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TM时代 A Long Night 2

10:30 PM
  西装男跳下飞机,和人一起抬下伤员。shaw还穿着那件愚蠢的宽大消防衣。并没有往里面走。
  “告诉急诊医生们他们的情况,Meredith,我还得回现场一趟, ”
  她重新往上爬回了机舱,拉上门。神色比刚才稍微凝重紧张了一些,因此声音也低沉的可怕。或许有一样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没有受伤。”TM说。
  “我知道。但那是零下十几度下着暴雪骑着机车追人,你该知道那个女人是疯子。快找到她在哪儿。”
  TM很快发来一个小红点。
“拿到位置了,John,发到你控制板上了。”
  “得提醒我要买没有网络控制的飞机。”西装男吐槽一声,黑色直升机优雅的倾斜掉了个头,消失在夜空。
  飞机里的shaw随意的丢出一块root的大毯子擦掉机舱的血迹,然后伸长胳膊往后面探去。她了解那个女人,足够了解到她会将武器藏在哪里。有两把手枪加几个弹夹。然后她将愚蠢的救援外套脱下来,在单薄的手术服外面套上件她的毛衣,才穿上它。
  …………
  root身上让shaw觉得hot的优秀品质有那么几项,但有一项她不太愿意承认。栗色头发高个子会骑机车。大长腿骑车也就算了,root还穿那种紧身的黑色皮衣,shaw都觉得她愿意跟她亡命天涯去 。在化妆品店那个金发婊子认出来她,当着那么多可能受间接伤害的人对她一阵扫射,shaw当然也狠狠回击了去,她茫然的跑出门,撕掉那个愚蠢的名牌,小疯子就那么骑着机车出现,带着她离开。她还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愚蠢的白日工作,她一点都不留念,一点都不 。
  可这是纽约最冷的天气,下着雪还是在高速上,她还是期望那疯子没疯到完全疯的程度。
  ……
  11:48  PM
  她觉得此刻该找上她的爱人去喝一杯威士忌,依偎着在炉火边,一口从喉咙烧到胃 。天太冷了,哪怕带了帽子都觉得雪水进了精心打理的头发里。但医生太忙了,上一次联系她还是急匆匆进了手术室。
  root一心追逐着前面的人影,有几次都要被甩了,但她有耐心。
  对方朝她开枪,她稍微低下头去躲避,然后学她家眼神凌厉的那位举枪瞄准。
  一声枪响后 ,对方的机车被击中轮子,噗的摔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她忽然感到为医生骄傲。那个人看似聪明,其实傻的冒泡,小心翼翼的围着自己,直到拉上一张怎么都逃脱不开的网。哪怕在此时,她也是想着赶紧回家,而不是像当年一样,用那种永远热情而显得不真实的语气调侃几句,显示自己的眼高于顶。然后留一个高挑的纤细背影。
   对于肖,她是想要她幸福的。 肖是个内心如此纯净精神那么坚韧的人,值得拥有世界的善待。她脚下将那枪踢开,然后蹲下来。
  “哭吧,你的运气真不好。老实说,我们家那位拿枪的姿势都能打趴你。”
  ……
  11:48 PM
  直升机翼的轰鸣声太响,shaw听不清下面的喊声。
  但在雪的呼啸声中,清晰的捕捉到了远处一声枪响。TM很快定位到具体位置。
  “那是她们!该死的,交火了!”shaw怒气冲冲的道。
  “地形不适宜降落,shaw,希望你们带了绳梯。”大个子很快专业的做了个空中停顿,慢慢找到枪响的来源,然后开始下降。医生奋力拉开舱门然后找到绑好的绳梯往下扔。
  地面上两个雪人。
  “for god's sake!上来!root!你会冻死的!”
