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1.5

......
(终于开始补以前欠的坑了)
(听说很多孩纸们被四六级打击到,给一点福利吧)
(微微肉渣预警----)

  纽约这个地儿时隔多天回到那里,shaw已经感觉到了一点由衷的陌生。作为一匹孤狼她可以随时在它晚上大街行走,作为一个有家室有工作的人她却各种不习惯。更不用说再度领到了个新ID----

   Dr Shaw?拜托,root一定纠缠了TM很久。

  纽约这个地儿可是亲切极了,可以随时随地调戏sameen而又不用再担心被打,亲爱的机器宝宝限定了sameen为首要执行界面,却始终向着root。更重要的是梦想实现的太快,前特工小姐要和她同居生活了。
  ...
  黑客「根」不擅长体力活动,她总是比喻自己为那种擅长精巧手工的女孩,偶尔干点B&E之类的活儿...   

   well,有时候还偶尔拔出双枪风骚至极的碾压过去,突突膝盖。

  回到纽约之后机器依然没有给她开放所有权限,只是由不联系变成了执行人。
  相信shaw没有少拿大衣里面夹着的ruger45威胁TM宝宝不要让自己出那种需要接连奔波或者危险性极高的活动(或者TM已经承受了shaw比自己还多的白眼而不堪重负)
.........

  被踢出住院医生项目加入海军陆战队后shaw已经不再为那件事感到愤怒,哪怕是几年医学院生涯的白费。她找到了自己喜爱的或者说是她适合的事业。

  她带着一身还在消退的斑驳伤痕回到那家纽约顶级的私人医院的时候,当年把她踢出住院医生项目的负责人已经因病去世了,她当年的导师...Mark Grey已经放下钟爱的手术刀,震颤麻痹剥夺了他一生最为之自豪的事业。尽管如此,在他40年的执教生涯中,他对后来每个实习生都说过他们没有当年那个中东血统的黑发小冰山完美优秀。他说sameen是他最得意的学生,尽管她没有完成就退出了,但她那时候在他眼里耀眼的比的上最优秀的主治医师。
  医院里正在面试空缺的一个surgeon主治医师职位。拥有辉煌履历的中年医师或者霍普金斯等名医学院毕业的年轻人们光鮮亮丽自信满满的一个个进入。
  shaw并不理那些带着若有若无护食敌意的目光,笔直犹如雕塑的坐在最后一位。
  她前面一位金色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的西装男浑身绽放着令人反感的阳光的微笑。“不用再等了,朋友。双倍年薪,这工作是我的了。”
  shaw并不理他,无视万有引力定律的起身拉直黑色衬衫,径直拉开门。
  一排面试官抬起头来细细打量最后一位面试者,她面上冷酷如冰山,线条感十足。瘦削的身躯坚毅笔直犹如顽石。阳光打落在最后一位面试者的头上,手上,将她渲染成淡淡的古铜色。深邃的眼眸里沉淀了多年伤痛和冷静睿智。如同流水细细打磨的一枚鹅卵石----光滑斑驳的外表,温热的内心。

   请坐。

    主面试官比较年轻,他有礼貌而且没有不耐烦。尽管他们面试一早上早已有了理想的雇员。

    shaw没有说什么。坐下,双手轻轻平放桌面。她一点都不像来求着面试官另眼相看或者自信狂妄到你们一定会求着我来的那些年轻人或者中年人。她只是安静的坐着,那一双安静的镇定的眸子里,似乎她才是主控者。

    机器给她编造了一份不错的履历。名医学院毕业,海军陆战队战地医官,特种侦查连,CIA,都是出来不管道哪里都有大公司抢着要的人。

      “同时拥有出色作战能力与外科技术,技术出类拔萃,心智冷静镇定”推荐信里面这样写。
…………

    “请你自我介绍一下,以及为什么想来纽约圣玛利亚中心医院...dr...”
    主面试官一翻开求职档案扫着,等待着下文。只看到了她的名字就震惊的站起来,
    “Dr.shaw?你的名字是sameen shaw?”

    shaw慢慢点下头。确实她一听说是这家医院就想到了这样的结果。那个老头如今在这里工作。
    “是我。”
    “稍等一分钟。”主面试官向两边的各位专家示意稍等,耳语几句,站起身来走向里间摸出手机。

    “你可能想要见这个人,dr Grey。”

    shaw安安静静的等了几分钟,简单的回答了其他面试官的几个问题。她回答简洁省力,懒得吐出多余一些让人产生好感的修饰词。

    主面试官推开门,高大灰白头发的老人跟着走进了房间。shaw看清了他的脸之后马上站起来。抬起头直视着他

    她能感觉到一双蓝色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最后落到她的双手。

    “欢迎回来。孩子,这个职位...它是属于你的了,。”Grey脸上皱纹间终于流露出一些笑容和激动。“我永远有一个职位为你保留。”
    然后他伸出双手拥抱了她。像父亲迎接远归的游子。只听到他饱含着心酸的询问。

    “why took you so long to be a real doctor?”

    shaw在他怀里说不出话,直到grey这个高大的老人放开她,她才嘶哑着声音道,

    “只是想安顿下来了。为什么这么长?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去想着做外科医生了。我这样的人...”

