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雲墨雪

🐌🐌🐌
/偶尔严肃 总是逗逼
/正经少于一刻 装逼不过三秒

「Classic」5
………………
大晚上适合食用些清淡的。。。搭配BGM更美妙
………………

  日韩金融的徐会长留给韩国政商界一个大大的嘲讽以后施施然回了日本,让某些人有憋足劲儿反击却双拳打在了空处的吐血感。

  以李世真上个厕所被堵门的保护程度,估计韩国这一块市场也下不了手。假装无视奇异的平静水面下是怎样的暗流涌动,敌人也知道徐会长从不是忘记保持警惕的人。

反而是夹在其中的某人游走在各处,日子过得滋润极了。好像什么也没有意识到一样。
 
这一天和朴先生私下里约咖啡讨论新都会项目投资份额的事情,朴建宇扫了眼隔壁桌散发着冷气的中年男人。虽然存在感不强,他在二人交换资料的间隙,低下头问「伊景她回去做会长做的好么,她这样的人没有敌手会觉得无聊吧。」熟悉的口吻让李世真有些烦躁。手指无意间将纸张角落皱坏。

「朴社长,资料我看过了没问题,就是您叔叔那里务必要防止他在拆迁问题上继续出乱子。毕竟能被我找出来的问题别人也能找出来----已经不能再推迟了。」

「我没问题。真奇怪啊,很庆幸我们又站在了同一战线上。这一次不会再说我竟然是这样的人了,世真xi,」

「嗯?不,我不会那样说,因为我现在帮你当上会长是对我有利的事,而你想要做的是理所应当的事----代表常说要直面自己的欲望,并不是要拥抱贪婪而是说……你想要什么,你就要凭自己的双手去挣,甚至去抢。两个有资格继承武真的人争夺会长,我很期待朴建宇你的胜利。」

「话说,你不会变成另一个伊景吧。啊嘞,就是好奇,我不希望自己成为叔叔那样,将弱点都交给她,一点都没有成为会长的自由权。」朴建宇打趣道。

  李世真终于从文件上抬起眼神,笑了笑,
「我们都没有你想的那么了解徐伊景。代表nim说我是她的镜子。其实她也是我的镜子。她教会我并不是成为她那样的,而是看见真正的自己。如果我觉得有必要,我肯定也会要挟你的,而且是道貌岸然的来敲竹杠。」
两个人莫名失笑。好像又回到了一起阻击代表时的日子。

事情还很多,世真暗示自己该走了。她从容的退场,绷紧如刀的背影有一样凛然的高度。
 
  李世真还赶着回公司拿一份文件,没想到半路上接到孙玛丽的电话,玛丽带着哭腔的说,“世真啊,我阿爸她……”

李世真皱起眉头听着,随即又松开,认命的对司机说,
“去天下金融”
“可是…”司机疑惑中接到李代表平静中带有森然警告的目光,咬牙调转方向。

  “打电话给金助理,让她将文件送到S画廊。还有,如果你们是日韩金融徐会长派给我的保镖,不是我的保镖的话,就不用等着我了。”
  李世真站在车窗外平静的说完,忽略了阴晴不定的脸色,转身走进大楼。

电话另一头,徐伊景反而心情颇好的微笑了一下,  办公室里金作家和赵理事对视一眼,选择继续手上的工作。
  “是我说的不够明白还是你们的理解出现偏差,你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李世真代表,不是吗?从踏上韩国土地的那一刻,你们已经不再听我的指挥。”随后挂断手机倒扣在桌面上,抬起头来,

“准备工作完毕了么?”
“是的,小姐。不过,那是…李世真xi吗?”
“不是,是有些人没有懂我的意思。没什么,我们继续。”
“是李世真xi不知道这几个人是可以信任的吗?我们的计划那边一环也非常重要”赵理事恭敬的将文件夹递到她面前。

“不用担心,会相处好的。我爸爸常对我说,不能为君主所用的武士,是没有存在的必要的;没有主人的武士,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徐会长挺直脊背,开始发布意见,赵理事,金作家和卓下意识挺直身体全神贯注记住她说的每个字。

看了一眼对面空着的座位, “就这样吧,今天早点下班 ”
卓站起来跟在她身后。徐伊景先截住了他的打算,
“卓你先回去,我自己开车回去。”
“可是……”
“这里是福冈。我还有些事。”

赵理事拍了一下卓的肩膀,示意一下然后越过他走出去。
卓连忙追了出去,留会长一人坐在长桌桌首。
“姜在贤还暗中咬着会长nim呢,这个时候怎么能……”

赵理事看了里面一眼,笃定的说,
“这是会长的命令,你最好听从。小姐在福冈,很安全 ”
“可是…”
“在日本,小姐是自己一个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赵理事说,回想起徐伊景成为日韩金融继承人之后逐渐开疆扩土的时候,连老会长也逐渐不能控制她,想到的甚至回想起来还有些恐惧。
…………

李世真是进来了以后才知道孙玛丽并不在天下金融而是终于打翻保镖火急火燎赶去了看守所。不过她的行程始终一样,有些事情还是孙会长看的比较透彻,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去安慰好友而是拜访老狐狸。
“您是说,南宗奎拜访了玛丽的爸爸?您知道说了什么吗?”