  小疯子抬起头,看见那张带着些微怒气和埋怨的脸,黑色直升机里面露出一个穿着笨拙大衣的女人,顺着绳梯降到地面。
  “我猜医生不会丢下伤员在事故现场?”root的嘴唇看起来都冻的青紫了。这样轻松而随意出口的调情语气让她怒气值一下飙满。然后shaw一下子脱下那件滑雪服,罩在那小疯子头上,架着她往绳梯上拽。看都不看一眼地上双手双脚被束缚带绑起的那人。
  窝在飞机宽大的皮质座椅上,空调暖气开到最足。root开始感觉到她的肌骨从内往外驱赶着冷,不受控制的牙齿开始上下打架,纤瘦的骨架开始慢慢战栗。就跟她沐浴在医生冷冷的表情中一样。
  “honey…”她想开口,但出口那小奶音已经完全变形,所以她闭上嘴。
  shaw深深的看着她 那个小疯子在暴雪天追上了爆炸客。正当root觉得她要用眼神杀死她或者开口咆哮时,shaw一把丢开了root握着的她送她的那把钟爱的USP,然后捉住通红的双手,伸进她自己解开的上衣下摆里面去。
  “嘶…”
  root猝不及防的听到了医生牙齿缝间抽气。她习惯打字与玩弄枪支的手麻木的几乎没有知觉,得过了几秒钟才缓慢传来一些舒服极了的温热 。那是shaw的肌肤,她的小腹,结实而温热的小腹。天呐,她自己都能下意识觉得那牙酸的冰冷刺激。下意识缩回手,可医生握着她手腕很牢,留下红印。
  坚定。root对上她的双眼。
  那双大眼睛里面有千言万语,但它的主人就是咬牙,一个字都不说。
  “no,shaw,不要。”她几乎是哀求她。
  然后她看见那双鲜活鹿眸湿润了起来,拢上一层潮湿雾气,刚刚硬起的心肠 又软了下去,柔和而安慰的低音炮嗓在她耳边响起。 
  『it's okay,it's okay...』root内心一震,那深入灵魂的声音一下子冲垮了内心一道防线,一塌糊涂。
  “sameen……”
  “喝一口。”医生满不在乎的小声笑了笑,将她的手拿出来。放掉钢筋般的五指,从不知何处摸出的威士忌瓶在面前晃了晃,然后拧开瓶盖自己喝了一大口,递给root。“小口,小口喝。顺着喉咙慢慢滑下。”
她们没注意到,彼此的膝盖交叉相叠,鼻尖相隔不过几英寸。她穿着那件难看的消防外套。鼓鼓的兜里都是些医疗器械。但她看起来认真极了。
  root想着她的医生变身急救队员来救她,也不赖……
……
0:13  AM
  “回你的办公室,洗个澡,吹干,换点干衣服。”下飞机前,shaw将酒瓶塞进了她怀里。然后对西装男点头。
  龙猫笑出现在他擦红的脸上。“我也在院董的房间蹭蹭威士忌好了。以防晚上又要飞。”
  root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不来吗?honey?”
  “我还有工作要做。”shaw耸耸肩,不顾被root扯一个趔趄的尴尬。“ still on the shift,remember?”
  “…你永远能带来惊喜,sameen。…”root眼神火热的能融化她身上的冰。shaw不用思索就能抬头吻上她的唇。然后回神,毫不犹豫的跑开,留下小疯子留恋看着的背影和西装男低头看脚尖。
  ……
  0:18 AM
  dr shaw穿着一件被雪水浸透的消防衣踏进了急诊室。
  “哦,医生,你该回家了,今晚你救了很多人,外科部门有Paul 和Scott值班就很可以了。”
  shaw摆手,径自跑向更衣室,拿出一件新手术衣穿上。
  断线的那两小时实习生们做的很好。听到那直升机起落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老板回来了。正从观察室往外走去。
  她正在精神抖擞的问急诊中心主任。
  后者兴奋的说着什么。看来失去的患者并不多。
  shaw抬头。
  dr zia 兴奋的的道,
  “哦,那一定是小TJ的脐带血到了。它就在奥斯汀----哦,我忘了说,他竟然是被父母偷过来的,dr  carllahan设法找到了原父母……”
  shaw对这些不感兴趣。
  “所以男孩有救了?”她问。
  “是的,他活下来了。”
  “当浮一大白。”shaw得到答案后平静的转身按下电梯。
  “那直升机,酷毙了。他父母一直想当面感谢你。”dr zia 最后道。
  “学会的而已。”shaw已经受够了每个人都这样说,。她会的还多着呢。“我不做这种事。”
  然后留下翻白眼的急诊主任。
  酷小孩酷过头了。shaw的样子就像大学里那些篮球队员。
  …………
0:20 PM
  外科手术室里送来一个匪夷所思的病人。本来只是切除一个肝脏囊肿,却术后血压降低,咳嗽不止,但连打了几支肾上腺素都没用。
  shaw听着里面的人一面报着病史一面手忙脚乱。
  她好看如刀锋的眉毛皱起,一面复述。
那个手术室门外的平板忽然显示出了字迹。列出了各种可能。
  shaw疑惑的转过身,看着手术室里依旧忙碌的人。
  她讨厌外挂,尤其是在专业上。她可是正儿八经医学院毕业的。。然后她抬手敲敲门。
  一手术室的人抬头看矮个子医生举手捂着口罩敲门。锲而不舍的敲门。这正在危急关头呢!
