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1.9

(有种1.9了还没填完中间坑的恐慌感(;д;))
(各种枪支型号我也是甚晕(@_@;) )
.........
    急诊永远都能遇到几个膝盖。要不是shaw知道Reese的战果,她会将这一切忙到中午来不及吃饭的锅都扣到西装男头上去。
    而Reese和root几乎是一样的贴心,一个带着打包的三明治一个带着一瓶威士忌走进来了忙碌到没空坐下的诊室。shaw一把抓住root的手腕将她带进空置的创伤室一,占据了急诊医生的房间。
   急诊医生自然也不介意外科医生偶尔用用他们的房间。因为shaw发飙起来从急诊室里到创伤科OR全能承包。将那边一个正在取弹到关键的倒霉鬼直接丢给Meredith和Harry……
    还好Meredith之前在创伤中心已经实习完一段时间,还能撑住场子,否则他们一定会过的很凄惨。
…………
    这些都可以无视,重点是,
    shaw注视着那张愚蠢的,专注的,带着饱满嘴唇的白皙性感的脸,收回手上的胶布和眼中的杀人般眼神。“下一次把自己弄进医院,尝试不要走这种路子。Don't make me embrassed,”

    root舔舔嘴唇,'i couldn't if i tried...你永远光彩照人啊亲爱的sameen。.'

    该死的,shaw已经忍不住咽了口水。冷冰冰的站起来,走了出去。
    .........

    中午已经在休息时间的实习生们全部挤在手术室外面观摩Meredith和Harry两个人取弹。他们嫉妒的眼睛绿了。gunshot wounds耶!
    “single GSW ,膝盖部位,”
    他们中大多数人没有碰过枪伤,不用说主治了。
    “那个棕色头发的辣妹好正,”Harry咕哝了一声。Meredith擦了把额头忽然冒出来的冷汗。镊子与弹头一起跌进铁盘。看起来很容易的动作实在是太难了。她想。shaw取先前一枚弹头的时候表现的如此风淡云轻。好像子弹传入肉体的剧痛与她无关,只是取出来而已。
    “dr shaw认识她,Harry,别尝试惹你的boss,她能决定你这星期执一次夜班还是七次夜班。”她在Harry打结的空荡说。第一次看见dr shaw的妻子本人,内心的震撼还是比较强烈的。那胳膊上绝对是个枪伤,她想。
    shaw换过了口罩与手套走进来。实习生们鸟兽散,连忙闪到两边。“已经缝合完毕,”Meredith抬起头对站在侧面没打算插手的shaw说。有些小得意。

    “这么能干,尝试着用单人缝合。”shaw检察了缝合的伤口,对Harry道,“这个人你记得做个标记。@ nypd”
    “啊?why?”
    “bullets,傻瓜,”她一点都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点45,弹道检验绝对是把警察用枪。”
    病人嘴里喊着一句不知道什么语激动的要坐起来。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shaw及时伸手将Meredith拉到她身后。一只有力的手格住了他的手腕。

    “在找这个吗?jackass?”她从兜里掏出一把乌黑的大手枪,猝不及防直接用枪托将他揍晕了过去。

    实习生们眼球掉在了地上。哗一声跑了出去。

    shaw掏出一个注射器袋子一点都不介意鲜血淋漓的将子弹装好,拍给了Harry,然后才从容的和Meredith将人送到观察室去。
    一想起刚才放他和Meredith和一个可能是毒贩或者是杀人犯的枪击凶徒共处一室,Harry的脸色就像风打的茄子一般。
.........

    detective fusco感叹着万恶资本主义走进这家高档医院的时候,Reese正坐在病房外面和可怜的Harry大眼瞪小眼。

   “嘿!你在这里做什么?”

