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Chlorpromazine 1 symptom

yeah but for the fall
do you dare to look her right in the eyes ?¹

  她独自在『空无一人』的hospital行走。
  她感觉不到自己在行走---
  正如感知不到自己身处何地,身处何时以及何为自我。
  打穿的肩膀,包扎的弹孔,蓝色的臂套,毫无知觉……
  白色衣服的护士急跑出转角撞了这个高瘦的只有骨架的女人一个趔趄,她慢慢的摇晃着站直,双眼无焦距的转向正前方。
  休息区各种奇形怪状的人对坐,对弈着的,看童话的,弹钢琴的,看向窗外的……
  远处房间里隐隐约约听到野兽般的怒吼,挣扎的声音,不锈钢器械跌落地发出清脆的噪音。渐渐安静下去。
  只听护士对医生摇头说:
  『这一次发作的时间又缩短了。地西泮对315号房病人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我们不得不给他上了束缚带……』
   像一颗石子投入大海,没有一点波澜------

  像所有的精神病医院,Stone Ranch Hospital也提供封闭式的治疗服务,情感淡漠、现实脱离、钟情妄想的『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Robin Farrow一周前转来医院,可怜的uncle Harold Wren先生为远方的侄女支付了大笔治疗费用,希望能让她的精神症状得到控制。
  护工看着屋内弓背耷拉在床边坐着的灰衣女人,语气轻快的回报说,
  “按时服用了医生开的药,行为也没有失常了,就是有些特别安静。”
  『I understand,请务必确保robin参加她心理医生的认知重构threapy,thank you。please,call me back...』
  电话那头绅士的声音谦恭有礼 ,十分虔诚,可听出是一位极力为亲人着想的长辈。
…………………………
  “给你的小白鼠喂了什么?”
  放下电话。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他脊背一凉。僵硬的转过背,
  “氯丙嗪,Ms shaw,如果你非要问的话,而且Ms groves不是小白鼠。医生说她的精神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而我们可以暂时不去想这个麻烦,因为又有一个号码被吐了出来…从我们的调查来看,这个人可能是凶手…”
  黑色紧身背心的女人轻轻用鼻音哼了一声。
  『I seriously dought that.』
  她漫不经心的进来,bear在她脚边欢乐的咬着巨大恐龙骨头玩具。
  Harold莫名受惊的看着站着打量照片的女人。无辜的鱼泡眼看着她笔直的背影。
  “我们这家伙整一个变色龙,进退得当,行动高效,反社会倾向…还能出啥差错?”
  这个描述很恰当。 作为一个自身反社会倾向,情感剥离又有医学背景的特工来说。
  只是不知道她究竟在说谁。
………………………………
  shaw  窃听了Mr Finch,她老板的图书馆。她窃听足够仔细以至于知道Harold每天都会打电话监视root关押的精神病医院。
  心理咨询……群体疗法…认知重构…大剂量抗精神病药物……
  即使只对抗过两次,她也了解那个女人,一个自诩解放上帝的人可不是他们能对付的。root可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精神分裂症这种扯淡的解释不足以框定这个女人的疯狂程度。
  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她晚上要赴一个充满乐子的线上约会,敲诈Harold一顿不错的liquid--说不定还能看见某位lady killer,突突几个膝盖。
  至于那个疯子,她现在能有力气爬楼已经是突破极限了。一点都不惊奇她会看起来什么怂样。----'活僵尸'可能会是个比较好的比喻。
  chlorpromazine,她记得医学院时候药理学老师讲的很好,从大讲堂抬起瞌睡的头颅,被蔓延开的如雷掌声吵醒 。因为这种不起眼的小小片是世界第一种抗精神病药--有个nickname叫『wintermin(冬眠灵)』,而她喜欢Nickname。
  恰恰是为Harold那些拿黑客根的神出鬼没/诡异脑洞没办法又不忍心杀掉她的人设计的把。
  啊,奇怪的道德观。
…………………………
  TBC
…………………………
¹  '要不是因为跌倒,哦,是啊,你们哪里敢直视她的眼睛。'
(别家大神用感情虐根妹,学渣用药理…蜜汁虐点系列…)
(以及你们会读单词吗反正我也不会😂)

评论(2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