  “可能是其它休克。这家伙去过墨西哥?寄生虫?”
  里面的人恍然大悟,迅速开始动了。
  然后shaw选择去啃个没有猪肉的三明治。
  救没救活那个家伙,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
  0:30 am
   满脸生无可恋的Meredith和Harry坐在餐厅一角,看着医生大快朵颐。可怜的Ted还在观察室。
  “不吃吗?再有5分钟我就叫你们下去了。”shaw在另一边道。
  “先是人生第一次爬直升机,再是人生第一次看到真的肝包虫囊肿……我觉得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well,我不知道你还晕机……”shaw摊手道。
  “开始没感觉,后劲比较大 ”
  “但你和我救了那个小男孩,那个颈椎骨折的也多半避免了截瘫。so no,我不认为你还在害怕。没有你我也救不成他们。”shaw已经站起来。
  “以后你多半也要这么做,所以不需要适应。只要接受。”
  shaw举着她自己那杯应得的意式浓缩施施然转身回急诊。
  Jordan和T.K推着肝囊肿病人回来。在电梯等到她。
  知道shaw不喜欢声张,她们都只是点头致意了一下,“thank you ,shaw,”然后推着人回到楼下观察室。
  shaw这一次又是对的。
  …………
  1:46 am
  OR门口有两个年轻人大眼瞪小眼。Paul和一个急诊的实习生。shaw记得她。印第安保留地居民,性格直爽但有些……过了。
  她第一天见到shaw就出言嘲讽她架子大。然后不屑于解释的shaw只是哂笑一声给个后脑勺。此事不了了之。
  “dr rivera,41处图钉?那就是创伤。为什么不叫创伤会诊?”
  “有什么大不了的?dr…carmings,that guy just hurt his skin。医用胶水已经足够-plus,他自己不想进手术室的。”
  “那也不能直接叫护士解决问题,下一次,……下一次,如果你再不打电话叫创伤科下来而是叫个护士,我一定把你加到实习报告里去。understand?”
  实习生看起来气的不清。转身而去才看见转角看好戏的shaw。
  “所以你就是那个逞英雄的直升机英雄,hah?sergeons。”她摇摇头往外走。
  “apologize to Paul,”shaw平静的眸子里声音一点点冷下来。那刻骨的冰冷让人寒战。她拦住路。
  “you know what?you are just a freaking coldblood machine。”实习医生shannon毫不惧的挑战权威。“什么样的怪物在宣布病人死亡的时候吃东西?”