  “处理号码啊,Lionel~这孩子有东西给你。”Reese站起来拍拍西服。“我有记得告诉你,shaw在这家医院上班吗?记得带一包甜甜圈或者泡芙蛋糕去祝贺Dr Shaw为你省了长途的奔波。”

    fusco打开门一脸懵逼的看着里面白大褂的身影。

    “really?what kind of cosplay it is?你也喜欢上了角色扮演吗?”

    shaw收起小手电,“he is all yours,”转回身,笑看警探道,
    “怎么了?我不能当医生吗?我哪里看着像角色扮演了?”
    “这家伙是你的patient?bad luck,这是他做的最坏的决定了。他压根不知道他找的是位什么『医生』”fusco满嘴吐槽的从腰后掏出手铐。“tell cocopuff I said hello,”
    “这种混蛋适合教实习生,”shaw从Harry口袋里掏出黑色手枪和弹夹还有装子弹的袋子全塞给他。   “还有,Lionel,你欠我一顿牛排。”
   “yeah yeah,只要你记得请我们一顿正式的。”fusco押着囚犯走远。

    下午shaw没有安排,她晚上值班,下午通常是用来休息的。但她依旧一点都不想回那个没有root的豪华公寓去。
  在办公室外面看到了那个徘徊的实习生。他不是她带的,也不晓得平时都干些什么。
  “ew...dr shaw?”他有些嗫哆这,看到shaw拉开门走出来。
    “yes?哦,god,千万别告诉我你要哭出来。什么事?”
  “我叫Ted,Ted green,急诊的dr drew回到部队去了,他告诉我来这儿找你,你可以多带个实习生吗?。”
    drew?shaw仔细思考了下。她事实上和这些医生都不熟。但奇异的都能合作的很好。shaw并不介意空闲的时候到急诊室帮忙,尽管她知道外科尤其创伤医生是该最淡定最冷静的镇守OR。而所有医院最亏钱也最忙碌的是急诊室。
  “呃...我想应该可以,下午我没事,去找Meredith把那个病人弄出院,晚上7点来找我。两边可能都干活,shaw脱下白大褂挂在门内,锁上办公室。
    “还有什么事”
    “yeah,yeah,thank you,”他连忙夹着书逃跑。

.........
    shaw看到车里那个高挑女人穿着大风衣睡的很安静。摇摇头,发动车子,悄悄将空调往上调了二度,
.........

    dr shaw从来不讨论自己的生活。那个严肃脸的小个子眉间如刀锋,所有医生护士看见她的常态都是看着报告单旁若无人的走过亦或是请某个医生护士实习生做什么,从来没有停下来闲聊的时候。从来没见到...即使最忙碌的急诊室也有停下来互相喘口气儿吐个槽的时候呢。
    六点半。
    实习生们三三两两聚集在更衣室里讨论着他们的老师与听到的趣闻。
    Harry和Meredith自然是被问的最多的,今天那个逃犯被dr shaw一枪把子直接打的晕倒在床上。比起哪个医生和哪个医生的爱恨情仇啦,哪个医生实习时候的糗事啦新鲜的多。
    Meredith不可抑制的想到那个亲切的攀着shaw肩膀的栗色头发女人 。越想越魔障。
    Harry则是在想着那个拿着手术刀发疯的歹徒。于是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老  grey听说shaw在急诊室镇住了场子之后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她本该如此。他们也代表shaw去检查了上校那边,一切正常。
    原本跟着drew的实习生也加入了坑爹组的队伍。他们感叹着Ted的悲剧命运,
    Meredith突然道,
    “hey,shaw is nice,跟着她你就会明白的。”
...............

    drew这个死基*,shaw停下跑车,看见他背着包和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站在一起深情的看着对方。
  “嘿,shaw!meet Rick,”他朝双手插袋的shaw招手,“我们新来的外科医生,她是OR里的摇滚明星...”
    “我听说你不是归队了吗?ranger?”shaw依旧只是朝他男友稍微挥了下手。不冷不热的打招呼。   “hi,captain,sameen。”
    “哦,顺路来看看。Ted跟着你没事吧?我希望这没有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没有,只要他不是哭哭啼啼的小男生,”

   “哦,shaw,I was there,”drew换上一副过来人的谆谆教诲面孔。“这家医院急诊室..他们都是些好人,不会因为你的...特殊喜好而judge 一个优秀医生。”
    shaw有些奇怪。“你在说什么?”
  “come on,you and your girl,”他说,“我看到就知道了。你不是直的。”
    shaw知道他彻底想歪了。
    “打住,打住,这和你半毛钱关系没有...我只是不喜欢讲事情而已,任何事情。”她举起双手准备转身进医院。忽然转身面无表情严肃脸:
    “我才不鸟任何人都看法。好运,ranger,captain。”她走向医院。

