朵仔细侦查,尖叫声已经表明有人倒地,那也差不多说明医院保安已经倒地。

        耳边机器告诉她发生了什么。她面沉似水,像激怒的君王般眉锋凛然,又如被挑衅的武士般目露凶光。

        护士们抱头躲闪,看见医生阴云压顶的沉重怒气,如暴雷般霸道登场,巨锤般悍然砸落。内心有些许安然的期望----

    在shaw心中,这两份工作是截然不同的,她其实都热爱着。一边是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一边是握手术刀的白衣天使----这片诊室是安宁之地,是安全之地,不容许有暴徒玷污,因此她非常愤怒。

    而为ISA工作的时候她学会了,打击暴徒的最好方式,不是楚楚可怜的祈求上帝,而是雇佣比魔鬼更加可怕的恶人将他们踩进地狱。

  保安已经倒了两个,血流中地,她只能最快速度笔直的插进交火的区域。

  起因应该与医院无关,耳边的声音冷静的快速的说着什么,
  “shaw,这是意外,不可预测的部分谋杀。”机器的声音流露出一些类似于Harold那样不断战栗着又古怪坚决的价值观,它也对没能救这些人而感到遗憾。

  这比较难以忍受,自从shaw接了这份兼职以来,她处理的大部分都是这种既不是相关也不是非相关的『意外事件』,而意外事件糟透了。

  但医生依旧是往前走,大踏步的推开门走向急诊-创伤中心。

  “蹲下。马上。”她抓住一个往里面跑的实习生,往柜子角一丢,自己也迅速闪身,

  众人狼狈蹲下的同时看到战场归来的医生半蹲下,从脚踝边枪套里摸出一柄乌黑手枪。手术衣一式一样的直筒裤下她穿的竟是一双军靴……

   深呼吸一口气,藏在手术服下肌肉群潮水般起伏,她回到了那种状态。
    动作熟练的如同直觉,千万遍重复留下的肌肉记忆不需要回忆。

    猜测她是多么英勇的士兵。在她失联的那么多年里打着怎样殊死的战役,然后每到一处哪怕孤军奋战都能坚守如磐石。何况她不是孤军奋战----

  她的眼神森严漠然,单手抬起手枪,膛线与眼神平齐,脊背挺笔直,走出那个柜子后就一边往前踏步一边连续扣动扳机,直到最后一个暴徒惊慌的冲她开枪。

  她没有躲闪。可以说是平静的将今天最后两颗子弹送进他的肩膀和膝盖。这一切经过不过几秒。shaw已经结束了战斗,吹了口硝烟。

  身后就是无辜的孩子,漂亮的女护士,躺在轮床上不能移动的患者,医生也已经无处可躲------

  “你知道吗,在几年前我不会对你这种人渣如此仁慈,我会直接爆头而我从不失手。”shaw将手枪收起,捡起地上的一柄发烫枪管,退出弹夹看了一眼。

  脸色骤然狰狞了几度,凶残的目光像是要撕开他的喉咙。
“什么样的混蛋会用空心弹?”

医生双手将凄厉哀嚎的大汉直接从地上揪起来,握枪的手重重一个反手抽回地面。黑色军靴踩在他受伤的手腕,碾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看着我,我可怕吗?hell yes,我就是魔鬼,不像你这些胆小鬼,需要带着杀人凶器来壮胆。这家医院...这家医院,”

她嗜血而暴戾的神色相当可怕,

“Mark Grey不管在多么亏本的时候都开着这间创伤中心,为了治愈这些可怜的人,让他们重归家庭继续不幸或者幸运的生活,虽然我不像他那么好心……”

  医生轻声的说,残忍的将他放开,没有任何温度的唇角冷笑。

  “而我,我既能杀人又能治人,老实说,我不介意用那种方式......只要能让那些人晚上安全回家有个好觉。”

站起来踢开所有的枪,穿行过一堆吓的发抖的人们,她扭头对护士台说,眼眸莫名深沉,

  “现在安全了。打电话,喊几个其他外科的人来帮我手术。马上!!”