  shaw脸色平静的不变。
  “again,apologize to Paul。”
  “你没听到我说的吗?外科的权威又怎么了?!你们知不知道医生意味着什么?有多少病人在缺乏正确的治疗中死去。去他妈的官僚和制度。”
  Paul在shaw身后道:“算了吧,shaw,不用计较这个。这件创伤中心是外科和急诊一起的,我们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会明白的。”
  “no,you are right。”  shaw抱臂靠在墙上懒洋洋的看着她 “我从6岁就知道我是个怪物…我是个反社会,我没有感情没有朋友没有牵挂…所以我没有通过住院医师项目…但是你他妈的得四次救活晚期肺衰竭再来跟我说话!你知道我熬了多少个通宵,翻了多少书,问了多少人才救活那个老鬼4次吗?任何一个人都会告诉我晚期肺衰那无!法!挽回!而你连一个简单的外伤病人都处理不好,也不想去请教一个精通创伤的外科医生,那就是你说的当一个好医生,充满同情心与爱心?sorry,那行不通啊,。”shaw摊手道。
  “你牛你厉害。”她绕过shaw,“姐知道你跟院董关系好,好到那种脱裤子的那种,我说不过你。我只是个底层的,卑微的小实习生。”
  shaw的脸色卷上一袭怒容。
  但她没必要解释什么。root可能会生气,但她却是不痛不痒。
  实习生刺头儿往前走,另一个拐角电梯前,shaw的三个实习生并排在那里,用一种失望的眼光看向她们的朋友。
  Meredith抱紧手中的一叠厚厚的报告单和病历夹 。她径直走过去。然后错身而过。
  “你没有资格这样说Dr Shaw,shannon,换是我要是院董,我直接把你开除都是问心无愧的……你根本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同为医院看好的实习生尖子生,Meredith和她的关系一向不错。但这一次,Meredith不打算站在她一边。
  “你说的那个冷血的怪物开着直升机到车祸现场,把自己吊下去救起了那个小男孩。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离谱的太远了。”
  Meredith走上去将报告单给她。
  “你要的结果,dr shaw。”
  shaw抬眸。
  “你说的太多了,Meredith,ops do not count this one。”
  “但我忍受不了一个无法做到承认错误的人,dr shaw。”她平静的回答道。“你可以罚我做一个星期直肠质检。”
  “no,我会罚你做100个上下来回楼梯。医院多出一个住院总医师位置,Meredith,我明天就是住院总,可以接外科部门其他科室的病人。我希望你们三人都有所准备。那更恐怖。”然后她翻着报告单走向病房推进来。
  “跟上,你们三,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们。”
  Paul摊摊手,走向急诊室。
…………
1:53 am
  “incoming!”shaw迅速放好手中的本子。站在门外,手捂住耳机,如同指挥官一般发布命令。
  从root黑进了911调度中心开始,她就能知道急诊室几时能来病人,吩咐实习生去拿手术包……Meredith虽然隐约能知道她可以预先得知消息,但三人也默契的不问。
  然后三个实习生先后奔出负责的病房,跑向急诊。
  通常急诊医生会先接病患,检查,处理,直到足够稳定,推去外科手术室。
  但这三个实习生似乎预先知道了一般,竟然有分工的一一跑向每一床搬下来的急诊病患,兜里神奇般装着各种药品。肾上腺素,纳洛酮……甚至有个家伙手里还拿着血袋----妈的,他怎么知道病人是哪型血?
  急诊医生见鬼了。
  “what the hell?”跟着床跑的Jordan苦笑。
  “dr shaw sent us!”Harry的鼻头红红的,发梢因为跑步奔袭而有些汗水,但眼神依旧兴奋不已。“说可能需要血。OK,她说她已经准备好了手术室,直接进OR2不需要术前准备。”
  “我一向知道那人神奇,没想到还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医生吐槽道。
  “心率下降血压下降,”Meredith将手环从病人手上撤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dr shaw用了些新方法……是时候迎接医疗革命了,drs,让一让,这位先生优先进手术室。接下来还有两辆救护车呢,dr Jordan,建议您去门口等着,I got this one。”
  跑在最前面的Ted已经按下了电梯,拦着门。
  然后她独自带着病人上了电梯,弯下腰对那位失血过多而双目拼命瞪大的人道,“放心,先生,我们都是比专业级还专业的--外科医生。你会美美的醒来。”
  “shaw简直把院前急救,急救和外科急救发挥到了极致。”那俏丽女医生无奈摇摇头,双手插兜跑向院门口。
  ………………
  3:35 am
  随着一床推出shaw占据的OR2,手术室里的另一颗摇滚明星也随主任走出OR1。 
  “那真神奇,Paul,你做的很好。”
  “事实上,那是噩梦提醒我的。”黑人小哥腼腆的笑了笑。“嘿,shaw。”
  “困吗?Paul?”