“还能有什么原因呢,那条毒蛇,引诱了我儿子还不够,奇泰吃的苦都是因为他,要不是因为自己孩子有错,生出过不该有的念头,我绝不会这么算了。”

李世真若有所思的点头,
“孙社长刚开放探视南宗奎就来见他,一定是迫不及待,孙会长您不用着急,我这就去将玛丽带回来。”

“奇泰说只见徐会长,那孩子就跑来跟我哭,现在赖在那里不走。李代表啊……你对玛丽关系很好,你觉得,这个位置,玛丽能做到吗?”

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李世真诚实的望着老人家全白了的鬓发,抿了一口茶。
放下茶杯,
「我对别人家教育继承人……不感兴趣。」
起立转身,
「孙会长nim,作为玛丽朋友,还是问您一句……玛丽她,真的是如世人所见一般头脑单纯不学无术么?」
她已经推门的手又收了回来,流露出极淡的微笑。

「继承人并非都是同样教导法。我尊敬的那一个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曾经联手的那一个也直面了自己的欲望,孙会长nim看来也已经想好了,那就不打扰了。」

李世真看见本来该是在门口等他的保镖站在门口,也不点破,向前走去。
「我要去看守所一趟。」
「是」

孙玛丽一见到李世真从车上下来就急急跑上前来抱住她的袖子,扎起的丸子头散乱,妆也有些花了,内心不住叹气,问道,
“一早上就打出去了,没吃东西连水都不喝,没事吗?你爸爸暂时没事的,玛丽啊,就算有人要害孙社长,还有你爷爷呢。”
“他们说我阿爸要在监狱关一辈子,我阿爸这辈子虽然没用贪心,但也不是杀人放火的坏人,世真啊…”

李世真默然回顾了下孙奇泰两次害自己的经过,扶起她来。有些严厉的瞪视她,
「孙玛丽,你给我抬起头来,站直!」
  孙玛丽好好酝酿的两泡热泪顿时忍了回去,呆呆的望着变
冷的李世真。不自觉站直。
  「世真啊…」

「玛丽啊,一遇到困难就绝望不符合富二代的身份你明白吗?朴武一为什么能保外就医,南理事长为什么能轻松摆脱检查厅,张泰俊前总统为什么至今还没起诉,到了这个层面上,犯罪后已经不是简单的证据就能限制住那些人了,这是权力和金钱的力量!」
  孙玛丽有些呆住了。

李世真站在她对面,虽然穿的也是宽松剪裁的休闲版型大衣却帅气的如同女战神。她忽然有些不认识李世真这个人了。
  「举个栗子,你爸爸的敌人太阴险了,用钱收买也可以让一群人陷害你爸爸,你会怎么办?发挥你20年来花大钱的伟大梦想,你要帮你爷爷赚更多的钱,狠狠砸在他们丑恶脸上!这,就是保护你爸爸的办法!」

「世真啊……」
「玛丽啊,」李世真看她呆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完全没在思考,有些累的扶额。「你爸爸不是说要见代表nim么?我就是代她见你爸爸的。有什么话我可以帮你带给孙社长。」

「可是,你家会长她……」
「他会见我的。在韩国,我就是徐伊景。」李世真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笃定的深吸了口气,向接待处走去。

  再次见到这个男人时,虽然面容上憔悴了许多,却在眼神里见到了些以前没有的神色。李世真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被带进来,不动声色。
  「徐会长大忙人,只有你来操心我这个无用者了吗?」
    孙奇泰摘下眼镜丢在桌子上,抱起茶杯小口的吹气。借此观察眼前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依旧小只,却骨子里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一次次的击败危险的敌人,如今是各大势力再也不敢轻视的人。

「听说您处境不太好,徐会长也不会对不再是对手的您幸灾乐祸。只是觉得孙社长你说不定因祸得福呢。」
「说来说去,不就是想知道南宗奎那个阴险的家伙说了什么吗?」孙奇泰放下茶杯,「放心好了,我就算再贪心再胆小,我也不会信一个绑架我的人。我现在在这里,世界上唯一会帮我的人,是阿布吉。南宗奎此人的嘴脸,在我知道他只是利用天下金融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李世真微微一笑,多带了些真诚。
「倒不是担心你能伤害到徐伊景,还有,徐会长已经回日本了。」
「哦?肯继承父亲的事业去了?听阿布吉说,徐会长在日本的产业有很多是她掌控的,所以来这里也能搅成一摊浑水。这个女人是真的让人……咬牙切齿。」

