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段4.8

………………
(想要下星期要去儿科见习一阵毛骨悚然。)
………………
  实习生低着头小心看路,怀里抱着一大团被褥进来,见到门外一大群人围着,心里吐槽了一句不就是剖腹产危象么,抬头一看靠窗那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dr shaw!”
  医生故作高深的招手。
  “独挡一面了?Meredith?”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
  “哦,看看,这是个漂亮的小男孩。和你一样,是个混血儿。”华裔女医生从Meredith手中接过婴儿,揭开被角,给同样拥有混血儿漂亮深邃五官的shaw看。
  医生的目光打量在他熟睡的面容上。她那天没有仔细看,光顾着抢救母亲了,没有来得及看清洗后出来的小子。
  他白白嫩嫩的,以后会是个帅气的小子。那时自己估计也不怎么出外勤了。和root一起管管公司种种花也不错。
  想到这里shaw只是笑了一下,没有怎么触动。也没有去接小孩的意思。在她眼里那以后只是个陌生人罢了,她也不大会记得,她为什么花了不知道为什么十倍于人的精力去救了一个恶性羊水栓塞并发DIC的孕妇。那只是救病人罢了。
  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奇怪,她连世界都拯救了呢。
  “他很漂亮。”Meredith说。
  “我听说她用你的姓给孩子命名,doctor,中文里的肖,好听的名字。”
  女医生从兜里掏出字条给shaw。一脸鄙夷的神色。
  “别装了,像你一样高超的间谍能读懂中文。这虽然对你来说不算什么,至少是对她有意义的……中国人讲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她都会记着呢。”
  医生摊手,扫了一眼。踹进兜里。不标准的发音读出了小孩的名字。。
  “林肖,不是很懂你们,其实波斯人用父亲的名为姓,whatever,我还有一个神外的小女孩要去检查,回见。”她快步拉开门,轻快的跑走,
  “真是我偶像。”Meredith咬牙切齿丢下一句,连忙追上去。  这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让dr shaw实在头疼。
  …………………………
  漂亮安静医生昨天没来,前天没来,今天小女孩一直在一种委屈失望中。虚弱的,委屈兮兮的一抽一抽,
  孩子的母亲已经以泪洗面,Simmons昨天说医生shaw在医院被打伤,可能不会再接这台手术了。他会另外安排人去手术----更有经验的医生。
  “那是鬼话,有经验的医生很多,但没一个有dr shaw那般牛逼。。”Meredith说。(不知不觉她已经开始这样说话了。)
  新医生没见的来,倒是Dr shaw的那三个实习生经常跑上跑下来帮忙。他们真是好心呐。
  一堆实习生前呼后拥,恭恭敬敬的拉开门,医生回来查房了。
  “增强MRI显示没错,检查结果已经更全面了,没意见的话两天后等我恢复一些就能手术了。”她说。
   眼睛里依旧没什么笑意和热情,病人家属却连忙站起来,
  shaw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躲过了握手。
  服务态度,她生来就没有那东西……
…………………………
今天 医院天台休息区上破天荒终于多了一位稀客。
  “surprise~”
  祝君康复蛋糕。
  大簇鲜亮的使人打喷嚏的鲜花。
  摆成几圈的饮料杯。
  那淡定过头的医生翻了标志的白眼一枚。自顾自寻了个角落位置,讨了一杯柠檬水,靠在椅子上悠闲的翻起时尚杂志。
  party一向不是她的菜。
  “嘿,医生,肋骨怎么样?”金毛崽拿着杯走近。
  “长着,走开。”她吐出几个字。
  “我不管,20刀赌今天你没带枪,”
  shaw瞥了他一眼。下一刻,金毛崽使劲按在桌上哇哇大叫求饶,医生依旧手举着柠檬水。
  场面回放。医生迷之扯着他领带往桌上一贯,闪电般回手。一脸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我不需要枪。”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逞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去泡你的妹子把,那护士Nadia挺喜欢你的。真的。”她抽出另一本时尚美食杂志摔进他怀里,翘起腿继续享受休息时光。。
  休息区是医生护士们休息八卦之所,实习生们的偷偷打盹圣地。可正主儿坐在那里,八卦忽然偃旗息鼓了。这让医院护士长大姐,男护士Kenny和八卦心熊熊燃烧的实习生shannon捶胸顿足。
……
  “哦,你来真的?你想被Dr shaw她老婆射膝盖?”