  “当然,”主任和Paul一齐道。
  三位外科医生露出忍俊不禁的笑意。
  shaw掏出耳机,掏了掏耳孔,打算消停一会儿。然后她抬头,却看到一杯咖啡端到她面前。Paul看了她一眼,接过来另一杯。
  是那个先前刺头桀骜的实习生shannon。
  “所以你就是靠这东西告诉Meredith,Harry和Ted需要做什么的?你们这些可怕的前特工。”
  “放心,没毒,我不是那种说别人事后不道歉的那种人。 ”
  shaw接过去,并没喝。
  “那你为什么又来了。”
  “我想了想,我确实不能冒着自己被开除的危险得罪一个前途无量的外科医生。我的家乡需要一个医生。大家伙凑钱付我的医学院学费,如果因为我一时嘴炮得罪了院董,我会非常对不起他们。”
  shaw无语。对她的坦诚感到非常无语。
  “我对背后阴人不感兴趣。”她依旧不动手中的那杯咖啡。“通常我看你不爽的话会直接揍你那张好看小脸。如果看你非常不爽,我会直接拔枪突突了你。如果你担忧的不是你的身体健康的话,那很comforting。。”
  “现在我不知道该不该担忧了。”印第安女孩摊手无辜道。“第一句话我还刚开始喜欢上你了来着。”
  “听着,滚回你的急诊去,告诉Jordan,我知道了。”shaw将咖啡放进她手里,还是没喝 。“提提神,你脸色差的像喝了一坨tekira”
  “嘿,我们少数族裔的得团结,right?”
  shaw酷酷转身。
  “no,Indian,我是波斯西班牙混血。就算那我也不是弱势群体。我高祖父是王室成员---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属于那一类有信托基金的混蛋。。”
  留下一脸懵逼的实习生。问Paul。
  一脸镇定的Paul道,
  “她算是已经接受道歉了。”
  “为什么她总是努力和别人划清界限?” 
  “因为她是个可爱的反社会,shannon,shaw从来不承认她关心别人。她只是不承认而已。不代表她没有。你刚刚真的差点吓死宝宝了,你知道惹怒dr shaw的后果是什么吗?灾难啊!在外科部门,第一不能惹的就是shaw,第二才是Mark Grey……”
  “……”
  ………………………………
  4:50 am
  shaw觉得人生已经彻底无趣了。坐在椅子上晃着腿。
  偶尔几个OD的已经被急诊通通拉走。
  一个可爱俊俏脸的外科医生坐到了她身边。“直升机驾照hah?”
  “怎么了?”shaw处于神游状态。
  “我听说了你那个小小耳机的事--你的实习生太勇猛,把我们急诊都震了三震 。tell me,你还有什么一俩手绝活没使出来?”
  “我不会说的,cute boy,”shaw毫无所动。
  “我只想说,谢谢你拉上来那个男孩。他和父母现在团聚了。”
  “不关我事--你们治好了他,连那么难找的脐带血都找到了。”shaw皱眉。“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升级硬件系统这件事到底是院董的意思还是你玩票的……”
  还以为你们从来不问呢。
  “……”
  “你们院董是个不在乎钱的混蛋,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被训练成特工……那就不是医院了,那整件事透着诡异。我只是在训练我的实习生,for fun。但是…Meredith这些人需要医院系统以外的技能点补充,他们以后能成为很棒的医生。。”
  “got it,”
  shaw目送着他离开,继续安静的喝咖啡。目空的看向前方。
  战争结束的日子就是这样。
  “日子就会变得无聊哈,亲爱的。”那个高挑的,散发着眼波的女人走进门,急诊室休息室的空间立即变得温暖了。
  单薄的肩上披着优雅的酒红色羊绒衫,手里还拿着一件风衣。是进来以后脱下来的。自从shaw进了外科部门以后,急诊中心的空调就再也没坏过了……shaw依旧无神的看着前方,似乎在沉思,反正很平静---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到来。黑客一直不敢小看医生的智商……她满点的特工技能外,也依旧是聪明绝顶的智商。。
  root在她身边坐下来,身边的位置。自然的将手插入她放在膝盖上的五指间,悄悄的扣紧。
  shaw没有反应,或者说,她已经默认了这样的做法。然后准确的将空杯投入垃圾桶。
  白色杯子显示着里面并不是咖啡,而是机器自作主张点的牛奶。好吧,加料的牛奶。