「是的,所以,恭喜您,马上就不会被逼迫作违背自己的事情了。会长nim一旦放弃登顶的事业,一切打倒她的活动都将会一夜之间丧失意义。南宗奎前理事长……他交给我。」
「什么啊……」中年男人轻叹一声。似乎是在感叹自己的出局,又似乎是在感叹时局风云。
 
李世真见他陷入沉思和感慨也不出言打扰。想必在入狱的一段时间闲着也终于能看清一些东西。

「不过您错了,还有一个自始至终都相信的人会帮你……孙玛丽。」李世真自顾自的说,无视面前男人突然发亮的眼神,「所以说恭喜您,有朝一日一定能回到她身边,说不定还能重回人生巅峰,更进一步…我很好奇,连女儿都怕的孙社长,能夺到继承权吗…」

「你是说…玛丽她…爷爷要让她做会长吗?…」孙奇泰霍然站了起来,激动的问。
「目前看起来是的。」

「玛丽她胆子贼大,容易被骗……都怪我,玛丽她从小不爱吃苦,脾气又爆,花钱大手大脚还总是找阿布吉要零花钱……这要被关起来学习,会累坏了发脾气吧,阿布吉还不得折寿了……」孙奇泰担忧的原地转圈。

「总是有各种阶段的人生,爱花钱的富二代也有两个优点就是看的通透和不要脸的理直气壮。笨鸟先飞说的是我这种土汤匙,至于玛丽吗……我看孙会长还是蛮乐在其中的。」李世真简直要幸灾乐祸了。

「玛丽她……还好麽?」
「玛丽最关心不是钱而是您和孙会长,那就看孙社长您好不好了。」李代表意有所指的丢出话,站起来伸出手,猛然发力拉近,在孙奇泰肩膀上拍了拍,「这是玛丽让我带给你的,不过下次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转交了。我们会长nim……」她松开手,想起什么的笑到「她不喜欢我拍别人的肩膀。朴先生和武真至今没从会长的创伤中恢复过来。」

   孙奇泰脸上扯出些不自然的笑,
「那个,告诉玛丽不用担心我,这一次还是谢谢你。」
「共同的敌人罢了。」李世真自觉没法承这个来自于孙玛丽的人情,于是借交易的关系撇清。

  孙玛丽在等候室发呆沉思,李世真走出来已经看见了她,正准备向好友汇报,兜里的手机响起了独一无二的铃声。
  她一手麻利捂住地主家傻女儿行云流水将之按了回去,一手滑开了通话,恭敬而谄媚的说,
「莫西莫西,会长nim,我是李世真。」

  对付徐伊景的一套流程下来她简直要崇拜自己来。浑然不觉自己能活到现在是谁的功劳。

    孙玛丽是个有八卦就忘了爹的货,拼命挣扎着终于逃脱魔爪。
    只听得李世真撒娇一般的语气,脸色微红,加上记起爷爷对那个女人的评价,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刚才还在想问会长nim您想我了吗,我可是有点怨您呢…分明一句话就能解决的话都借保镖来试探我,是太信任我能摆平了吗。」

「世真呐,」
「孙奇泰不会背弃我们,南宗奎我不会给他机会的,代表放心…」李世真近日胆子愈发大了起来,竟然还敢打断某人的话。

「太急于表现自己的人怎能建立自己的王国,女王是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即使敌人逼近王座也可以积蓄力量沉稳如山。这个底气……要沉淀。」徐伊景的说教不怒自威,虽然并不严厉,期间不自然流露出的铿锵之音……非常性感。

李世真内心小小的激荡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回道:
「是因为您奠定的是钢铁的基石,才有站在城墙外为您挥剑的勇气。」
「是吗,」徐伊景不想承认被带跑心思已经是一件颇为愉悦的事情,
「那就为我打造出黄金铺就的国度来把」

  李世真的脸腾的一下憋红。她怎么忘记了,自己和某人的段位差距。
  挂断电话她才想起来,徐会长压根没交代什么事情,据说也不是来查岗的,那么……

心虚的迎面对上孙玛丽的目光,李世真很想捂脸,残存的继承人的修养告诉她,不要怂,下一次还可以扳回去!

TBC
(老徐开始发功了……)
(玛丽助攻依旧很弱……)

评论(3)

热度(23)