    在创伤中心,急诊就像是打仗一样,一波一波的伤员送达,有时忙的毫无喘息的时间。

    通常急诊医生生无可恋的接了伤员跑东跑西,但一波摩拳擦掌迎接大考一般的实习生跟在shaw身后准备分诊第一批到达的大规模飙车车祸伤员,Meredith紧张的握紧手心的听诊器,抬起头来,吃惊的看到了前面shaw医生眼睛里慢慢由内而外亮起来的精光甚至是喜色。。像是渴求刺激的狂徒看到鲜血,警察追踪到逃犯的那种欣喜。这种感觉骗不了人,shaw骨子里面对人的冷血,对刺激的渴求。

    她跳上去,直接拉开了第一辆救护车的门。
    第一波实习生和医生被分配完。
    连Meredith和Harry都被分去给病人查体,shaw直接路过护士站一个捂着肩膀鬼哭狼嚎的男人伸手往上一拉,清脆的一声蛤喇声。
    “好了,先生,可以走了。what do we got?”
    “重伤的一批还有20分钟到达。”打电话的胖护士夹着电话在笔记本上快速写着什么,然后shaw对她说,
    “帮我准备好OR one,where is Meredith?”
    Ted手里拿着几份血检标本。
    “在给那个盆骨骨折固定的送去拍片。”
    “告诉她5分钟之内get her ass into the OR one,”shaw拿起护士递过来的病例单。
    “Paul!”
    “eh...yes?”手术室里随之走出一个年轻医生...刚从住院医师转正的Paul carmings 算是shaw第一个同事,两人关系不错...Paul在甜甜圈和羊角面包上的品味英雄所见略同。
    “老总晚上不在,需要搭把手,肝脏破裂。血飙了...”
    Paul只是略一犹豫就点头。“okay,我可以。”黑色憨厚的脸搭配了一双极不协调的灵巧的手。她注意到他的手是一双属于外科医生的手。
    止血钳。电刀。圆形针。0号线。...
    Shaw和Paul极力的控制着出血点。“so your old man is the Dr carmings?”她在Paul擦汗的间隙似乎是故意的提起。全国闻名的dr carmings,神经外科专家 。
    “yeah,”Paul似乎不是想回答这个问题,跟shaw和grey的关系一样,他这个名医之子一直在医院饱受诟病。。“你也读过霍普金斯,简直是噩梦。you?”
    “Mark Grey,”shaw也是自嘲一笑。“现在大家都知道了,ha?,”
    “shaw?我也曾经是Mark Grey最后一届住院医生。”Paul沉默了一下,继续手上的闭合腹腔的动作。我跟我那专横的老爹去他家拜访的时候,“Mark 家里书桌上挂着你的相框,紫心勋章,一面海军陆战队旗。”
    “什么?”shaw没意识过来。
    “你应该加入了一个机密的task force,海军陆战队葬礼后会将国旗和勋章留给家人,当他们寻找你的联系人的时候,你的联系人里面他们只找到了Mark。我老爹和他谈起学生,他谈到了你,he felt guilty,for you。”
    “that's bull-shit,guilty才不是Mark会有的狗屁感情。”shaw对此不屑一顾。
    “他对我们都说你是最好的学生,我也认为是的,可Mark一直相信是他导致你不和他联系,他将你开除出去去了marine害的你死在了异乡。”
    shaw没有继续说话,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加快了动作。
    外面又有人在催。新来的病人突发急症手术室又缺人了,Paul抬起头来说,
    “Go,I got this,”
    shaw才赌气一般扔下手套往外走去。
