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1.7

........
   
    “嘿,你听说过吗?dr shaw以前因为和病人发生了纠纷被开除出了住院医生。”

    “这也是有可能的,她看起来非常冷,”

    “不,她设法四次抢救成功了晚期急性肺衰竭的老年病人;我听说的。”另一个红发的女孩儿说,她则是表现的一脸星星眼。“那太酷了,我们现在的急诊主任敢说能保证成功2次以上吗?”
    “hey,Meredith,你呢?你爷爷怎么说的?”

    一个金发的女孩子夹着厚厚病例本路过,完全不加思考的回答到,“dr shaw 因为宣布病人死亡的时候过于冷静被人认为是太过于冷酷缺乏同情被开除了住院医生,后来她在海军陆战队战地医院获得了同样的职位,这在全美联邦范围的医院也是承认她的医师资格的...如果你们还没有别的事我将这些病例送给她...”
    随后她依旧点着病例行走如风但丝毫不慌乱的走开了。
………………
    下完一刀,shaw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摆件,忽然伸手拉开了抽屉。里面是码放整齐的各类巧克力,牛肉条以及罪魁祸首----能量棒。
    果然上面躺着一张写着印花体的字条

“Dr Shaw:
    记得补充能量哦!能量与信念使人无敌。
                                ----本杰明 富兰克林。”

    桌上相框那个女人笑的极其文雅可人。那是该死的女人还在装心理医生图灵的时候照的吧...她熟练的翻了个白眼,将相框上极其隐秘的摄像头掰了下来丢进抽屉,并且对手机相机道:
  我知道你是帮凶。

    墙头草机器没反应。shaw知道它在装蒜。
   不拆穿它,自言自语道:
  我又不会玩什么办公室恋情,她要抓奸的话自己来,你不用拦住他。
嗡嗡...一条消息弹出来。
  “她关心你。”

  “告诉她,不把自己害死就是对我最大的关爱了。”shaw直接哂笑一声,将手机收起,平静的喊了一声。“请进。”

    Meredith感觉心跳忽然抖了一抖。她当然不止一次听到祖父念叨这个shaw。小个子,瘦削凌厉如一匹孤狼。一直跟着全院最优秀的神外科医生的MeredithGrey被grey丢到了新来的sameen shaw 手下实习。
    shaw抬起头。
    “您要的资料。”她将病例全部放在她桌上。“还有什么吩咐的吗?”
    “我不知道怎么带实习生,”shaw诚实的道,“我直接从住院医生变成了主治。now Meredith,你是我带的第一批实习生。”
    “您的带教老师是怎么带你的,dr shaw?”Meredith略震惊的望着她手里的相片,又淡定收回眼神。shaw淡淡的道,
    “他不带我,你知道是谁。Mark grey从来都让实习生干真正医生的活...原话是:
    ineterns are for suckers,
    问题是,你准备好了吗?”
    “没有准备的时间。”Meredith小步慢慢退出房间。看来,她和Mark的关系shaw已经知道了。她的眼神太过于凌厉仿佛能洞穿一切。
    shaw直接翻看起了病例。过一会,电话打来,又一位需要做手术的病人转来了OR。
    她直接站起来走过去。可怜实习生还在送尿检标本。而她直接拎了过来,把她拎着走向OR,“肠吻合术,你当我的一助。”
    急诊室永远处于缺医生的状态。今日急诊外科却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新医生提前加入了。(可怜的下一位新医生自信满满的走进医院的时候完全被迷之无视了,提前入职的新医生如皓月当空直接抢了他的风头……)

...

    Meredith帮shaw托着需要吻合的肠管。这让她能近距离看到她的动作。

    shaw的手非常稳定。她只有一个感觉。

    镊子与持针器一勾一拉,手法简单直接的如同划一条线。
...
    走出OR已经是过了中午了,Meredith满头大汗的跟随shaw走出诊室,shaw冷眼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另外一位实习生。他有些怕她,观摩完后两人在收拾期间他打了两盒饭,送到手术室。
   “下次有打饭的时间,多观察病人的反应,Harry。”她拿起饭盒走向了自己办公室。
    Meredith却像见了救星一样。“谢了,兄弟,”她接过饭在小小休息室狼吞虎咽。
    “她怎么样?我们的带教医生。”Harry悄悄问。
    “哦,她其实没有那么凶吧...只是有些冷漠。我觉得...”Meredith有一查没一茬的回答道,“总之很cool,tough,”
    “我也觉得。比老grey好多了。还有那个肛肠外科的,听说他和女法医在约会...好恐怖的口味!”
    Meredith转眼间脑海飘过相框里那张shaw桌子上温婉栗色头发的女人的照片。。
    “我敢打赌Dr Shaw的口味不错。she is beautiful。”她嘟囔道。
    Harry一直在碎碎念,没有听到她的话。等他意识到她已经暗示过了的时候,为时已晚啊...一把辛酸泪~

