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2.1(修订版)


(儿科见习简直灾难……😣😰)
(感谢军事顾问的建议,做了些小小修正,😄我也不舍的把荣誉勋章送给别人,想看根妹表情……)
(想看阿锤在阿富汗的表现么?)
…………

滴,滴,滴,滴…… 她们现在终于有些懂得Shaw和Mark如此合拍的原因了。

看见shaw的一双手无比稳定的夹出了弹片,切除了肾上腺上小小的嗜铬细胞瘤,凭借MRI TWI序列断层片上的一个米粒大小的结节找出了可能隐藏在任何位置的第二瘤体。

生命监护仪的数字跳动,心电图刷新着心跳波动……

十分钟以前,他们完全不是这么看的。

高血压危象中继续动手术找瘤体是疯子才干的事,顶着心脏狂跳的压力找到病因并顺利fix掉,那是天才。

疯子与天才一线之隔。(这条线是ECG么?……)

那些在人血管里飙升着的儿茶酚胺,产生愤怒,紧张,颤抖,惧怕,……这是人类和动物长久以来赖以生存的应激状态------
   fight,or run?

她无疑是有这些东西的,只是生理上的感觉无法准确去辨识。

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冷静的像钟表一样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最后一个结都是shaw亲自打完,那一刻对面神色绷紧的一助终于露出欣然,签着线,二助接过器械护士递过来的锋利线剪剪断。。然后他们面色有些痛苦的动了动僵硬无知觉的小腿,往后退了一步。

老人点点头,审视了一遍,后退一步。

“well done,Dr Shaw.”

………………

观摩区。

实习生和所有观摩的医生鼓起掌来,不但是给完成了一场难以企及的高难度手术的Dr shaw,也是送给终于见证圆满的Dr grey。

一场完美的谢幕表演。期待着这么多年,没有更完美的结束方式了...

或许人是没有完美的,过分追求完美,却失去了生命中最美好的瞬间,这些瞬间拼凑成分秒,moments turn to hours,hours turn into years……

或许生命会戛然而止,这些人会突然消逝。但时间,所有这些时间,都不会褪色。

有人会点一盏灯,让它昏黄的光一直亮着,摇摇晃晃……
但会有人keep the light on么…?

............

“过了这么多年,拥有一个完美的弟子,一个完美的结束,谢谢你,shaw。”

shaw在阳光下眯起眼睛,脸上没有波澜。

缓缓摇头。

“我并不会感激你做的事,Mark,因为那不是我要的,你最好也不要期望我会记得。听说你收藏了我的东西?不介意再增加一个?”

医院大门前,乔治和Meredith拉开轿车的门。

老人依旧穿着崭新一般的西服,没有一丝皱褶。他骄傲的很,不需要人为他感到惋惜。但看见shaw走出来的那一刻,眼眶依旧忍不住微微湿润。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从大门内走出,缓缓上前,手里托着裱着一枚勋章的相框。

那是一枚silver star.¹
   1.5英寸的金色五角星中央一圈月桂花环,环绕正中5毫米大的silver star。勋章的背面铭刻字样----
   老grey故然没有参过军,但他治疗过无数曾经投身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的病人----他们甚至愿意为了一份这样的荣誉而付出一切----

    『海军陆战队银星勋章』

    ------『For  Gallantry In Action』

shaw曾经没有正眼看一眼将它不知道丢到哪里去。喧哗取众,她以为。那个时候踏上ISA训练基地的agent shaw已经将那段生涯抛到了脑后,毕竟她已经是法律上宣布死亡的人……

Mark有些失神的打量着它。 “对不起,sameen,你说我不懂你经历的那些痛苦才能学会,我确实无法想象你都经历了些怎样的伤...我非常,非常抱歉...对你也和Samantha,是我的期望太过自私...”

“不用解释了,你在四处打听我消失的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你的VIP们档次还不够,没有人能告诉你。
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我追杀别人,最被别人惧怕的一类人。
以前曾经让你失望过,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不反社会。
走吧,当我已经死了,因为我不会再找你了。”

Mark眼神落在她手上那枚勋章上。

“记得我对你说过最重要的话吗?”

“你对我说过的话多了去了,到底是那一句话最重要?”医生扬起头,装作不解。

事实上她记得每一句话 只不过不会理解赞同每一句话的意思。

“我对你说的话最重要的不是『像外科医生那样思考』,而是『人是多么美丽的生物,他们因为有缺陷而完美...』”

shaw已经接了下半句话

『即使因为病痛,而医生不是上帝之手,我们首先是人。』

『sameen,我从来没有对你失望过,你是我最完美的学生,不是医生,而是作为一个人。』

发现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即使父亲的五官也在记忆里开始模糊了,Mark Grey的灰发和蓝色眼眸依旧令人记忆深刻。

shaw收回手,插在兜里。

她想她已经有些理解母亲的书房里挂着的那颗孤独的熠熠生辉的silver star----

亦或是她为什么只记得它的模样,自己手臂上留下一样的纹身,提醒着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Meredith,留下吧,George送我就可以了。”

他笑了一下,接过这份礼物关上车门。

年轻实习生明白好像又不明白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站到shaw身后。

“bye,”shaw随意的摆了摆手,望着车缓缓发动离开。然后转身准备回去继续工作。
但Meredith再也没有觉得她很奇怪了。

...............

回到医院里shaw依旧在急诊室混。她忍受不了枯坐的状态,也无法接受自己无所事事,而那边李四和root盯梢会时不时找她闲聊……他们虽然无聊,至少有膝盖可以突突!
(听到有人吐槽她那一手精致的缝合技术就是在急诊室蹭得的,shaw对此不屑一顾-----
“no,Meredith,我的技术是在我自己身上练习而得的。”
哼。她自己倒是满不在意。)

………………
¹silver star,银星勋章。
    发给那些同美国敌人作战时表现出英勇行为,但未达到荣誉勋章,或是服务十字勋章(杰出服役十字勋章,海军十字勋章或空军十字勋章)授予条件的人。银星勋章也可以用来表彰任何军人,无论其在武装部队中担任何种职务,在如下行动中的实行的非凡的英勇行为:
1.面对美国敌人时的行为
2.与敌对外国势力的军事行动
3.在友军中服役时,参与了友军与敌对势力(美国为非参战国)的武装冲突
.……………………
TBC

评论(3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