  “你累了,睡一会吧。”
  “no,root,I was drugged。”医生双眼无神的道。翻了一个不是很彻底的白眼。
  温热干燥的气息轻拂耳畔,另一只修长的手攀上了她的肩膀,耳廓,从她耳中取下了蓝牙耳机。
  “没关系的。他们暂时不会有事叫你…病人有事-我就喊醒你。。”那小奶音和root洗发水的香气覆盖了她全部的感知。医生不再强打精神,而是一下子放松了神经,放松了紧绷的下颚,嘴里咕哝着什么,波斯语口音浓重。
  但黑客微笑了一下。
  “你可以任你所能终结我。只要你醒来。亲爱的。”
  她将风衣盖在终于歪头靠在肩膀上的医生身上,然后小心的将她放下来。头枕到自己膝盖上。
  “你能帮我翻译sameen的波斯语么?这种小语种真是太私密了……”
  耳中机器的声音很暖很轻。
  用shaw的声音复述了一遍,那让root觉得很好听,好听到耳朵都竖起来了。
  『神啊,我的爱人即毒药。』
  然后她嘴角流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
  “是啊,sameen,若不自愿你怎么会喝下那杯毒药呢?”
  ……………………
  医生大抵只有在root身边才可能卸下防备。然而她像孩子一样安详的睡着,长长的睫毛,悠长的呼吸。
  5:05 am
  groves女士给人的感觉是优雅的,文静而温柔的。她纤长的手拂过dr shaw深邃的面骨,轻轻的按摩着她的光滑肌肤。
  这两个岁月沉淀下来依旧完美吸引的女人有着不同的张力。唯有深爱不变,永不褪色。
  这会儿他们尽量不去找dr shaw。不要理解错了,dr shaw是难得的好人,不带一点私心的专注工作的好医生,但是她还有白班要上。如果夜班不休息一会的话,她可就得连续工作36小时了。那样可是吃不消的。
  虽然她自己真的不在意,但大家伙和美丽院董在意。。
  “gotcha !”门被实习生推开。然后Meredith戛然而止。
  root优雅的倾身堵住可爱医生的耳朵。
  “你们的教官说过不要那么冲动么?进门前要先清楚情况。所以,rule 1,推门不要说话。”
  Meredith溜进来。“呃,我只是来通知一下,观察室2病人已经确诊为黏液性水肿,注射了500mg 甲状腺素,已经好转…那个…is dr shaw sleeping?…”她晃晃手指,指着她膝盖上的医生。
  “技术上来讲……她是被镇静了,”root撩起栗色小卷发到耳后,温婉中流露出笑意。“否则是别想让她休息的了。”
  她已经听到了自己的舌头打结的声音。
  “so……so you drugged her?”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她拿起沙发上的平板,在上面轻划了两下,点了三下。
  “tell Ted,Harry-哦,我喜欢那个名字,Harry,我常叫我父亲的名字为Harry,你们三个下班了。”
  那个优雅如鹿般灵动的女人,她修长优美的极其过分,那双蜜色眼睛看起来包罗万象 。她看似平易近人,却似隔着什么鸿沟,绝非容易亲近之人。那傲慢与蔑视隐藏在柔软的外表之下。她怀疑那个女人是否也跟shaw有着类似的问题……不关心周围人的死活,只关心自己的朋友。但仔细看又看不出来----道行到了她们两个这阶段,即可一念成魔,她绝不是天真善良的那种女子。Meredith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她们院董绝不是什么管钱的money guy,她对技术的掌握程度似乎要高于dr shaw许多----甚至很可能本来就是她的手笔,那样复杂的监控系统,那样精致的小小硬件……如果这样的话,她决不止是院董。正如没人能明白shaw的脑回路,好像也没有人能读懂她。
  但只有一件事情能确定。她是真心的,毫无保留的热烈爱着那个医生。
  她的眼神出卖了她。即使善于伪装如root那般,也无处遁形。
  “大概只有她是最后一个知道我对她感觉的吧。”root轻轻的用指腹滑过她的脸。“不,她应该也是最后知道她自己感情的人 。虽然自己是个聋子,听不到,但那种声音太强烈,简直振聋发聩。”
  医生安静的闭着眼睛。不回答她。
  这是她 第一次看她如此安静的,放松的躺在一个人怀里。两个有着很多故事的人。
  “sameen 阿,”
  她有些惆帐的摸了摸自己的胃,再摸了摸医生的胃。“再做一次苹果馅饼好不好?”