    心理医生根翘着二郎腿坐在Dr Shaw的沙发上。精致的盘发与黑色风衣。
    “你有什么病痛吗?我可以负责fix 掉。”shaw抬起笔丢过去,“没有事情的话不如多休息一会儿...某位pain in the ass 可能随时发任务。”
    speak of devil...小天使根按下了耳机,一脸笑容的站起来在shaw额头上留下一个送别吻,亲昵的在耳边道,“不要翻白眼哦,亲爱的sameen。这是夫妻每天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习惯的。”
    她抓起包往外走去,门口遇到了一位老人。“您好,”她就这么擦肩而过。
    Grey直到小天使活泼的离开视线才走进shaw办公室。后者正在敲击电脑。
    小天使刚才其实不知道坐她的电脑前多久了。......她好像为她升级了下系统还是换了点零件什么的。Holly crap...流畅多了。shaw果断的又在屏幕上看见了新的摄像头。

    “她很漂亮,sameen。”Grey道。
    “是的,Mark,你想表达什么?还是想知道我的人格障碍怎么样了?”
    “她改变了你。现在你学会了。”grey道,“尝试去爱。sameen,我只要最完美的医生,那时候你虽然技术无可挑剔,始终不是我要的。。”
    “可惜我不是,爱这玩意儿学不会...”她不屑的道,“你一直在调查我,那好吧,我杀人比救人更擅长。我可以做一个优秀的医生,如你所愿,但杀人一道...我早已像你一样,加冕为王。如果这是你想知道的。”
    “sameen...”Mark还想说什么。
    shaw突然暴怒的站起来,站在他面前。
    “哦,别老是摆出一副你只要完美答案的样子,人不可能完美!no one!yes,I knew exactly who fired me,Mark,you!you ruined me!that man?he did't have the gut to kick me out ....”
    她一推椅子,冲出办公室,抓起白大褂跑向病房。实习生吓了一跳,在办公室里看见那个灰白发老人,她收了惊愕的表情,连忙夹起病例追了上去。dr shaw这火可不小。要是让她逮到其他实习生中午睡大觉,他们可就完蛋了。
    “Meredith!”
    grey喊道。
    “yes,dr grey?”她戛然止步,疑惑道。她从来不见在医院里,那挑剔的爷爷对自己正色过。她也从来跟其他实习生一样恭敬的侧身让他走过然后继续奔跑。
    “紧紧跟着dr shaw,我希望你记住她说的每个字。”grey神色复杂的道。“首先不要想着成为一个医生,首先学会成为一个正直的优秀的人 ,Go。”
    “yes,sir,”她正色道,随即又冲了出去。

    .........

    早上做的那个急救病人已经醒来了。精神头很好,Harry送去的生化检察一项没漏的摆在她面前。Meredith向他使个眼色不要说话。shaw修长的手指一页页翻过纸张,发出摩擦声。
    诡异的查房模式持续了大概十分钟,shaw才抬起眼睛来看她那两个实习生。
    “想法?”
    Meredith僵了几秒钟才想明白这是在问她关于这个病人后续如何处理。
    “观察72小时,没有感染与并发症准予出院。”
    “你来负责。”丢下这句话她就走出了病房。
    Meredith傻在了原地。这可是住院医师以上才干的活儿喂...
    “格林先生,你的表现非常良好,会恢复的很好,,我稍后会来check on you,”她丢下一句话连忙冲出去跟上。
    终于明白了祖父对shaw的看重。似乎不管骤然往她的瘦削肩膀上丢多少的重担,她都能有条不紊的完成...这是一种稀有的特质,可惜...生在一个生来感觉不到感情的人身上。
.........

    查完房连急诊都转了一圈她终于回到办公室。她不喜欢待在办公室。显得无所事事,root就会插针来调戏她。
   这时候广播响起,挽救了她的灵魂枯竭……
…………
TBC

(今天晚上又开始更日常停不下来了。人物有ooc之嫌。)

评论(1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