  “哈,你活腻了?哥还想多和急诊护士站那边的小护士约会几次呢!with both of my knees……”
  “你看清那天围殴Dr shaw那几个人的下场了吗?当场被废了膝盖,到现在连个屁儿都不敢放,那可是有黑帮背景的,院董她背景该有多恐怖……我要是娶这样一个老婆我宁愿从此戒酒。”
  “去你的吧,bro,你先减掉小肚子再来。院董可是个极品,你有shaw这样从战场上下来的好身材吗?……”
  “旁友,别忘记dr shaw也会打你膝盖的。1120医院枪击案……最可怕的不是得罪院董,而是得罪了医生她老人家啊!”
  现在医院instagran和friendzar风云榜上套路就变成这样的。
  『霸道根总系列』
  『特工医生征服美貌女总裁』
……………………
  大概只有Meredith知道的内幕多一些,可这姑娘太正派了,八卦在她这死死咬口不松
  doctor 很少称呼院董昵称,只有偶尔听到她对朋友们说,
  别理她,德州小阳光内心灿烂着呢。
  这可是个有爱的昵称。她想。
  ………………………………
  太阳还暖和着,医生何时已经消失在天台上。
  受伤能使她更加小心和条理分明,做事更加井然有序。像她那样的人能在哪里都工作的很好--都像卧底一样,鱼融入水,大海之中。
  通常受伤的愤怒使她会冲动富有侵略性,斩断大头,屠杀巨龙。但出奇的现在没有这种易怒的感觉了。这某种程度上使她更完美。因为受伤使她更注重于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以前的shaw善于进攻,现在她学会了防守。
  她坐在办公室椅子上,小心调整坐姿靠在椅背上,保护她受伤的肋骨。
  她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跳跃,打开界面后,竟然出现类似Mr finch 的lunix界面,代码闪过去。然后她找到了她需要的东西。
   “done,”她敲下最后一次回车 医院系统的蠢界面又弹了出来。
  Meredith敲开门。
  “你的咖啡,dr shaw。”
  shaw深深打了个哈欠。她被手术台上撤下来后依旧上班,但活儿被实习生们尽量分担了。
  咚咚咚。
  又有个人敲门。
  shaw随意喝了一口,放下道,
  “请进。”
  “dr…shaw?”
  “yes,me,请进,请坐。”
  那个年轻医生大约30岁左右,精干的小西装。黝黑的肤色。很有标志性的脸--等于一张名片。
  正直的医生和手艺精湛的医生如今很难找了。她活见鬼的神色可不是装的。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
  “是你?”
  shaw从文件上抬头。
  “Dr ernright,我们医院正在招人,精英的,有精力的年轻医生,我很希望你能加入。”
  Meredith愕然。什么时候shaw开始成为管理层招人了?
  “我不知道你也是医生,shaw。”医生坐下,Meredith正想去倒咖啡,被她按下。
  “哦,她也是你的面试官之一,Meredith grey,虽然她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实习生,不过她依旧有这家医院的小额股份……虽然不多,但也足够列席,她和我加在一起可以招人来。”
   “哦,没关系,我也认识Mark Grey,可以说我尊敬他……纽约综合医院很著名,但我再那里除了很出名外没有其他什么,医院也只是更有钱,更大……没有进步。你也没回答我的问题,shaw。”
   “我之前没告诉你参军之前做了什么,我毕业于霍普金斯医学院,2000级。”shaw开口道。“技术上,我确实能做医生。”
  “但这可不是什么好理由。”ernright很聪明。  “你和朋友们不像是会做医生的人。医院的规矩太多了!”