  …………………………
  6:55 am
  Paul 和 Scott 关上更衣室,背起包走向门口,遇上更多的急诊医生,互相笑着打招呼,庆祝艰难的一班完成。
  外面的雪停了。阳光撒下来,在这座繁忙的城市。开始有了些微生机。
  夜班马上要下班了。
  一个高高西装男迎着他们旁若无人走进了急诊中心,灰色短发喷了发胶。黑色长西装和黑色长围巾下面无表情。
  他是如此引人注目也是如此不起眼,似乎世界与这样的人格格不入。
  “呃……一个问题。dr shaw的办公室在哪里?”
  “wow,你来找她做什么?”Paul不解。
  “只是归还钥匙。”
  西装男露出一个龙猫笑,从西装兜里拿出一只造型奇特的钥匙。
  “……这又是些什么车?我记得dr shaw没有分享车的习惯。”
  “谁说这是一辆车了?”西装男咧嘴笑了一下,往里面走。
  Paul和护士Kenny对视一眼,忽然恍然大悟,
  “the helicopter!”
  拔腿去追时,西装男已经消失无踪。。
…………
  7:00 am
  休息室。 
  dr shaw有些痛苦的捂着额头坐起身。随即一个激灵去摸枪,落到了一只修长的手上…那纤细的,修长带有骨节……还有熟悉的薄茧的手……root!
  她有些断片,半晌,才转头疑惑的看身后那人。靠在沙发背上惬意的看着平板的…不是她那磨人的小黑客是谁?
  “looks like the rock star in the OR comes back。”
  “什么鬼?你为什么要给我下药?”医生迅速翻身压上去,打算威逼她。不,也许加一点点些许美色诱惑。因为root一点都不怕这种威胁,反而甚至乐在其中。
  root平静的看着她,至少外表看起来平静---那一闪而过的惊艳还是没有掠过医生的眼睛。
  “that is sweet,”她回答道,“但是大个子还在门外,你打算让他打开门冲进来看到我俩…的兴趣盎然活动?”
  “这还没完!”shaw愤怒的用鼻尖出气,还是从那长腿身上滚下了沙发,起身去打开门。
  西装男背过身看到root依旧安全,挑了下眉,举起手中钥匙。
  “兜一圈?”
  “我开。”shaw伸手要抢,被Reese大个子手一扬,然后满意的看见了小个子搭档眼睛射出的怒火。
  “你会有更有趣的活动,我保证,sweetie……”root在后面,连忙走上来拦住她揍像那张龙猫脸。
  “你最好保证。”shaw看了她一眼,绷着脸,拎起风衣就往外走。
  root无辜的小眼神那样动人,使医生再也狠不下心去凶她,但是她走的又快又急。似乎晚一秒就要爆炸。
  “shaw穿的是你的衣服吧?”大个子无辜的和她对望。
  对于这场战争中受创最深的成员,大个子总是很照顾他的搭档,让root也不是很好意思她之前的态度。
  “我们很早就互换衣服穿了,你发现了没有?…”  
  “你是指…CIA安全屋10小时?”高个子一种面无表情的样子说着他应该不想讨论的话题…但root怎么觉得他内心是比这要欢悦的……
  root眼睛有些没有料到的愕然。“你也不赖啊,西装侠,和shaw就差一点点。”
  “是啊,”Reese挑眉。“shaw的态度是人都能看出来。只是你一直不敢去挑明----你不敢去赌。这也算了,我们那时在战争中,没有人敢说在战争中能活下来。”
  然后shaw依旧穿着那件长风衣出来,而是递给了root那件厚厚的羽绒服。
  “……我就当你是在关心我了。”root叹口气接过那滑雪衫。这风格不太搭调。
  ……
  然后shaw将黑色围巾从西装男脖子上拉下来,“飞行员又不需要这玩意儿。”
  “你这是报复。。”Reese没有发火,默认的装委屈道。
  “你只是挂着当衣架,又没用。”shaw挑眉,从兜里摸出几张优惠券,“请你们吃早餐?”