“dr shaw!这里需要帮助!”从角落爬出来的护士长抬头喊。

  打起精神奔赴第二场战斗,她跑过去来到病人跟前,利索的双手一分撕开衬衫命令一个实习生“使出吃奶的力气”按住出血的洞,她还有两个躺在地上的保安要抢救。

   气管切开,胸腔引流减压……等他们中勇敢的及时推着轮床拿着盐水跑过来,shaw也对伤情有了基本的了解。

    陆陆续续的医护人员加入她们,手和牙齿并用撕开一条条一次性管子,稳定的一插回血,另一个人腾出手来举高……实习生们不顾衣服上血迹跳到轮床上按压cpr,护士清空创伤室,准备手术室,连续不停打电话呼叫各科老总……

    直到轮床被其他地方赶来的蓝衣们簇拥推进手术室关上门的那一刻,他们仿佛才回想起发生了什么,双腿酸软的坐在地上或椅子,听到自己心脏如擂鼓般跳动,加深呼吸还觉得缺氧,冷汗顺着额头与后背滴落……

    这一刻他们表现的才和受惊的人们没什么两样。

  医院惊魂未定,这根定海神针插在那里,OR外的灯忽闪忽灭。

  『正在手术中』

  ......……
  警察叔叔怎么也没想到阻止这场凶案的人也同时是这家医院最优秀的外科医生。

  两名警探无奈而又认命的站在门口。

  Meredith率先推着一台病床走出来。

  “嘿,”他们等待着有些不耐烦,
  “dr shaw还没有结束吗?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她。”

  Meredith拉下口罩,疲惫的小脸唯有蓝眼睛炯炯有神。她也是在手术中听说shaw冲出去把这群在医院交火的混蛋们打趴下。她觉得更难做到的是率领这群惊吓过度的医护站起来几台高难度手术同时进行。

  “哦,还没有。警探们,我是她的实习生,你们可以叫我Meredith,dr shaw正在手术中,急诊室的保安弗雷明先生腹腔中了一弹,打碎了门静脉,碎片流进心脏会很麻烦,还在抢救中...”

  “她还要多久?”
  “嗯...大概很快吧。”她又拉上口罩,

  “等等...”警探们还想说什么,金发小美女已经拉上口罩推着车走远。

……………………

  手术室再度滑开门。

  shaw看到门口站着战友John和detective fusco。
  她摊手道,

  “怎么了?”
  “are you okay?”李四叔先于fusco问。

  “wow,等等,你不许碰我。我没事。”shaw瞪大眼睛,将手上沾血的手套丢进垃圾桶。
  “怎么了?”

  “root正在任务,让我和fusco帮忙解决医院的事情。你的病人怎样了?”李四叔瞟了一眼里面。

  “还好,休息3个月还是一条好汉。”shaw朝Paul使个眼色,后者咳嗽一声,随护工与医生推着病人到ICU去。

“院董真该提升下安保水平了。。机器说她没事。”

  “yeah,yeah,就知道她没事,疯子小姐什么时候有事过。”detective fusco摸出手铐,  “我猜你不想出名,就自作主张将记者全赶走了,”

  “我也正要这么做。”shaw取下听诊器,套上白大褂,“哦,谢谢。现在我还有工作去做,走好不谢。”然后她将西装男晾在了原地。

  “看看看看,人家特工小姐对day job是多么爱岗敬业。”

  John抑郁的看了她一眼。“shaw做的是以前的工作,她其实喜欢当医生。”

  “什么意思?你不喜欢当警探?那别老是把detective riley的牌子拿出来用!因为这是我的生计工作!”fusco差点和他在医院手术室门口,吵起来。

两边来往的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
好累啊。。。

评论(2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