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2.7

....…………
 
 几个护士与医生一起夹道欢迎,看到一个精瘦的,冷峻的医生shaw准时踏进急诊室的大门,迅速收敛八卦。

  “干嘛,”她说,随即扫了一眼护士站,哼了一声。

  “没有欢迎咖啡啊?”

  大家都习惯了Dr shaw喜怒无常,这在诊室使无数实习生学会了面无表情的行走来去--他们总不知道下一刻实习生的上帝带着怎样的心情出现。

  解决完一名受伤的警察,缝完几个刀切到手指的,shaw洗手准备享用午餐。小疯子就在那样的阳光下降临到shaw独自占领的角落。她穿着紧身皮衣,围着一条大围巾。

  即便如此那两条长腿还是一登场就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那效果是……灾难性的。

  昏头昏脑的实习生像打鸡血了的朝那边瞄去。已经是老司机的色*狼中年医生们偷偷漫不经心的瞄一眼,继而希望给这位美女留下深刻印象,然后开始评头论足。

  “我今天带错枪了,”shaw慢悠悠的道,却没有翻个白眼,“我以为USP够用来防身。但盯着你那两大腿的眼睛绝对超过了弹量。”

  root撑在桌上,露出一个神秘兮兮的笑。
  “relax,honey...很快你就有新乐子了。”

  “我好不容易威胁TM删掉所有视频,root,”shaw无力的吐槽着。“我只想吃个饭...”

  咔嚓。某人拿起医生盘子里的苹果咬了一口,汁水四溅。抛了个媚眼。“委屈你了,doc,”

  好极了,她额头青筋挑了挑,但想着这位是她未婚妻Samantha·trouble·Shaw,终于忍了下来。

  “话说你的号码?解决了?”
  “我是个技术人员,亲爱的sameen,”root翘起大长腿,“Harry都没有我擅长挖黑历史,小菜一碟耳。”

  “你的汉堡和薯条,热可可。Dr Shaw,have a nice day。”

  属于shaw的汉堡终于在服务生的旋转跳跃中降落在她的桌子上。她犹豫了一下,伸手按住准备起身下一单的卷发长腿,对医院餐厅的服务员做出一个最“善意的”笑。

  “一份墨西哥鸡肉卷不要辣不要辛辣蔬菜,加一杯蓝山咖啡加奶不加糖,谢谢。另外 友善提醒一下 ,make it quick,她是医院新老板。”

  root甜甜的一笑,端庄大方的摆了姿势 在全院色狼的注视下,亲吻了shaw的嘴角。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冷漠寡言的小个子医生没有躲闪,甚至是抬起另一只手在她脊背上顺了顺…………

  冰山脸没有躲闪!院董对她的青睐看起来是热烈而大胆的追求,而她接受了。

  “那很hot,sweetie,我想留个吃饭的时间也不错。尤其是...和你在一起。”

  是的,在阳光明媚的中午 ,小鹿般眸子的女人坐在她对面,似乎驱赶了手术室里一天的紧张和繁忙,终于回归一点点的慵懒,像松饼一样香甜松脆。
  尽管她腰间也别着两把S&W,神色疲惫,刚从某个战场归来。
  ............

  shaw的实习生习惯性的坐在她相隔两桌以上的座位。刚才root突然站起来亲吻导师shaw的时候,他们才发觉原来这两个人真是在谈恋爱---这太劲爆了!

O(≧▽≦)O

  伸长了脖子恨不得带着听她们的话。Meredith姿态优雅但下口风卷残云的解决着手中的汉堡。看着面前男士们不雅的举动。一巴掌将Harry拍到了一边。

“她看到你了,蠢蛋,知道那眼神代表什么吗?偷窥前海军陆战队侦查精英是作死,大病史抽血测体温一星期大礼包。”

  “shaw...”
  “嗯?”
“感谢款待。”
 
  shaw早已吃完了她的食物,坐在那等她。她感觉不自在,低头一直玩手机。但root没有,她饱满的涂着新口红的唇角沾了一点酱汁。

  “WTF,”半晌,shaw半疑惑的道,“这些鬼鬼祟祟的是在干嘛?”
 
  “我可能...稍微黑进了几个手机。他们在讨论我包*养了俊俏的Dr Shaw。毕竟资料上写着比你大了5岁。实际上也是如此 ”

  shaw一下子不高兴了。从她稍微蹙起的刀锋般眉毛和绷紧的下颌就足以证明。
  “搞什么--我是最小的?”
  这群蠢猪哪怕稍稍动动脑子她也是能被潜规则的人么?
  “不,如果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不要忘记我们机器宝宝 出生于2002曼哈顿。还有bear”root有些忧伤...“听着都有点像babysitting啊...”
  ......

  蠢萌的肾上腺素竟然在目送着root离去的背影飙了上来。shaw冷着脸拒绝了所有人搭讪。然后她起身,开始下午的工作。

  刀片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的划开眼前的皮肤。她对刀砍伤出血位置似乎胸有成竹。一声突兀的枪响穿进了手术室。隔着很多道门有些沉闷,但身后的实习生就看到她似乎灵敏的捕猎者嗅到了气味一样抬头,精神警惕。她似乎是在跟人对话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你说什么?”

  随后shaw看了一眼自己的病人。不错,死不了。

  她伸手要了一把血管钳夹住出血点,对Meredith吩咐到,
  “继续完成手术,我出去看看,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开门!”

  一把扯下手术衣丢进黄色塑料袋垃圾桶,她飞奔了出去。

  不久,隐约的尖叫和人群吵闹声中,传来第二,三声枪响,还有一声不同的枪响。

  Meredith强迫自己注意力集中,先处理眼前这台病人……

  TBC

(看到临时保存里还有这章……😂已死,请烧纸)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