  “我暂时退休了,”shaw嘴角上扬。“世界在改变啊,我也得适应。所以告诉我,干不干?”
  “生活已经无聊了,我知道加入你肯定会有趣的,尤其是和手术室里的摇滚明星一起共事,”医生优雅的站起来。“我正式跳槽了,”
  “正好,你可以顶我的班。”shaw站起来将文件丢出去。签名。Meredith被她撺掇着签名。半信半疑的看向shaw。
  “dr shaw,我们医院的工资待遇还比不上纽约综合医院吧?”
  “这个嘛……我听说我们医院新开了人才储备基金……”她整了整衣角捂着肋骨站起来。(其实是30分钟前才开的。。。)
  “我真不敢相信我就这么交代遗言,如果我不在,Meredith,你就跟着她。”
  “看起来这肋骨伤的不轻。你们的创伤室在哪,我帮你重新固定一下。”
  关上门。
  医生就压低声音狠狠问,
  “你的伤好了吗你就打架?据我所知这家医院出了好几件大事都是你的手笔吧?”
  “我能管我自己”shaw撸起袖子坐在床上。“但我有个病人需要你的……会诊。这说起来真奇怪。我已经当了有一段时间医生了,会诊这个词可依旧很奇怪。”
  “你不适合社会生活,shaw,你依靠自己已经很久了……我猜你的病人,是root吧?”
  “我已经这么好猜了吗?”
  “废话,我团队们花了不知道多少力气才把她掰开……”Dr Ernright摊手道,
  “我就当做是追求一项新目标了,plus,Amy和我欠那两位先生的。”
  shaw嘴角一勾。
  “你知道吗,要不是你不是我的类型,我或许就要喜欢你了,何况你和西装男是一伙的,如今你这一款已经不多了,试着别死掉太早。”医生再拿起听诊器。
  “Amy is…cute,”shaw皮笑肉不笑的恭维道。
  “谢了,在这里我们可以后背托付,我挺喜欢这样。besides,私下里说,我更喜欢这家医院一点……还有露天天台。”她挑个眉毛。挑衅的眼神看向shaw医生。
  “我和Amy可以在这一起喝杯咖啡什么的……”
  “我是真心的,Mr thornhill希望你为他工作。好好享受这份工作。”
  ………………
  “Dr Ernright,你的新办公室。”医生回过神来,shaw的小实习生身后跟着一个西装男,行政管理人员。
  “Dr shaw真是牛,竟然认识Dr ernright还能把她拉过来。我们医院的心脏外科专家自从Mark退休后就一直没有填补上……”
  “她们之前认识……我还能说什么,天才都是惺惺相惜的。”Meredith耸肩对行政管理人员说。她倒是很看好这位年轻医生--年轻,干练,纽约州心脏外科专家……
  ernright笑笑不说话。知道dr shaw的小秘密还真能带来一些----优越感,无意冒犯。但她同时也好奇那个特工小姐是如何当医生的。
  所以她坐下来问留在里面的金发小美女。
  “shaw在医院都做什么?”
  Meredith立马自豪的说。
  “嗯……大部分在创伤科,也帮急诊,偶尔还接一些其他科的病例----她擅长很多科。”
  “很多科未免太过于谦虚了吧----Dr Mark Grey这样的人教出来的学生,一般都擅长所有。”她津津自喜于自己的消息灵通。“当我听说她是shaw的时候一点没有把那个中东混血特工和Mark联系起来。那个女人太简单粗暴了,我就想她怎么会有那么深厚的医疗功底。”
  “是…把…但shaw刚刚来,她只去神外和胸外转转 ”
  “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孩子,shaw这一次并不止是玩玩而已,你知道她把我请来的真正目的么?”心脏医生温和的道。
  “请指教?”
