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2.0

(请看官们自动忽略前面的TM时代段2.0⊙﹏⊙∥)
...............

    这真是个漫长的夜晚。

    对shaw,对root,对grey,对Meredith,对无数玻璃心碎了一地的暗恋者们,对她的朋友们。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她们依旧在处理时不时的伤员。shaw总是会帮急诊医生处理很多事情,比如缝合一两个刀伤啦,打发走流感病人啦,处理下脱水啦,至少急诊室夜班医生全都喜欢甚至爱戴她。

    夜班结束了,一场战役落幕,dr shaw拖着摇摇晃晃的身躯准备买一块牛排然后回家睡个一天。想着root最近在锻炼身体,还是路过一家早餐店买了有机蔬菜沙拉和新鲜煎鸡胸肉,Paul推荐了甜甜圈。

    这个笑着有酒窝的黑人男孩也打着哈欠笑着跟他道别。
……
    “bye,”shaw淡淡的笑了笑,走向自己的车。
……

    后半夜shaw铁石心肠的将刚刚在大家面前宣誓主权的root赶回家睡觉,还让Reese叔监督她回去,她清楚的知道root一天一夜跑了不少路。被子散乱在床上,黑客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

    shaw蹑手蹑脚走到root那一边,趴在她床前,看着安静的睡颜。黑客突然睁开眼睛在她额头上偷袭了一个,
    “I already missed you...”

    “没有我指导你能完成健身吗?”shaw问,摸摸她的额头。root没有发烧,那天处理的子弹擦伤消毒的很好。

   “I do,”root起身穿衣,“have a good sleep,darling...”

    shaw洗完澡黑客已经出门了。“号码不等人啊...kiss kiss you too~”

    一张纸条贴在沙袋上,画着一个小人。shaw深深怀疑黑客的脑洞。但还是没说什么,收进衣兜里,打了个哈欠回去睡觉。

………………

    然并卵……果然这9个月多睡的债全还回来了----

    shaw是被Meredith的电话吵起来了。

    她整儿的声音阴沉了很多度。

   “除了有紧急事情否则不要打我电话...define 'emergency',Meredith?”

    “上校出现了马尾征...血压已经普萘洛尔控制下来了,Dr grey 决定马上进行手术。他让我立即马上呼叫你,Dr shaw...”    Meredith有些小心翼翼不去触霉头,但看起来shaw还是暴怒的边缘。

    其实她起来穿衣刷牙的时候是悲凉的。午饭泡汤了。饿着肚子上手术的感觉很不好。

    即使成为医生后shaw也不觉得自己是个遵守交通规则的良民,她将跑车开的比亡命逃亡的还快。15分钟后,病房外走过的病人和护士看见了黑着脸的小个子医生登登登踩着鞋冲过去。

    Mark从装着疑似不明物体的兜里掏出一只纸包三明治。shaw戛然而止。

    我想你们不介意休息个5分钟。老人神色威严的扫了一眼众医生。

    shaw冷冷夺过三明治。“不代表我原谅你了。”作为一个有脾气的小个子医生,她站在Mark对面气鼓鼓的对视,这在医院以前还没出现过,而shaw...shaw就是这么干了,而且特么还干的理直气壮。

    一众外科专家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shaw坐到了外面长椅上撕开纸包装,恶狠狠的咬起了三明治。不仅如此,Harry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恭敬的递上一杯新鲜的,外面买的3倍浓缩的意式浓缩。

    Mark相当聪明。root给他留下的信息不多,第一是她为shaw买下了这家医院,第二是shaw喜欢什么口味的三明治和咖啡。

    shaw吃完午餐后就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她是个直觉动物,敏感的察觉到今天的味道儿 不太对,大家看着自己和Mark的眼神也不对劲。Meredith眼睛红红,像是有口难言。

    “what?”她抬起头来不耐烦冲她昔日的导师问。

    “我不知道。但你确实已经会关心人了,那就足够了。”他眼神有些不舍。    “这是我最后一次进手术室观摩手术了。Shaw。”

    “你要离开?去哪?”她脸色平静的问。
    “我退休了,”
………………
    shaw沉默的坐了一会儿,嘴唇微微抿起。

    “if you want,”

    其实仔细看shaw和Mark的风格是最像的,哪怕加入marine后,她如今当医生的风格威严,冷肃,镇定到坚毅,可以看出来正是挑剔的Mark塑造的。

    没有人能这么严苛的要求自己在所有领域都做到完美,大抵除了dr shaw之外。

    shaw想起来她在实习的时候,每当要给病人抽痰,清理流脓的伤口或者做骨髓穿刺时,Mark的手总会准确的指向她些微偏离的地方,一个字也不说,她默默移手;跟在他身后串病房的她,沉默在实习生最后,总是抬头就能看到一双严厉的眼睛。“thoughts?”然后她顶着其他实习生头皮发麻的威严开始回答问题。

    而需要挑选实习生进手术时,她从来不争抢进手术室的机会,但这个人锋利挑剔的眼神永远直接落在人群中隐藏着的矮小的自己头上,然后伸手点中自己,没有做什么犹豫,开口道,“shaw。”

    那时候医院里的所有医生都不叫一个实习生的波斯语名字sameen,而是叫shaw。他们毫不吝啬的谈论着这个最年轻的中东混血矮个子,说那是生来该当外科医生的手。这个待遇自始至终只有shaw拥有过。因为Grey心中,只有shaw注定会成为Dr Shaw。他要求所有的人给予一名实习生如此高的尊重。却又毫不犹豫的开除了她。
…………

    “shaw...”他的再次开口勾回了陷入思考回忆的锤子。

    “are you ready?”

    dr shaw平静无表情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拉开病房的门。声音低沉而清清晰的传进身后所有人的耳中。低音炮锤的声音非常性感。

    “there is no preparation,dr grey.”
............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