  “好极了。是不是也应该邀请bear 和 Harold?”root觉得自己的苹果馅饼又泡汤了。。
  “hell,no,跟Harold吃早餐就像是吃生蔬菜一样毫无垃圾食品,”shaw边走边将兜里不知道什么名片塞进西装男兜里。
  “这是?”
  “patient,我觉得她还挺cute,合你的口味。我不约患者出去,但你就没这回事了”
  “谢了,但是我觉得算了。”Reese叔郁卒。
  “别这样,John,你不去找那个心理医生你也得找别人,大家都指望着你呢。以免你再跑去求火箭自杀。”shaw摊手道,走向了医院一个街区以外生意火爆的那一家早餐店。
  “……我还是闭嘴当个老实飞行员吧。”Reese叔缝上嘴巴。然后三人挑了位子坐下来。
  “我其实很好奇。”root双手托着下巴看医生。
  “什么?”
  “John看起来对TM的权限已经超过了我……”
  “那是因为Harold开放了机器权限,我也是界面了。”Reese叔将点餐单交给root。“总要有点靠谱的人来约束疯子们。plus,我们也稍微拓展了点业务,”
  root并没有被冒犯到的意思。她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Reese是shaw的搭档,他帮助root也是最多的----甚至还带着Harold给她买装饰地铁的紫色长绒地毯和熔岩灯,粉红拖鞋……冒着被Samaritan发现的危险。
  “shaw在训练她的实习生,训练成TM 执行员那样的emt…我猜不是因为太无聊--如果那样就太悲剧了…”
  “怎么了,怕TM宝宝变成另一个小撒?”shaw靠在椅背上,朝那边的摄像头抛了个自己体会的眼神。小红灯不紧不慢的闪着。
  “她确实是无聊。但sameen确实也和TM打着小算盘…我不知道。 ”root装无辜的道。
  “come on,我敢说我们都打着小算盘…Harold弄出来的那个宝宝就是根墙头草。甚至帮root给我下药。我都不知道自动咖啡机里面出来的是牛奶,加了镇静剂的牛奶。”
  “哦,你真记仇。”root从兜里掏出一支注射器针头,“和好?”
  “那可不是示好礼物,root,no。”shaw一把夺过揣兜里,
  “那这个呢?”root倾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shaw白眼。
  Reese叔露出标准龙猫笑一枚。
  “6点钟方向,8点钟方向,有两桌人在看我们。”
  “我们也许太多暴露了,我不知道,我不太习惯。”shaw耸肩道。“或者你出现在他们面前,你比我更危险。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些人中谁会有危险。”
  “但我们也是有社交活动的『正常人』了,”李四叔微微一笑,似乎不是特别在意。
  ……
  7:07 am
  shaw,Reese,root三个人坐在那里,像真正的朋友那样谈笑,调侃,吃早餐。
  看着很正常,任何人都不敢猜测这是一个隐身与黑暗中豪华超级团队中三个身怀绝技的执行人。
  身后就是纽约繁华的都市,发生着各种有意思事情的纽约市。
  咽下满口香喷的煎培根,医生抬起头,对握着咖啡看着她吃东西的两位至亲同伴。
  “it's 7 o'clock,my night shift is over,what do we do now?”她眼睛里亮起精光,而root正期待这样的眼神和这样的表情。
  耳中同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三人也从彼此的反应中知道了发生了什么----耳朵竖起,凝神倾听……
…………
  『can you hear me?』
…………
  『yes』面无表情的,那是Reese。
  『absolutely~』眼睛都在放光,那是root。    
  『oh hell yes』翻了白眼的,那是shaw。
…………
  『正在计算路线……派遣执行界面…』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