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Classic 6---「ナユタ」「千亿」
你之于我
是一种超越时空的宏大

………………

孙玛丽心情好的连吃了一条街的美食,被撩到脸红的某人却站在她身后傻笑。

  「你家代表不是回日本去了吗,打个电话你都要这幅样子。呀,李世真!虽然比我还差那么一点点,去扑倒徐伊景那个心黑的女人足够了啦!」
玛丽xi一面鼓着腮帮子一面无情嘲讽,李世真瞪她一眼,
「说什么呢!」

「你就是被耍的团团转的料!」
「阿西,装没装天线啊,孙玛丽,你还要命吗?」徐会长要是能扑倒她李世真还会站在这里看你吃撑。
  李世真又好气又好笑,两个人拉拉扯扯总算是完成了任务将孙玛丽丢回了天下金融大厦。

  李世真心念着还没看完的资料,又赶回画廊,椅子上慌慌张张站起来一个年轻人,拢了拢长发,拘谨的鞠躬。其余赶忙伸手将雪白纸张归拢。

「别紧张,把没看完的那些拿来给我。」
李世真放下包就在组员们桌边拉开椅子坐下来。

员工们立刻不自然起来。

  很少出现在的S金融面前的S画廊众人尤其是徐会长,在这些年轻人心目中也许是个神话吧。

李世真没有空理会这些异样的小心思,她全神贯注,双手翻飞看着资料。不知不觉抬起头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代表,」助理看了眼面有菜色的组员,「您饿了吗?」
「啊,已经这么晚了啊。」李世真尚未觉得饥饿,却路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大家饿了吧,想吃什么都让金助理订外卖,我请客。」

  金助理摆脱完欢呼的组员们,拿着写好订单笔记本又起身走向桌前端坐着的画廊代表。
 
还是个年轻人,看起来没有比她们大很多,有时不经意间还会流露出阳光般温暖干燥的少年味道。
  这样的人端庄起来的老成持重,很可爱。

金助理打听过这位年轻的代表,是仰望的徐代表手把手亲自教导的,爱惜的很。在人才济济纪律森严的S金融,从未有人有过这样的机会。

   但看她一只手托着脑袋,执着圆珠笔,助理好像忽然明白了一丝徐伊景会选中她的缘由。
 
代表这样毛茸茸而活泼好看的人就是在这样的不为人知的角落,专注工作起来的样子也可以从内而外照亮一个人。
  再坚如磐石的人也不能拒绝她的眼睛。

「一份辣炒年糕,啊,很久没有喝过啤酒了,今晚不出去,」李世真似乎知道她站在身后一会了,自顾自欢快的说,「画廊的工作比较灵活大家不用束手束脚,请大家吃炸鸡哦。」

「啊?内。」助理愣了三秒,连忙掩饰一般掏出手机,去买外卖。

  李世真伸个懒腰,笑着转身对大家说,「吃饭前也看不进什么东西,休息一会,画廊除了主人区域可以自由活动。啊,那是金作家的电脑。不用尝试破解她的密码的。」

  她站起来没有回楼上而是去了平时只有金作家呆的区域。
  金作家临走前将香草茶教给了李世真。

   煮水,配茶,原料精心遴选,需要掌握精确的量与流程,还要加一份心意,一丝专注。员工们在看电视的同时,李世真盯着冒出细而密的气泡的玻璃水壶,轻轻叹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她煮的茶能达到让代表nim舒展开眉心的境界呢?

“听说张泰俊前总统年轻的时候和朴会长是挚友呢!现在看看……哇!还真的是利益改变人性耶。”

李世真端着托盘走向沙发的时候组员们正在激动的议论。李代表漫不经心的分给众人茶杯,无视了他们的论调,坐下来安静的听着新闻主持人讲着朴武一当庭指证张泰俊的90度态度转弯与武真集团权力变迁史。

对他们而言张泰俊前总统和朴武一这样终于甩开脸面互撕的陈年恩怨有趣的像本「甄嬛传」足以荡气回肠,而首尔地标建筑mujin towel在李代表眼中乃是一块豆腐渣,还是经过meta分析的结果。