    ............
    手术持续了半夜。将最后一个骨盆破裂的血管修补完毕移交给骨科后,大家四处找不到dr shaw的身影。
    在医院露天停车场里一个靠椅上,Meredith在阴影里找到了shaw。她笔直的靠在椅背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拐角一个可爱呆萌的摄像头 ,不像某些累的满脸精疲力尽的医生躲出来抽烟,shaw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依旧面无表情就是了。
    “get in,Meredith,”她似乎只听脚步就知道是这个不泡手术室病房就手痒的金发女孩。
    “shaw。”Meredith看见她黑暗中的眼睛反而明亮的有些渗人。“你喜欢这样的阴影孤独吗?”
    “我不需要心理医生,小屁孩,”前特工霸气的拒绝道。“我有人格障碍。塞满人的地方让我心塞。”
    “事实上,我也想坐一会。”Meredith一屁股坐在她旁边的凳子上,保证道,“我可以不说话。”
    shaw抖了抖鸡皮疙瘩。终于转脸看她。
    “你是在学我装深沉么?小怪胎?”
    “我是在表达失落,Dr shaw,一个永远对他的身边一切甚至伴侣要求苛刻到不能忍受的人,对我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我成为最棒的那一个人还不够,”
    Meredith很认真的看着她黑暗中的侧脸。如同雕塑般冷酷的弧线,略微翘起的下唇,可以很残忍的抿起。Meredith想起来她带有波斯血统,shaw的眼神里面有很多东西,流水沉淀的光纹,打磨的黑曜石一般漂亮。。
    过一会她撇过脸。
    “收起你那内疚,你不必为了你不会成为的那个人而道歉。Mark就是个混蛋,没有人能成为完美的作品,我也不行。”
    “我痛恨人类有那么多可以珍稀的东西,却从来不珍稀,痛恨他们有可以去爱的人,却选择让他们去死。hate,angry,是我唯一能意识到的东西。我并不为通知病人死亡时吃一根能量棒而感到抱歉,我已经尽力了,尽管我并不为此感到骄傲,但那就是我。他们分明有一生的时间可以去爱,却一定要在临死前意识到病人们应该继续活着弥补这一切。然后把错误都归结到我头上。”
    “你先前有爱的人吗?你是axisis 2?那怎么可能感知到?”
    shaw摆摆手,
    “you know what?跟人说这个简直是个巨大巨大的错误。”
    “Mark确实为你的死感到负疚了很久。”Meredith插了一句。“那时我还在中学吧。Mark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出来,他开始要求我们不用一定去上医学院,定期邀请叔叔们来讨论下课题。”
    “他有什么好哭的。”shaw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确实,在军队发现了杀人比救人容易。没想过还回来当小医生。this job sucks,”
    “then why?why here?why now?”
    shaw抬眼看了眼摄像头。Meredith确信她在磨牙。
    “some jackass keeps telling me to be a real human,”她顿了顿,
    “and yes,I'm married,”她站起来,说了句,
    『你赢了。』
    Meredith愕然。她承认了。shaw竟然承认了。她原先看起来一定是一个非常注重隐私而且不喜欢讨论自己的事情。