  “她的妻子……Samantha Groves的心脏医生,是我。”
  “what?”Meredith差点把舌头吞下去。
  “你知道shaw这个人的为人……至少知道一点。一丢丢小建议……”医生好心说。“真正的天才往往和疯狂一线之隔。对shaw如此,对Samantha也是如此。当你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尽量躲远。”
  “我认识shaw……可Samantha,我是指院董,她相当神秘。”Meredith困惑不已。
  “哦,她们没什么好怕的,好人。”医生怀念的回想了一下。
  “恐怖的,神秘的…好人。好人守护人们,而我们守护他们。”她轻声道。
  ………………
  实习生们的心思一天一天不知不觉被带歪着。她自己却浑然不知。所谓上梁不正--老板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
  偷偷招了自己满意的人以后dr shaw从容的回去养老了。外面阴沉的天,她住的病房也没有开灯。她靠在墙上,赤着脚,映出了肩膀处光滑的肌肤。将一把Reese钟爱的P226R拆了又装,装了又拆。膝盖边躺着一把大枪。  院董给买了一条紫色长绒地毯…… 
  root为了不让她无聊。把她军火库里面的收藏带过来给她完。顺便把她新买的枪带过来给她擦。
  “这玩意儿小的能打老鼠么?”她一面嫌弃double tab,一面还是拆开,磨去序列号,上枪油保养。
   Ernright带着油酥奶皮造访小队里飞檐走壁女特工shaw的时候,看她毫无形态的坐在地毯上,心里才算圆满了。这才是那个恐怖的暴力女人好么。
  “你们打算拿这家医院怎么办?”她放下手中的资历。root的病例,
  shaw打了个响指。灯光慢慢亮起。
  她才发现了地上的那把恐怖的玩意儿。
  “别动,这玩意一枪下去半个人得爆炸。我很确信我有这个街区口径最大的枪。”shaw先将其收起,用一块干净的手帕擦了擦手。
  医生倒退了两步。想想还是换个话题。
  “你的用药方案目前来看我完全同意也想不出更好的了。而且……病人还很年轻,药物引起的心肌一过型损伤,只有一点心律失常……是有缓慢重构恢复健康可能的,不用做手术。如果是两年前还不能给你答复,我有一个朋友---可以说是我的导师,他在心肌功能的研究上有了长足的突破,我觉得可以值得一试。。。”
  shaw慢慢抬起头,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医生。“真的?”
  “只要你想。她需要一个24/7盯着她的人。而你是完美的也是唯一的人选。我们加一起可以看到奇迹----她已经是个奇迹了不是吗?”医生郑重承诺。她一向只是个冷静的医生,但这颗心脏的鲜活跳动却在她从业以来占据着最高的分量。她为其投入了无数精力…………她也终于是小分队的一员,而root是整个TM小分队的希望
  shaw喜欢挑战,尤其喜欢夺命的一瞬。或者是死里逃生的那一刻;这些成就无与伦比。她觉得有一日死后在墓碑上刻上
  『这个女人平生所干的只有一件事,挑战死神并且从不失败』会不会引来驻足的人崇拜。
  而且,上帝表示,这个女人连死神都已经懒得去管了。她简直是极度蔑视危险。
  医学上的挑战她尤其渴望,所以她能一次次救活病人。
  但root对于她,已经是不能割舍的血肉。她发过誓要让这个女人不被她打死。她愿用余生保护她,一起并肩作战。尽管她没有认真想过。
  『我尤其愤怒的是你们有可以爱的人,却选择让她们去死。』
  她怎么能不选择尝试下,纵然那是个给一点甜头就上天的花样作死女人,可也不能指望root单方面调戏不停得不到一点回应啊。那样是不是显得很逊。
  “shaw,你不用觉得是你欠我的。”每当root露出那种挑逗的,深情的小眼神的时候,她就再发誓一次,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而root一直都认为那样执拗坚决的大锤很美,简直性感到爆了。
………………
  (填了那么多字数还没填完么。。心累。下段暴击,医生shaw对实习生的内心独白。)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