“代表,听说朴武一名誉会长的一审宣判不日就会进行,”助理盯着李世真的侧脸有些担忧,
“与朴先生的合作……我怕他会为交易前会长的提早出狱而放弃---如果南宗奎理事长和朴武三会长交易放弃证据,朴先生和朴武一名誉会长的处境会更糟糕,会拖我们下水的。”

忽然他们都不做声,看着小口喝茶的李世真。
保镖先生们也若有所思。

“南宗奎自从见了孙奇泰之后一直没有出现,有小道消息说他见了张泰俊一些门生……”其中一位说道。

“那个位置么……也不是不可以坐。”李世真缓缓放下茶杯,抛出一句无目的烂话。

“只是画廊主人不屑于要而已。”

助理愕然了。李代表浑然已经忘记了,她眼中只有前面人的背影,追逐攀援的过程中,已经超出同龄人很远了。

只有先生们不动声色的内心赞同。

“S画廊是为什么建立起来,会长nim父亲寄存在别人那里的钱,还没有要不到的,只是在别人手里太久了,久到不好漂清了。叔叔们应该很清楚,某人爱惜利爪,在山丘前打盹,可不代表我们属猫。朴先生不想要的话,那就--奉上武真的会长宝座来!”
  李代表笑嘻嘻的说,只是眼底闪过寒芒。正巧此时外卖已经送到了,大部分人的注意被食物所吸引。气氛再度活泼起来。

  吩咐大家尽情吃喝,也拿起鸡块,启齿撕咬。

年轻人们沉浸于餐桌上的热情款待,年轻而气盛的李代表眼中却呈现着一场,华丽血腥的饕餮盛宴……

  代表您说的对,这些人不值得同情。这些人不是无助的老人,不是孝心感天动地的儿子,不是忠犬,而是敌人。
  如果过多的操心于别人,敌人就会背后潜入刺入自己的后心;如果反应的不快,还会扭转刀刃,让您流更多的血,倒地了就再也不会起来。

  李世真在心里默念着。小心抽出文件夹中一张纸,递给寸步不离的保镖先生。后者张开牛皮纸袋封好,小心的递给她。
李世真已经趴在桌上龙飞凤舞的签上标签----
「TJ财团」

“已经很晚了,明天还有几个行程……”保镖先生望了一下周围。七倒八歪的年轻人睡在沙发上,盖着毛毯和枕头……示意年轻代表必须休息了。

“你们日韩金融继承人在韩国的时候白天工作晚上还能背下来首尔所有金融政要的关系网,韩理事,请您明白S画廊在会长战略中是不被别人理解的存在,这是我们的优势,相应的,我们就要比别人领先一步甚至十步。”

“我明白。不过李代表是怎么……”

“代表nim不会无的放矢派4个人到韩国来,如果我需要保镖她可以用钱来解决……”李世真揉揉太阳穴,像是要睡着一样小声自语道,“我也在日本工作过,像您这样的人是武士,眼神里流露的光不是打手能有的。徐峰秀会长可是培养出过代表那样的王呢”
保镖先生默然,

李世真又笑道,
“真是委屈您了,看您比较像赵理事那样严谨又威武的长辈,又是HQ那边过来的,一定文武双全。只是试探您而已。代表她在日本过的比在这里如何?”她眼睛里跳跃着温暖又好奇的光,这一刻好像抽离了徐会长的影子,变成了另一个活泼又无忧的少年。

“我们不敢妄自猜测小姐的心思。”保镖先生说,“只是会长回日本一直忙着处理公司事情。”

“冒昧了,比之老会长如何呢?”
“我们四人出发前,小姐说,爸爸修剪的树长的比昨日更好了。从前是会长与小姐一起栽下的。”保镖先生意识到自己失言,低下头。

  李世真于是又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手指轻搭在画廊的扶手上。在画廊逐渐流光溢彩的灯光下,那个人的心思隐藏的极淡。

“明天我要回姨母家一趟,韩理事nim。有些事情,我会勤奋的汇报会长nim的。”
“是。”
…………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