    “有一个地方你应该去看看。”Meredith站起来,
    shaw跟在她身后半信半疑的走上急诊室露天天台。哦,好极了,晚餐,夜宵,吧台,健身器材,唱吧,咖啡,台球桌子。不错的休闲。

    那点缀着的花,气球和彩带是什么鬼!还有横幅...

    “surprise~~”
    Meredith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彩带花筒,嘭!一声,shaw的头上落满了纷纷扬扬的彩带...

    “welcome,Dr Shaw!”
    医生们,护士们和实习生们围成了一圈,将依旧脸色隐隐发黑的黑发医生围在中间。她转了一圈,无辜的摊手...

    “what the hell?”
    ......
    dr shaw不喜欢惊喜。惊喜对她来说一般意味着拔枪跑路。或者下一刻,路口再见。

    今天晚上,纽约的夜空难得的很漂亮。她抬起头,在众人的欢笑,喧哗中默然的仰头看天。无语状,

    “人类一定要这样么?”

    “yes,sameen,那让人显得有归属感啊,看,多么友好的一个大家庭啊。”背后,一个熟悉到令她能汗毛倒竖的柔软的小奶音忽然响起来。
    shaw豁然转身。眼睛里慢慢亮起来一些众人看不懂的感情。她眼神直勾勾盯着她,哦不,用瞪着她更为合适,压低声音狠狠的问,

    “你计划的这一切?”

    root慢慢从排开的一条道路上走近前,shaw可以看到她的黑眼圈和脸上清晰可见的疲惫之色。两个人对视的距离相聚不到一尺,shaw能闻到她发间熟悉的气息。
   root放下了精致的盘发,抬起一只手似乎练习千百遍的搭在她肩膀上。有心人知道这一定不容易。特工小姐的警觉性,想靠近她都不容易。
    “不,只是顺道赶上了你们的欢迎party。他们很喜欢你呢,sameen。”
    shaw无语望天。
    『and darling,你的朋友们也在那边楼顶,他们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root手里一个望远镜,不,应该是从她收藏的那支战利品-----BlaserR93LRS2,使用300Winchester Magnum子弹的狙击步枪上拆下来的瞄准镜。shaw接过来,果然看到那边的动静。(511里大锤拿它打过总统,值得拿来炫耀一下。。。)
    对面的楼顶,西装男和穿着西装三件套的严谨绅士,一位红发的女士,还有detective fusco。一条狗,好吧,bear当然也来了,他可是好兄弟。

    眼前骤然被天上绚丽灿烂的烟花渲染出一副盛景 。

root就站在身边足够近的位置,烟火照亮她的半边面容,高耸精巧的鼻尖,额头上细小皱纹,饱满的红唇。
    风吹起shaw身上长长的白大褂。世界真实而不真实。她眯起眼睛,

    其实阳台上众人对root突然登场和shaw的朋友们的大手笔庆祝也是惊呆了的。半晌没回过神来。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其实一点都不了解shaw,这个有着无数故事背负着很多伤痛的特别的新医生。

    “告诉John我一定会讨回来的。”shaw喃喃道,放下狙击镜。
    “不打算介绍一下吗,亲爱的sameen ”root在她耳边道。
    shaw似乎是笑了一下 ,他们发誓,因为他们在她冷静如初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笑的痕迹。
    她从衣领里摸出一只隐藏甚严实的钻石戒指。救赎之泪在夜光下闪烁着光明之山的倒影。
    “谢谢你们,尽管我本人不是很appreciate 这种方式。”
    拉着骄傲的root往前走了一步,shaw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的未婚妻,Samantha groves。』
    .........
    这就是shaw,直白不做作,一条直线,一支利箭 。
    .........

    医院管理楼层顶楼。
    “Dr Grey,为什么不向dr shaw解释呢?”
    “乔治,shaw是完美的,她无可代替 。解释起不到作用。总有一日她会明白的。她作为医生不是完美的,但她自己选择了一条完美的路。我无法将她塑造完美,只能放手。”
    “但她为什么回来呢?”
    高大的老人背影看上去已经完全驼背了。乔治才发现他是真正老了。他有些复杂的眼神注视着急诊室天台上接受祝贺的两位倩影。

    “无根之水是不会长久的。即使孤独如shaw也会遇到最终让她完美的那个人...尽管打磨的过程很疼痛。”

    “那是shaw?sir...那你也更应该向她解释清楚的。”

    “shaw是从战争中走出来的战士,她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医生了。这家医院...这家医院...明天,我就不是董事的一员了,一生治疗疾病,最终疾病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就算是我也累了,想换个地方出去走走,”grey蓝色眼睛里面流露出一些温柔的称之为欣慰的神
色。“就算给她当做当年的补偿了,shaw真的有一群真正的朋友,亲人。我很庆幸是我的抉择才让她遇到这些人。”

    乔治大惊失色。
    “sir,你要卖掉这家医院吗?”

“为什么不呢?利益太肥了。”老人有些俏皮的回答。“我拥有过,相信在新董事长的带领下,圣玛利亚中心医院会发展的更好。”
    “who?”
    “Ms groves,她今天给我一张现金支票,”
    “什么鬼...”乔治见鬼一般的看向下面。“她?”
    “不要对其他人说,真正的董事长的身份,乔治。”老人温和的用颤抖的手排着他的肩膀。
    “我是看着你成长的,从来没失望过,从来没说过,当然,是行政方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新的代理院长了。”
    ...............
TBC
………………
(发现一口气又连(丧)续(病)发了1w+)
(你们是不是该给个小红心,毕竟我已经奄奄一息快脱水了)
(不,我觉得我该给你们个小红心,毕竟真看到下面了)

评论(2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