    “不,sameen,没有人比你适合当外科医生。在这家医院,OR是一片圣地...当医院--一片战场---忙乱的时候,外科就是永远沉稳安静的中流砥柱,有条不紊...精确如手术刀,果断如锤子,当看到你的时候,我看到了这家医院的未来。”grey摇头道。他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导师,在这个学生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高的评价。
…………
    面试官们当然不能反驳什么。这家医院Grey是董事席的一员,他都可以直接认命主任级以下的医生。至于前面那个履历真的非常丰富的对象,只能也招了。
    shaw没有异议的点头,直接拿起放在外面座位上的大衣走了出去。
    老人和主面试官站在玻璃窗前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倔强笔直。如出一辙。
    “sir?”
    “她是个有天赋的人。如果去当士兵,一定是优秀的士兵。如果去当医生,一定是最优秀的外科医生。”grey缓缓开口。
    “我不后悔让人把她剔出住院医生项目。因为我知道,她只会越来越优秀。”
    “I...I don't understand...dr grey,你是说你先发现dr shaw的人格障碍吗?”
    “我是个医生,我也读过DSM,I~V版本的都读过。”高大的老人收回眼神。“那不是她的错。但我内心的某个地方,我相信她最终会回来。不管花了多久都值得。”
    “明白了。sir。”
    “尽量查明白sameen离开这几年到底做了什么。她不是简单的部队。”
    ......

    shaw回到停车的地方,小黑客一身皮衣坐在那里,摆弄着钟爱的电脑。车里空间填满了她的气息。

    “看起来我们的Dr shaw面试很顺利。”她慵懒的靠在黑色皮质跑车座椅上,“奖励一个吻。”

    shaw简单的坐下,发动车子离开。“你们到底是在plan什么?为什么要我回到以前那个医院?那太risky了,你完全不知道我的导师是怎么评价我的...太突出的人,容易暴露。”
    “dr shaw今天的气场实在太霸气了,完全镇场子耶,我实在好奇我家sameen当小实习医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小恶魔那深情的快要溢出水来的小眼神让她无奈的转过头看路。
  她黑的发亮的指甲上跳跃着一枚钥匙。“Harry送给女儿的安全屋,想要看看吗?”

  shaw翻了个白眼。但这是善意的白眼。打个方向,照root发的新坐标开去。
  医生shaw打开门。Root站在她身侧,新安全屋依旧是Harold一贯的一掷千金。。宽大的客厅,开放式厨房,还有一个宽大的吧台。巨大落地窗,硬质木地板,卧室有好几个。健身房和瑜伽房连在一起,有属于root的confort zone,各种黑科技玩意儿和电击枪,也有一个属于shaw的钟爱...丰富的医学藏书柜子后面,隐藏着一个小型的军火库。
   “想要看看我们的卧室吗?”root眼睛已经亮起来。
  shaw只是喃喃自语盯着她们的新沙发......root没发现她眼睛里的火热。
  “这新家伙适合s*x。”她自言自语道,一把举起小黑客丢了上去。
  “no,sameen...”root动作敏捷的在shaw骑上来之前缩成一团滚下了沙发。光脚跑远了。“看看我们的新卧室。Harry说绝对物超所值。”
  shaw的脚踩在一条紫色长鹅绒毯上骤然停了下来。卧室里强烈的色差对比,一明一暗极大的刺激着她的眼睛。
   一边靠门边是地铁站里root房间里昏黄的灯,暗紫色长鹅绒地毯和橘红色熔岩床头灯,黑色的被子和墙角一只放大的黑色蝙蝠娃娃。地上摆着一双粉红色兔子拖鞋。root躲在地铁站里面度过了惶恐而孤独的几个月,没有shaw的保护,只有这个重新装修的暗黑系卧室给她带来过安全感。
    另一边靠窗是极简主义的shaw风格白色地毯,米白色地板加上木质床靠背。一盏白色小台灯上挂着一枚列宁勋章。明亮而干净的阳光照进来,洒在黑色金属质地的书桌上。黑白灰曾经是她生活中唯一的色彩,直到一个粽蜜色眼睛栗色波浪卷的高挑女人用直击心脏的邪异笑容直接撞进了她的世界。这是shaw以前刚加入到小分队后自己独居的工作室风格 。

    Holly crap!

    shaw半呆滞的眼神落在横卧在大床的root身上。这厮什么时候脱下了大衣,半撑着头,玩味而挑逗的小眼神。shit,shaw恨死衣柜里那各种样式丝绸衬衫了...总是把小天使那平板的身体衬的异常...hot。

…………
(其实是伪肉渣。。但今天带肉的已经被吞一次了)
(和R&S君聊了一会觉得实在非常走心😁又有更文动力了。)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